第1章 第 1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擼貓客 本章︰第1章 第 1 章

    不要熬夜寫論文,會變得不幸。

    *

    當安瀾第一百零一次打開參考視頻合集時,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穿越。

    不過是腦袋一暈的功夫,眼前的景象就從電腦屏幕變成了黃色河岸。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腐臭味,灼熱的風掀起地上的沙土,劈頭蓋臉地朝她砸來。

    安瀾掙扎了一下。

    ......沒掙扎動。

    視角很矮,晃動很有頻率,後脖子上傳來明顯的緊繃和濕意,幾乎可以感覺出牙齒的形狀,應該是被什麼野獸在叼著走。她被迫歪著腦袋,視線範圍內只能看見不斷後退的灌木叢,以及兩只跌跌撞撞的毛茸茸的幼崽。

    是獅子。

    從體型來看這兩只幼崽不可能超過四個月大,身上還有明顯的斑點。其中一只耳背上的黑斑大些,另一只則尾巴短些。它們不僅活潑好動,話還很多,一路上都在嗷嗷叫著表達不滿。

    很難說不滿的是什麼。

    有可能是這干得能讓鼻腔開裂的天氣,有可能是腳下被太陽曬得滾燙的土地,還有可能是母親的不公平——大家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姐妹,憑什麼一個能被叼著走,而另外兩個只能在地上跟著跑。

    安瀾因這猜測苦中作樂地晃了晃尾巴。

    不知道走了多久,走到她都有些昏昏欲睡時,母親停在了一個樹叢邊。

    四條腿走路和兩條腿走路有著本質的區別,安瀾剛被放在地上就差點腳下拌蔥。還嫌她摔得不夠狠,短尾從側面襲擊了她,前臂抱住她的腦袋。

    幼崽玩鬧起來不知輕重,又是撲又是咬,幸虧新生的牙齒和爪子都不那麼鋒利,劃拉起來只是刺癢。

    這股刺癢讓安瀾下意識地糊出去一巴掌。

    短尾朝後打了個滾,並沒意識到自己在挨揍,又興致勃勃地擠過來,以為這是場新游戲......然後又被糊了一巴掌。它晃晃腦袋,可憐巴巴地朝同胞兄弟看去。

    可惜它的舉動注定是錯付了,黑耳朵完全沒朝這邊看一眼,注意力完全被成年獅子的尾巴球吸引了,正像貓咪撲蝴蝶一樣撲著對方在地上拍打的尾巴。

    母親不咸不淡地拿尾巴抽了它一下,舔著鼻頭和嘴角。

    這是一頭約莫5歲大的壯年期母獅,鼻頭還是非常鮮嫩的粉色,臉上的傷疤也很少。但它看起來精神不佳,肚子是癟下去的,原始袋耷拉著,至少三天沒有進食。

    安瀾很擔心。

    母獅在即將產子時通常都會離開獅群,獨自撫養幼崽到兩三個月大,然後把它們帶回去接受獅群的庇護。但還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它們已經返回獅群過了,但是地主雄獅正好被流浪雄獅擊敗,為了避免幼子被殺,母獅帶著小獅子在外逃亡。

    她衷心希望是前者。

    旱季食物本就缺乏,哺乳又是一件非常耗費體力和精力的事,如果母獅不能吃飽,那麼三只幼崽可能都活不下去。要是小獅子的身體死了,她的靈魂可能就......

    思緒被一陣突然的響動打斷。

    只見母獅已經躺了下來,而短尾和黑耳朵正相互扒拉著,爭先恐後地擠著,希望能得到一個吃飯,更正,喝奶的好位置。

    安瀾︰“......”

    這種事一個人類的靈魂來說委實有點過于羞恥了,但她毫不猶豫地加入了搶位置大作戰,用還不太協調的動作在兩個“兄弟”之間擠出了一條通路。

    為了在荒野中更好地活下去,安瀾大口大口地吞咽著,以求自己在接下來的兩三年里能長得健壯一點。

    穿越已成定局,扭扭捏捏和怨天尤人都沒有用,生存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

    那些傳奇母獅的故事一一在她腦海中浮現︰野性的紅、強大的柳瓦夫人,勇敢的馬蒂陶、堅韌的查姆、慈愛的卡麗......它們無一不在荒野中找到了自己的立足之地,有的甚至能和雄獅叫板,儼然是獅群的無冕之王。

    有朝一日或許這個世界的人類也會給她起一個不朽的名字,只要她活下去,活得更久一些,活得更好一些。

    懷著這樣的心願,安瀾漸漸沉靜下來。

    傍晚時分,母獅外出狩獵,把三只幼崽獨自留在了樹叢里。

    在寒冷的夜晚,他們只能把彼此當做熱源。每當近處的枯枝傳來 啪聲,或者遙遠處傳來模糊的咆哮聲,短尾都會用前爪抵著地面朝後退卻。黑耳朵稍微膽大一些,但也是抖個不停。

    安瀾雖然沒有發抖,但她一整晚都在強撐睡眼、側耳傾听。獅子的身體能听到、看到和嗅到更多信息,這些信息潮水般涌來,對一只三個月大的幼崽訴說著危險,使她徹夜難眠。

    這種情況直到清晨母獅折返才有所改善,可安瀾一看到它,心就沉了下去——母獅的肚子還是癟的,嘴巴和胸前也沒有撕咬動物留下的血液,身上反倒添了新傷。

    它的狩獵失敗了!

