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 3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擼貓客 本章︰第3章 第 3 章

    又過了兩周,安瀾才第一次看到人類活動的蹤跡。

    那大概是一個野生動物紀錄片制作組,前後一共有三輛車,每輛車上都有兩名持槍向導和一名攝影師,看這架勢應該是準備長期跟蹤附近地幾個獅群。其實在保護區里本來也沒有一頭獅子是隱形的,隨著科技發展,一些攝像機甚至可以在數公里外就捕捉到它們。

    制作組在附近建了一個營地,每天大清早就開車過來,傍晚才返回。其中一個叫山姆的攝影師出現頻率最高,安瀾很快就熟悉了他的氣味。她並不是唯一一個對此習以為常的,整個獅群一開始還會對開過的汽車有反應,到後來可以做到從車邊上經過而不抬頭看一眼。

    變成獅子之後,安瀾對過去的很多問題都有了答案。

    她現在知道野獸之所以對坐在車上的人視若無睹,其實並不是因為它們嗅到了槍筒里的火藥味,或者是對兩腳獸有什麼從古至今遺留的恐懼,其實單純就是把人類和車輛當做了一個整體。而這頭“怪獸”體型都趕上犀牛和非洲象了,根本不值得獅群去冒險。

    等山姆風雨無阻地來拍了二三十天之後,連最機敏的破耳母獅都懶得理他了。有一次他們靠得特別近,那會兒獅群正沿著車轍小路朝下一個狩獵點行進,兩支隊伍擦肩而過,安瀾幾乎可以看清山姆和另一位攝影師薩曼莎虹膜的顏色。

    和其他獅子不同,她對人類有著天生的當然的好感。

    在攝影組現身後,安瀾經常長時間地觀察他們,就當在看懷舊電視台。因為這種古怪的沉靜,她很快就成了攝影師們最喜歡的小獅子,也成了保護區向導們在官推分享獅子動態時出鏡率最高的幼崽,在大貓愛好者群體里有了存在感。

    不過安瀾自己對這種情況一無所知。

    攝影師們都很敬業,沒有幾個會在靠近獅群時閑聊。他們和向導討論的都是“二號小獅子在哪里”、“三號是不是又長大了點”這種問題,常常使她感到厭倦,也只有某次山姆對向導說“一號雌性幼崽體格挺健壯”讓她開心了半天。

    幼崽們確實在長個兒,因為它們開始吃肉了。

    安瀾最開始吃到的是一小塊牛肉,確切地說是一小塊帶點肉的骨頭,嘗完了肉滋味還能用來磨磨牙。但母親只給孩子們帶了一天肉,後來他們就不得不自己擠上飯桌,在雞飛狗跳里搶肉吃。

    就是從那天開始,以前吃烤肉時常玩的梗就變成了現實——是真的追著牛、追著羊、追著馬在啃。不管被撲倒的獵物死了沒死,搶飯積極的獅子才有肉吃,搶不到的只能在旁邊眼巴巴地看。

    體型是貓科動物戰斗力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母獅本來體型就比雄獅小一圈。為了不太落後,安瀾每次搶飯都很積極。在發現獅爸爸不特別護食之後,她甚至壯著膽子提前上桌。

    她第一次嘗試這麼做的時候,獅群獵到了一頭非洲水牛。

    通常情況下參與狩獵的母獅會先搶食,在遠處的地主雄獅趕到後,會把母獅們擠到邊上。等成年獅子們吃完了,亞成年和幼崽才被允許進食。在獵物稀少或狩獵對象格外強大的時候,雄獅也會參與捕獵。

    這一套規則在大部分獅群都是成立的,但在少數獅群里,雄獅會允許其他家庭成員一起吃飯。安瀾早就觀察過了,她發現老父親從來不驅逐跟它同桌吃飯的亞成年,本著亞成年可以我也可以的精神,這天她就從角落里擠了進去。

    這一塊正好是母親站著的位置,邊上是性格比較溫和的一頭黃眼母獅,當安瀾擠進去時,兩頭獅子只是敷衍地嗚了幾聲。她成功抱住了一小塊綻開的皮肉,有滋有味地吃了起來。

    這些人類聞到可能會反胃的東西,在獅子的味覺里都是珍饈大餐。安瀾用還不那麼鋒利的牙齒啃咬著,撕扯著,一直到母親發出警告的呼呼聲才抬頭舔嘴角的血沫。

    母親不是在警告幼崽,而是在警告正在朝這里靠近的搶食者。

    在非洲草原上的任何死亡都不是秘密。

    當動物死去時,禿鷲就像聞到血腥味的鯊魚,從遙遠處成群結隊趕來。對捕食者來說,禿鷲就是風向標,哪塊天空中要是盤旋著大量禿鷲,那麼地面上就一定有東西可以吃。

    這一回找上門來的是一群斑鬣狗。

    鬣狗是獅群的老對手,被人類戲稱為非洲“二哥”。

    它們生活在一種母系社會中,族群首領往往是一只最強大的雌性。這個首領會決定鬣狗群每天的獵殺計劃,決定是否要與其他捕食者展開對峙,在得到食物後,也由這個首領來享用肉質最鮮美的一部分。

