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 5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擼貓客 本章︰第5章 第 5 章

    山姆、加加羅和薩曼莎一大早就出發了。

    距離制片人們在保護區建立營地已經過去了五個月,在這五個月里,他們親眼見證了獅群下一代的成長,也拍到了不少珍貴的影像。

    但有一個問題始終困擾著他們︰

    對于一部合格的紀錄片來說,現有的素材實在是太平淡了。是的,他們是拍到了獅群的養崽日常,也拍到了獅群的捕獵場景,但這些都無法構成一個完整的故事。

    對野生動物紀錄片來說,重要的永遠是故事。因為動物是在生活,而不是在走劇情,就需要制片人思考他們的重點在哪里,要表達的是什麼,然後根據不同主題,有選擇地拍攝一些鏡頭、放棄一些鏡頭。

    縱觀過去那些被人反復觀看的大貓紀錄片,幾乎無一不是由一個或幾個主角切入。或者是英雄遲暮,或者是報仇雪恨,或者是開疆拓土,或者是母愛無敵,每部紀錄片都能讓觀眾記住幾個名字。

    可西岸呢?

    眼下西岸什麼都沒有。

    總不能說這部紀錄片就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展示馬赫蒂有多帥,母獅們有多強健,幼崽們有多可愛吧?

    雖說有的紀錄片拍攝時間長達數年、數十年,一些攝影師甚至會直接住在保護區里跟蹤某個特定的族群,但他們的企劃不會有那麼久。

    想到這里,制片人們就天天發愁。

    這種愁緒還很矛盾,如果沒有沖突,片子就不好剪;如果有了沖突,他們喜歡的獅子可能就會出事——盡管職業要求他們做個冷靜的旁觀者、一個移動攝像頭,但人心都是肉長的。

    薩曼莎就特別為一號雌性幼崽擔憂。

    保護區還沒給小獅子官方命名,目前有昵稱的只有黑耳朵,大家叫的都是向導們給編的號。同車向導給她介紹,說剛歸群時一號個頭最小,大家怕它養不活,所以給起了一號祈禱祈禱,結果現在不光是三個姐姐,連兄弟都沒它個頭大。

    薩曼莎听了只是笑。

    大家都喜歡一號,連給官推供圖的向導都偏愛它,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它真的很靈動。

    和其他小獅子不一樣,一號在鏡頭里總顯得那麼特別。

    大多數時候它只會沉靜地依偎著母親,或者趴在馬赫蒂的大毛領上,少數時候它也會和其他幼崽玩耍。但那種玩耍不像是相互的試探、打鬧,從一開始就以壓制為主,好像在向其他小獅子演練自己新學會的種種技巧。

    搶食凶狠、學習速度快、懂得審時度勢,有的動物,你一看到它,就知道它是不同的。就好像廣場上的人型跳舞氣球,無論在很遠還是很近處都無法忽視。

    薩曼莎悄悄以為,如果他們跟拍的企劃再久一點、如果小獅子們能一直好好活下去,那麼他們可能會擁有一個真正的紀錄片主角。

    可現在這些希望都搖搖欲墜了。

    當流浪雄獅聯盟真的入侵西岸領地時,那只懸空的靴子終于落了下來。

    這天早上制作人們始終沉浸在一片詭異的安靜里,微微興奮,始終擔憂。

    他們兵分三路,一個去追蹤兩頭西岸亞成年的痕跡,一個去尋找西岸獅群本部,另一個去查看流浪雄獅的位置。

    根據向導的說法,這三只獅子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感情很深厚。它們從獅群被驅逐出來後就一直在沿河南下,一路跋涉了數十公里,沿途和超過四個獅群發生了沖突,但都沒有得手。

    “……換句話說,現在馬赫蒂是他們最好的機會。”

    听到向導的話,山姆在對講機里感慨︰“要是早點來就好了,早點來馬赫蒂可能都不會趕兒子,直接父子聯盟,這樣就是三對三,剛成年不久的流浪根本沒有機會。”

    加加羅稍微比他樂觀一點︰“馬赫蒂現在九歲,剛過巔峰期。如果這三個年輕人覺得自己能輕而易舉地拿下西岸,那他們可得吃不少苦頭。昨天晚上我拿熱成像拍的,我敢說其中一頭跑掉的時候後腿有點跛。”