    短尾和黑耳朵急急地跑上去,但母親用尾巴隔開了它們,並沒有任何喂食舉動。它低頭叼起體型最小的安瀾,不顧其他兩只幼崽細幼的叫聲,重新踏上行程。

    天氣越來越熱,晌午的陽光簡直要把大地烤化,連空氣都變得扭曲。小獅子們又餓又渴,遠遠地墜在母親身後,連小聲的抱怨也叫不出口了。

    這天稍晚些時候,母獅爬上了一處矮坡。

    嗅到同類的氣味,短尾和黑耳朵不安地繞著母親的後腿,希望通過身體接觸得到安撫。但母獅沒有一點停下腳步的意思。翻過矮坡,穿過河谷,它一路跋涉,朝著氣味的來源趕去。

    在六棵樹密集生長的地方,聚集著一個正在休憩的獅群。

    獅子們大多懶洋洋地趴臥著,睡成一攤又一攤大貓餅,多數為了散熱離得很遠,少數靠在一起清理皮毛。兩頭亞成年精力比較旺盛,沿著樹蔭邊緣追逐打鬧,時不時撞到躺著的同伴身上,引起它們接二連三的警告的低吼聲。

    安瀾的心狂跳起來。

    現在發生的一切都符合較好的那個猜測,母獅確實有家可回也把小獅子們帶回了家......但把幼崽介紹給獅群的過程並不是毫無風險的。人類觀察和記錄過無數起在第一次接觸中發生的悲劇︰如果地主雄獅不認可幼崽的身份,它們會被立刻處死!

    仿佛嗅到了她的緊張,從獅群中站起了一頭龐然大物。

    這是一頭非常美麗的地主雄獅。

    它的肩高目測能達到1.2米,四肢粗壯,頭大而圓,臉長鼻闊。最引人注目的是那身濃密的深色鬃毛,它們從棕紅色轉到黑色,完全覆蓋了雄獅的肩部和胸部,尖稍在偶爾吹來的風中輕輕飛舞。鬃毛之外的皮膚上到處都是傷疤,證明它並不是活在安逸中。

    在非洲,尤其在一些私人保護區,擁有美麗鬃毛和健壯體格的雄獅是罕見的。

    當它們因自己的偉岸征服敵手、寫下傳奇時,也往往因這偉岸吸引到獵手的注意。在長年累月的交易狩獵中,許多知名的地主雄獅被放任殺死,做成供人類炫耀的標本,幸存的反而是一些外形不那麼出色的個體。

    往壞了想,安瀾的兩個兄弟今後可能也要面對這樣的命運。

    往好了想......它們至少不會禿頭。

    在她思索時,雄獅靠近了。

    它抽動鼻翼,似乎在分辨自己的氣味,那雙褐色偏黃的大眼楮死死地盯著小獅子們,審視著,判斷著。但在審視的同時,它沒有發出任何聲響,既沒有表示親近的咕嚕聲,也沒有表示警惕或冒犯的低吼聲,只有一片讓人不安的寂靜。

    隨著距離漸漸縮小,體型差也越發顯著。

    三只小獅子的母親大概只有地主雄獅的肩膀那麼高,而小獅子們簡直在面對一個巨人。安瀾被放下,和兄弟們靠在一起,發現它們倆個個都抖得像風中的一片樹葉。

    仿佛察覺到幼崽的恐懼,母獅勇敢地站了出來。

    它壓低身體,掀起嘴唇,從喉嚨里擠出滾石般的隆隆咆哮。

    在充滿決心的低吼聲中,地主雄獅把大腦袋伸到三只小獅子中間,來回嗅了嗅,然後輕輕地、甚至是小心翼翼地舔了舔黑耳朵的腦袋,緊接著露出牙刀。安瀾震驚地看了一會兒,然後更震驚地意識到一件事︰這頭雄獅似乎並不是要大開殺戒,而是......想把幼崽叼起來?

    可惜它的滿腔“父愛”注定難以施展。

    大概是缺乏經驗,黑耳朵吃痛,嗷嗷地叫個不停。受到驅動,母獅大吼一聲,劈頭蓋臉地就把前爪朝地主雄獅臉上糊去。在這種不要命的猛烈攻勢下,雄獅立刻後退了。它訕訕地打了個噴嚏,重新回到樹蔭里趴伏了下來。

    這仿佛是一個訊號。

    從雄獅回到獅群中開始,安瀾不知道自己被多少個走來迎接新成員的母獅嗅了氣味、蹭了腦袋。它們的動作都很輕,看得出並不想引起母親的警惕。其中一只左耳破成花瓣樣的母獅大概和母親關系不錯,只有她靠得最近,和母親蹭腦袋的時間也最長,到後來甚至把安瀾摟在前臂之中,用舔舐的方式給她洗澡。

    獅群接納了它的新成員。

    而加入獅群意味著相互的照看、更多的食物和一個相對安全的棲息之所。

    至少今天,安瀾可以睡個好覺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方便以後閱讀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1章 第 1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1章 第 1 章並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