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 7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擼貓客 本章︰第7章 第 7 章

    又是一年雨季,豐沛的水汽促使植物茂盛成長,把整個大地都染成了綠色。

    因為食物眾多,黑斑羚、角馬等食草動物都開始孕育下一代,族群不斷擴張。在數量上升的同時,隨地可見的水源也使它們的分布範圍更廣。捕食者的日子慢慢好過了起來。

    晚霞染紅天空時,一群斑馬散開來吃草閑逛。

    它們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幾雙眼楮盯上了。

    半大馬駒正是對什麼都感到好奇的時候,根本不听勸告,在馬群外圍蹦跳個不停。成年斑馬憂心忡忡又無法阻止,時不時就要抬頭張望一下四周。

    它們很警惕,但沒有很緊張。

    草原上的動物都受到的獵食者的威脅,長年累月間形成了一套固有的存活法則,其中佔據重要地位的就是警報系統。

    發出警報的可以是任何一個個體。

    從高高飛在天上的鳥類到在林間穿梭的猴子,再到在草場上漫步的四蹄動物,其中長頸鹿更是成為了獅子前哨站,它們仗著身高優勢,往往使獅群的狩獵嘗試無功而返。

    從四面八方都听不到警報聲,斑馬群抬頭的次數越來越少,最後只顧低頭吃草,也正是這種舉動把它們都陷在了危險之中。

    不知不覺間,有一頭成年斑馬和它的半大馬駒就落在了最後面,當撒歡的小馬駒第六次跑過一個草叢時,草叢的頂端突然動了一下。

    那不是風。

    不比一次呼吸用的時間更長,從那黃色的草葉間突然出現了一對豎起的耳朵,然後是第二對,第三對。五頭獅子從蹲伏的狀態迅猛竄起,其中四頭直奔成年斑馬而去,最後一頭則全速朝馬駒撲來。

    察覺到生命危險,半大斑馬驚恐萬狀地朝馬群跑去,希望從利爪尖牙下挽救自己的生命。它一路狂奔著,比這輩子曾有過的最快的時候還要快,但是獅子窮追不舍。

    那是一頭非常健壯也非常美麗的母獅。

    當她奔跑時,漂亮的肌肉線條就隨著動作在皮毛底下滾動,渾身上下沒有一絲一毫用不上的贅肉。強健的體格帶來恐怖的速度,一時間距離越拉越近,代表死亡的呼吸已經打在了獵物的尾巴上。

    在近得只差一個身位的時候,母獅後腿發力、高高躍起。

    死亡來得很迅速。

    甚至沒來得及尖叫,小斑馬就被獅子掀翻在地。四把鋒利的牙刀上下穿入,安瀾輕而易舉地咬住了它的脖子,一直咬到晶須不再能感受到獵物的呼吸。

    她得手了。

    而兄弟姐妹們運氣就不怎麼樣了。

    四頭亞成年緊緊追在斑馬身後,但距離不夠近,只有一頭撲到了它的背。黑耳朵還不是很熟練,它沒能完全抱住斑馬的屁/股,只勾住了腿,在獵物全速奔跑的狀態下,它簡直是半掛著。

    在這一撲之下,斑馬立刻改變跑步姿勢,在前腿著地時重重抬高後腿。這不僅使它背上變得顛簸起來,也是一種極具殺傷力的進攻手段。

    第一次黑耳朵勉強扒住了,第二次顛簸就有點往下滑。察覺到那能把骨頭都踢裂的馬蹄在空中揮舞,它沒有辦法,只能驚險地跳下馬背。

    眼看斑馬就要帶著屁/股上的血口子溜之大吉,就在亞成年們沮喪不已的時候,從側面突然升起了另一個身影。

    馬赫蒂始終在等待時機。

    經驗豐富的它抓住了斑馬逃脫後的松懈,像一台重型戰車似的從側面撞了上來。它全力起跳,兩條前臂抱住斑馬的脖子,後爪深深刺入斑馬的側腹里。等它抱穩後,咬住喉嚨的下顎和抓在頸上的爪子一起發力,借著自身的重量,輕松寫意地完成了一次抱摔。

    只要被摔倒在地,基本就沒有能再成功站起來的了。

    許多人都誤以為只有母獅才會捕獵,其實雄獅也是捕獵的一把好手。多數時候它們要保存戰力、應對其他雄獅,因此不會參與狩獵。

    但馬赫蒂沒有選擇。

    小分隊開始流浪時幼崽都只有一歲大,抓個貓鼬或許能行,抓更大的獵物就是拿生命在踫運氣了。為了撫養幼崽,馬赫蒂和母獅一起狩獵、一起對抗途中遇到的其他獅群,承擔起了提供食物和保護家庭的職責。因為做飯做得好,一直長到快兩歲、長到可以幫忙打下手,孩子們都沒有特別瘦的。