    等級森嚴確保鬣狗群總是像一支軍隊一樣戰斗力強大,但也正是因為這種森嚴的等級,使得首領總是像黑夜中的燈泡那麼醒目。當和鬣狗群發生沖突時,許多雄獅都會有選擇地直奔首領而去,知道只要把它殺死,剩下的成員就會陷入群龍無首的狀況。

    西岸雄獅也是這麼做的。

    在鬣狗群又一次圍上來騷擾的時候,這頭原本還在進食的大獅子突然動了起來。它咆哮著,爆發出恐怖的速度,朝站在一角的首領撲了過去。最前排的幾只鬣狗迅速退讓,不敢跟壯年雄獅爭鋒,見勢不妙,雌性鬣狗發出一陣長長的像尖笑一樣的叫聲,敦促群體撤退。

    安瀾自始至終把雄獅的戰略看在眼里,記在心里。

    在沖突落幕後,她加快了進食的速度,知道這種撤退對鬣狗來說總是暫時的。

    在和亞成年與其他幼崽的爭奪中,原本體型最小的安瀾是最不佔便宜的,但她總是伺機行動,抓住一切機會狼吞虎咽。有時她甚至會在獵物剛倒下時就加入其中,一旦成年獅子露出不滿的跡象就抓緊時間溜走。這樣一來,到最後她反而吃得最多,發育得也最好。

    等待幼崽們被允許觀摩捕獵時,安瀾已經和兩個兄弟長得差不多大了。

    她親眼看著獅群通過團體戰術殺死了一頭又一頭角馬、斑馬、黑斑羚和水羚,有時它們會獵殺更大的動物,比如水牛、長頸鹿、甚至非洲象。大多數時候,獅群通過迂回包抄的策略驅趕獵物,把目標從群體中隔離出來,然後它們分工明確,有鎖喉的,有封口的,有壓制的,只要每一只獅子都在出力,鮮少有失手的時候。

    看到的狩獵越多,安瀾越感到一股灼熱在她的血液里燃燒。

    有時候她甚至能想象到自己全速奔跑、追逐獵物時的景象,她會在心里模擬,分析自己的長處和短處,揣測母獅首領會把她安排去做什麼工作。這種灼熱驅使著她一次又一次蹲坐在草場上注視著獵場,也驅使著她一次又一次在進食時試圖把牙齒咬合在獵物的喉嚨上。

    這是獅子的本能。

    機會很快就來了。

    在旱季快結束時的某天,獅群堵住了一窩疣豬。

    疣豬肉是好吃的,但疣豬是不好殺的。成年個體長著兩對鋒利的獠牙,加之底盤低,可以輕松切開大貓的皮肉。要是遇到一頭或兩頭母獅,可能還真得被它走脫,可惜那天是整整六頭母獅集體出動,這個陣容獵殺水牛都綽綽有余。

    安瀾慣例坐在灌木叢里,看著母親和阿姨們像貓玩弄老鼠一樣把它晃得暈頭轉向。眼見保護者倒下,小豬們開始四下奔逃,其中三只都被追上殺死,最後兩只巧合地朝小獅子們蹲著的地方跑來。

    它們的牙......好像還沒到那麼尖利的時候。

    耳朵抖了抖,安瀾下意識地壓低身體,眼楮死死盯著獵物。

    可還沒等她模仿著撲上去、開啟自己的第一次狩獵,一只巨大的腳掌就拍在了小豬背上,破耳母獅低下頭,上下兩排尖牙咬合,然後一切都結束了。

    她噴了噴鼻息,多少有點失落。

    再抬頭時,就對上了母親若有所思的目光。

    那天晚上母親把她摟在前臂中撥弄來撥弄去,好像在疑惑怎麼就把崽崽養那麼大了,獅群也沒有說過得很辛苦,需要七八個月大的小獅子去學習捕獵啊,這都還沒到一歲呢。但像天底下所有的母親一樣,她對幼崽想做的事還是上了心。

    等第一場雨降臨的時候,母親從獵場活捉回來一只跳兔。

    說是跳兔,其實這家伙長得更像小型袋鼠。母親把它叼在嘴里一路帶回獅群,破耳母獅敦促大獅子們在外側鎮住了場,小獅子們則都興奮地圍了上來。

    對這個年紀的獅子來說,玩耍才是學習捕獵的主要途徑,當它們追在跳兔背後時,更多的仍是像在玩耍。但安瀾跑得比它們都快,跑得比它們都急切,那股灼熱催促著她,使她在急轉彎摔倒了無數次後還是從原地爬起,繼續奔跑。

    在黑耳朵一次不太成功的驅趕下,跳兔逃竄的方向偏了偏。

    機會!

    安瀾後腿發力,高高躍起,張開前臂抱住了跳到空中的獵物。落地時她翻滾了幾圈,把牙齒深深埋在跳兔的喉嚨上,嗚嗚地叫著。

    不消多時,小獅子們都圍了上來。

    因為犬齒才剛剛開始發育,安瀾最終只能在皮毛上留下深深的印記,沒能完成這次殺戮,但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樂。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方便以後閱讀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3章 第 3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3章 第 3 章並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