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 4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擼貓客 本章︰第4章 第 4 章

    跳兔游戲仿佛在獅群中打開了一個開關。

    母獅們開始接二連三地把小型獵物活捉到獅群附近,有時候獨獅撲獵,有時候群獅圍獵,不斷向小獅子們展示著狩獵技巧。

    從角馬到瞪羚,再到水牛,有一次獅群甚至捉到了一頭小長頸鹿,因為它脖子太長,那天成了幼崽們的狂歡日。

    破耳母獅展示了幾次撲抓技巧,就把小長頸鹿拖倒在地。幼崽們跑上去,有嘗試抓在鹿身上的,有嘗試按在鹿背上的,還有並排咬在它喉嚨上的。

    小長頸鹿狂亂地掙扎著,踢蹬著。怕它傷到孩子,黃眼母獅第二次、第三次、第無數次把它壓制在地上,任由小獅子們胡亂撲抓著、撕咬著,直到最後它停止呼吸。

    攝影師們在拍到這段視頻後無不倒吸涼氣。

    大自然的魅力就在于此,在壯闊之余又格外殘酷。

    不僅他們明白弱肉強食的道理,安瀾也明白。在訓練時她總是全力以赴,並且從不避諱去看獵物的眼楮。從那些漸漸被死亡陰影籠罩的玻璃珠里,她總會得到關于適者生存的啟迪。

    日復一日地玩耍著、訓練著,六只幼崽都長到了一歲,這對大貓迷來說算是個小奇跡。

    當初西岸和東岸獅群發生沖突時他們都痛心了很久。不說兩只才幾個月大的小獅子和亞雄沒了,光那頭壯年母獅就是難以承受的損失。母獅是獅群的基石,如果失去它們,一整個群落可能就會從此消失。

    人人都有自己最喜歡的獅子,或許有人喜歡壞男孩聯盟、有人喜歡保衛者聯盟,但大獅子不可能永遠活著,倘若能看到它們的血脈在延續,也是一種慰藉。

    因此等保護區官方把視頻一發,大貓迷們都歡欣鼓舞。在遙遠的東方,也有一批獅迷在搬運新聞、議論紛紛。

    【西岸真的好狠,明明母獅都很會做飯,結果一歲就開始鐵血教育……不過也是因為會做飯,六只都養大了,真不錯。】

    【希望都能好好長,馬赫蒂太好看了,基因傳一點給兒子們。黑鬃永遠的神。】

    【西妹妹這麼點大就撲得有模有樣了,上次還想撲疣豬,被阿姨們當場阻止,笑死我了……但是好像沒看到兩個禿子,禿子們不會被驅逐了吧?】

    【回復你,驅了。馬赫蒂雄獅上個月驅了兩次,馬二馬三有一陣子都快跑到下游巴沙的領地里了。馬一太可惜了,要是當初打東岸的時候不浪,現在就是三獅軍團。】

    【兩代都是兩只,要是黑耳朵和另一只崽大了也是兩兄弟,不管怎麼說兩只總比一只單打獨斗強。】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安瀾在心里喊黑耳朵的次數太多了,長到一歲,黑耳朵耳背上的色塊不僅沒收縮,反而看著更大了,和其他獅子耳朵尖的一點黑色形成了鮮明對比。

    基于這個顯著的特點,世界各地的腦電波對上了,連官方都管它叫黑耳朵。短尾現在已經不能算是短尾巴了,但也因為沒什麼特征,經常被列成“另一只雄性”,屬實非常委屈。

    至于愛好者們討論的驅雄事件其實才剛發生沒多久。

    第一次驅逐發生時是個雨天,當時安瀾正在吃飯,獅爸爸一改先前的和善,毫無征兆地對兩只靠近飯桌的亞雄咆哮起來,甚至它露出了鋒利的牙刀。

    眼見情況不對,她奮力撕下一大塊肉,悄悄挪到母親背後,生怕等會兒起沖突時會被不小心剮蹭到。

    戰斗很快就打響了。

    而戰斗的結果也毫無懸念,純粹是單方面的吊打。

    這兩頭亞雄才剛長出頸毛沒多久,頭頂還是光禿禿的一片,體型也趕不上老父親,被打得毛發亂飛、嗷嗷叫喚。母獅們雖然嘗試勸架,但也只停留在嘗試的層面。安瀾從歸群之日就沒嗅到過這兩個哥哥的所屬關系,大概率它們自己的母親已經不在了,阿姨們也只是盡人事。