    “又是後腿?”薩曼莎問。

    一時間他們都想到了東岸雄獅里的弟弟,大半年過去了它的後腿還沒好,現在都不能全速奔跑,連保護領地時都只能慢悠悠地驅逐。想到馬赫蒂的戰斗機巧,她吊起來的心又放下去了一點。

    或許小獅子們也不是全無機會。

    馬赫蒂雖然對家庭成員溫和,對外卻很凶悍,在非洲草原上能獨自一個統治領地四年多的雄獅可不多見。如果光有帥氣的外表,沒有強大的戰斗力,它也很難吸引到那麼多粉絲的注意。

    沿著車轍小路,越野車開得飛快。

    太陽剛升起來不久,加加羅就在沃倫高地找到了三頭流浪獅子。

    其中一頭和他昨晚看到的一樣,走起路來左後腿無法用力,但看著不像是非常嚴重的傷害;另一頭臉上被打了一道豎著的傷疤,靠近屁/股的脊柱兩側各有一個血口子,似乎是差點被廢了;最後一頭個子最大的、看著像是領袖的獅子反而毫發無傷。

    它們正在吃一頭水牛的尸體。

    雨季食物充足,獵物也不像旱季聚得那麼嚴實,給了流浪們許多游蕩的機會。加加羅仔細觀察,認為它們看起來雖然有些受挫,但士氣還在,短期內不會離開這里。

    而遠在六公里開外,薩曼莎深入西岸核心領地,發現獅群也正在轉移。

    母獅們帶著小獅子朝南方移動,以避開在北邊的危機。她把鏡頭調整到特寫,正好看到一號和另一頭小母獅走在一起,看著圓滾滾的,躲避障礙的時候卻像一只矯健的靈貓。母獅首領在隊伍的最前端,時不時慢下腳步等待。馬赫蒂則遙遙地墜在獅群後面,距離越拉越遠。

    在某一個時間點上,這頭獅王停在了原地。

    它蹲伏下來,粗壯的尾巴抽打地面,靜靜地看著獅群走入樹林。

    這天夜晚,在草原上爆發了一場前所未有的沖突。

    三頭流浪獅子沿河南下,圍住了西岸領地的地主雄獅。它們從各個方向包抄上來,壯著膽子朝它發動了進攻。一時間,泥土和草屑到處飛濺,滾雷般的吼聲傳出數公里遠。

    馬赫蒂到底還是經驗豐富,它盯緊後腿受傷的敵人,率先朝那個方向沖了過去。仗著體型優勢,它大頭一甩就把流浪者頂翻在地,旋即用前臂死死抓抱住對手的身側,張嘴就朝背上的脊柱咬去。

    這個既視感太強烈,眼見兄弟可能要性命不保,流浪首領不得不向昨天晚上一樣迎了上去,通過撲咬迫使馬赫蒂回身防範。它邊撲咬,邊咆哮著朝另一個兄弟發號施令,好像在質問對方為什麼不一起上前,為什麼不上來形成合圍。

    受到首領的呼喚,那脊背本來就帶傷的流浪雄獅只得也加入了戰斗,但它始終非常小心,顯然是被昨天差點危及生命的傷勢嚇得心有余悸。

    大獅子們在追逐和撲咬中廝殺了一個多小時,直到兩頭雄獅撲到馬赫蒂身上,用重量把它壓倒在地。旋即發生了薩曼莎一生所听到過的最為恐怖的吼叫聲,四個巨大的白色形狀在攝影機鏡頭里糾結翻滾成一團,滾燙的鮮血把白影的無數部位染成不詳的黑色,使它們個個都好像暗夜中的魔鬼。

    不知發生了什麼,忽然那個最大的影子從底下掙脫出來,朝遠方奔逃。剩下的三頭獅子追趕了幾步,放慢步伐,朝著四面八方大聲宣告起來。

    當馬赫蒂消失在夜色里時,她還抱著攝像機,久久不能回神。

    但她知道,最糟糕的事情已經發生了。

    地主雄獅被打敗了,幼崽們危在旦夕!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方便以後閱讀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5章 第 5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5章 第 5 章並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