    原本安瀾以為可以就這樣一直生活到成年,但計劃趕不上變化。

    四天前獅群經歷了一次失敗的狩獵。

    本該壓制住獵物的亞成年沒有盡責,正在封口的母親被掙扎的水牛甩脫,後腿直接被開了一條大口子。因為是牛角造成的傷害,創口特別深,里面的肉都懸掛出來,一副要掉不掉的樣子。四天過去,它仍然無法自如地活動,只能在樹林里等待著。

    獅子的自愈能力很強,這種傷勢本身不足以殺死它們,但這麼大的傷口很有可能會感染,最終導致死亡;哪怕傷口能完全愈合,短期內獅群也失去了一個主力。

    安瀾憂心忡忡,人類也憂心忡忡。

    在小分隊出走後,制片人們敏銳地察覺到這會是一個奇妙故事的開端,因此一年多來始終跟在獅子背後。同樣被這個故事所吸引,負責更新獅群狀況的營地向導和慕名前來參觀的游客也都會在保護區里尋找小分隊的蹤跡。

    因為粉絲越來越多,獅子們也正式有了名字。

    出于尊敬,分隊母獅被起名為尼婭斯比,這個詞在當地土著的語言中就代表著“母親”。

    黑耳朵仍然叫黑耳朵,它的兄弟則叫托托,意為“小男孩”。盡管沒比“另一頭雄性”好到哪里去,這也算是一個正式的名字。

    被安瀾稱為斑點和圓臉的小母獅現在分別叫尼奧塔和甦麗,前者意為“星星”,可能是在形容它到兩歲還沒有半分消退的斑點;後者意為“美麗”,一些粉絲悄悄認為這是因為它圓圓的臉顯得非常肥美。至于安瀾自己也有了一個響亮的名字——圖瑪尼。

    圖瑪尼,在斯瓦希里語中代表著“希望”。

    人們認為這頭日臻強壯的小母獅是整支小分隊復興的希望。

    這是非常難得的事情,不僅因為這些名字都寓意深刻,而且還因為它們被贈予的對象。

    非洲的一些保護區傾向于給雄獅起名,而且也不是每一頭都會起。母獅流動性小,也沒有攻城略地的所謂話題性,受到的關注總是更少。以巴沙獅群為例,現在這個獅群的三頭母獅在新聞里仍被叫做“巴沙老母獅”、“巴沙女兒”和“巴沙小女兒”。

    西岸小分隊的出名使更多人開始關注起了母獅的故事。

    過去一年多,大貓愛好者們跟著鏡頭走遍了偌大的保護區。看到獅子們過得不錯,他們感到由衷的高興;看到獅子受傷,他們也總會連連追問,希望得到好消息。等向導把狩獵視頻放上社交平台,又引發了一波熱議。

    【小希望現在可以單殺斑馬了,雖然是個半大馬駒,但我真的好高興......一直擔心媽媽要是出事了亞成年都得餓死,倒不是說不相信馬赫蒂,七張嘴巴還是挺能吃的。】

    【贊同。馬赫蒂雄獅十歲多了,雖然保養得不錯沒有斷犬齒什麼的,總歸也是要老的。小獅子們還是得自己支稜起來,隔壁查三查四十個月大就能幫忙抓小動物了。】

    【別支稜了我覺得黑耳朵都要自閉了真的,老馬肯定在心里笑兒子。也是這小子運氣好,就摔個狗啃泥,先前還有獅子被斑馬踢斷下巴的。】

    【我還是希望能安頓下來,最近小分隊一直留在水壩獅群的領地里,不知道是不是有想法......水壩現在除了兩個林德老頭就是幾個半大小子,如果老馬硬打可能還是有機會打下來的。】

    【水壩有五頭母獅,不可能再接納四頭。打不打的無所謂,我只希望女孩子們都能平安回家,跟著禿頭的都沒有好下場。】

    最後這位粉絲的評論得到了許多人的支持。

    歷史上有很多母獅跟著雄獅流浪出走的案例,如果是長輩出去照顧小輩,年齡加上撫養壓力,很少有能全須全尾返回獅群的。如果是同一輩的兄弟姐妹,有的還能在成年後順利返回,被獅群重新接納。這些回去的母獅是幸運的,那些是一直跟著亞成年兄弟的,鮮少有好下場。

    當亞成年在流浪時,它們要面對流浪生活帶來的危險;當亞成年長成大獅子,成功拿下獅群時,它們要面對本地母獅帶來的危險。除非地主雄獅或母獅首領堅持,大多數獅群都不願意接納新成員,即使短期內被允許跟在附近,也隨時有在旱季被趕出去或被翻臉圍殺的風險。

    人類能想到這個問題,安瀾當然也考慮過。

    一來是老父親不一定真對水壩有想法,二來是兩個兄弟以後會怎麼樣還不好說,三來母親傷重,她眼下確定能做的其實只有加強和其他姐妹之間的聯系。尼奧塔和甦麗都是非常健康的亞雌,三姐妹相依為命肯定比一個人單干強。從最近它們倆的表現來看,這兩頭亞雌也是這麼想的。

    問題只有一個——

    假如不幸真的降臨在母親身上,誰能成為將來這個小獅群的首領呢?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方便以後閱讀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7章 第 7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7章 第 7 章並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