    被驅逐到遠處的兄弟兩個可憐巴巴地盯著角馬的尸體,但它們沒能蹲多久。這一回地主雄獅把它們趕出了快一兩百米遠,甚至在驅趕的過程中咬了其中一頭亞雄的屁/股。

    在朦朧的雨色中,兩個哥哥的身影很快就看不到了。

    吃飽喝足,安瀾轉移到大樹底下躲雨。

    老父親的頭毛被雨水打濕了,軟趴趴的貼在頭上,好像一圈劉海,它在暴雨中歸來的樣子也顯得十分形單影只。少了兩個成員,雖然知道這是必經之路,其他獅子也有點沉寂。

    動物沒有那麼笨拙,它們也是有感情的。

    有的獅群會一直喂養受傷的成員,直到它們完全康復或徹底死去。哪怕野外獅子也有老死的記錄,它們通常會被照料到跟不上獅群為止。論深厚,動物的感情並不比人類低級;但論復雜,動物的感情和人心比起來可能只有一茶匙。

    獅子們沒過多久就振作了起來。

    一周後,兩頭被驅逐的亞成年又在獅群附近出現過一次,不出意外地再次遭到驅趕。它們的氣味漸漸南下,遠到再也嗅不到了。

    安瀾知道這一次可能就是永別。

    雄獅的一生都在戰斗,除了被圈養起來的個體,很少有雄獅能壽終正寢。它們在四伏的危機中長大,隨時面對著可能被入侵者殺死的命運,在兩三歲時被趕出去流浪,去戰斗,去保護自己的獅群,去書寫自己的故事,然後在戰斗中死去,或者成為偷獵者的勛章。這幾乎是每一頭雄獅一生的縮影,是它們的宿命。

    傷感或如何,現階段對安瀾來說最大的影響就是——她吃得更多了。

    這一批幼崽一共剩六只,其中兩只雄性,四只雌性,兄弟們從小就挨她的揍,姐妹們更是搶不過她,亞成年里少了兩張能吃的嘴,母獅們不會下重手,老父親在吃飽後趨向于忍耐,她徹底成了獅群里的小霸王。只要捕捉到大型獵物,每頓都能吃得肚子滾圓。

    安瀾吃飽意味著有些小獅子就要餓肚子,但獅群本來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地方,沒有謙讓可言。

    人類記錄中常有因為吃不飽而個頭瘦小的獅子,有的雄獅直到三歲還不如母獅長得大,在最該發育的階段發育不良,基本就宣告了它們的終結。

    安瀾不想終結。

    她一歲了,比大多數野生幼崽幸運,但也不是高枕無憂。

    僅僅離生日只過了不到兩個月,大河沿岸保護區的平靜就被打破了。

    異常是在某天夜里發生的,幾乎同一時間,所有獅子都從睡眠狀態翻坐起來,抽動鼻子,豎起了耳朵。它們都听到了從遠處傳來的吼叫聲,這些可以傳遞八公里那麼遠的獅吼聲里充滿了某種宣告。

    這是奇異的三重奏,象征著由三頭雄獅組成的流浪者聯盟。

    受到挑釁,西岸雄獅馬赫蒂怒不可遏,它壓低身體,對著遠方咆哮起來。數分鐘後,從更遠的地方傳來了東岸雄獅的聲音。在雄獅此起彼伏的、長長的吼聲中,獅群不安地騷/動著。

    馬赫蒂同樣坐立不安。

    這位溫柔的獅爸爸感到一股迫切的保護領土和子女的需要,它在原地蹭了蹭後腿,做了一次加強標記,然後站直身體,決定起來巡邏。破耳母獅幾乎是立刻也站了起來,她也感到了一股強烈的不安。

    一片領土的真正主人往往是從出生開始就生活在這里的母獅群體,雄獅對它們來說就是一茬又一茬的過客,但對幼崽來說卻是滅頂之災。

    獅群中的雌性通常兩到三年才會生育一次,只要還在撫養幼崽,它們就不會發/情。出于繁殖本能,流浪雄獅在佔領獅群後通常會殺死前任獅王的後代,強迫母獅進入發/情/期。

    西岸獅群里現在還有六只幼崽和兩頭亞雌,而年輕的流浪雄獅通常脾氣不定、難以捉摸,如果讓它們靠得太近,不僅幼崽可能會被殺死,連亞雌的安全都難以保證。

    破耳母獅已經在東岸沖突中失去了自己的孩子,作為母獅首領,絕不能再讓其他小獅子出事。

    等它們出發去巡視領地後,剩下的成員縮緊了彼此之間的距離。黃眼母獅低沉地呼喚著她的三只幼崽,而安瀾和兩個兄弟則都擠在母親身邊。母親時不時舔舔它們的腦袋,希望給孩子們一些慰藉。

    天快亮時,地主雄獅和母獅首領從巡邏中回來了。它們身上都帶著流浪獅子的氣味,肉眼看不到什麼嚴重的傷痕。

    種種跡象表明它們做出了一次成功的驅逐,但這種驅逐不會維持多久。

    三頭對一頭,流浪獅子不會輕易放棄佔領這個獅群的機會。

    安瀾舔著嘴角,眺望遠方。

    暴風雨要來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方便以後閱讀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4章 第 4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4章 第 4 章並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