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 10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擼貓客 本章︰第10章 第 10 章

    要問獅子最討厭什麼樣的同類,十個里面有九個會回答禿頭。

    三歲左右的亞成年雄獅,體型看著是足夠唬人了,實際上毛都沒長齊。好一點的爆毛厲害,頭頂還能有個莫西干尖尖,差一點的只長了脖子,頭上一馬平川。

    這個年齡段的雄獅外表漸漸向大獅子靠攏,心卻還是幼崽的心,既不像成年雄獅那麼沉穩,也不像小獅子那麼人畜無害。就好比拿著槍的孩子,下手沒輕重。

    近年來,各個保護區里少有痛痛快快離開的亞成年。禿頭們傾向于在父輩的領土附近活動,總跟獅群打游擊,貓貓祟祟、蠢蠢欲動,有的一步三回頭、離開了還要殺個回馬槍,有的是干脆趕都趕不走、時不時還要回家蹭飯,被地主雄獅猛揍一頓才會死心。

    其實這也是食肉動物的天性。

    捕食者到了一定年齡就會開始試探自己在食物鏈中的位置。它們不知天高地厚,總愛招風惹草,放頭大老虎在跟前都想上去捋一捋虎須。這個時期的禿頭最為沖動莽撞,也是在這個時期折損的最多,西岸的亞雄當年就是這麼死的。

    但是莽撞不代表沒有殺傷力,對領地里的其他亞成年來說,它們是實實在在的危險源。

    細數有通報的被殺害的亞雌,特別是離群落單的,十有六七都是和禿頭起了沖突;偶然還有听說禿頭仗著數量多騷擾獅群、殺害成年母獅和反驅逐獅王的。可以說是一禿膽如鼠,兩禿敢殺母,五禿干地主。

    安瀾絲毫不敢小看這群流浪小子。

    水壩四個禿頭從被趕出來開始就在領地北區晃蕩,今天騷擾騷擾獵豹一家,明天騷擾騷擾蜜獾一家,有時候還被樹上的狒狒拿小石頭砸。獅群是不敢去踫的,也是被林德雄獅戰敗時的慘狀嚇怕了,知道馬赫蒂不好惹,但其他亞成年並不被它們放在眼里。

    每當馬赫蒂到北區來探親時,水壩禿頭就躲得遠些;等馬赫蒂扭頭回到南區,它們又開始肆無忌憚。領地這麼大,只要一方鐵了心游蕩,一方沒動真火氣往死里趕,加上母獅在中間斡旋,機會還是很多的。

    一連三個月,四頭亞雄都沒有徹底走遠。

    這對西岸小分隊來說是個壞消息。

    安瀾最大的擔心就是獵物安全。她見過水壩亞雄狩獵,不知道是水壩母獅本來就水平不高還是它們沒有認真學,從驅趕到壓制技巧沒一個像樣的。大概它們自己也知道問題所在,在某次挑戰水牛失敗差點減員後,總是少數時間做飯,多數時間搶/劫。

    和許多人的印象不同,獅子是會搶食的,甚至它們一個很重要的食物來源就是其他捕食者的狩獵成果。而且獅子來者不拒,在饑餓時也食腐。

    自從水壩禿頭這個“邪惡勢力”開始在北區到處打劫,上樹下水無所不用其極,這一帶的廚子們都深受其害。

    原本花豹只要把獵物放在第一個枝丫上,現在還得努力往上爬到雄獅夠不到的地方;原本鬣狗只要狩獵成功就能開飯,現在還得防著草叢里有四頭獅子在蹲點;原本獵豹......算了,原本獵豹就一直在被搶飯吃,它們都習慣了。

    可安瀾習慣不了。

    雖說穿成了一頭獅子,但她也可以說從小是被爸爸媽媽阿姨們寵著長大的,哪怕在流浪的時候老父親也一次沒讓獵物被搶過。現在母親在養傷,父親畢竟不能總和女兒們混在一起,容易近親繁殖,所以去打了新的獅群。離了長輩,難道小分隊以後就得一直被搶飯吃?

    頭一次被盯上的時候她簡直氣得背毛都要豎起來了。

    那是雨季尾巴稍的一個傍晚,小分隊在追蹤一群斑馬。不知是不是因為擁有人類的靈魂,安瀾覺得自己辨認顏色的能力很強,不像一般的獅子只能看見黑白灰三色,這也給了她一個更好的鎖定獵物的機會,不至于斑馬群一跑起來就抓瞎。

    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五頭亞成年已經開始有了默契。

    狩獵從安瀾的追逐開始發起,尼奧塔和甦麗從左邊包抄,托托從右邊包抄,黑耳朵蹲在遠一點的位置,等待著從正面迫使獵物停滯、繞道。這頭斑馬被獅子們切黃油般順暢地從群體里分割了出來,它狂奔著,但不知道自己在奔向什麼方向,只是跟個無頭蒼蠅似的亂竄。

    跑出一段距離,黑耳朵適時出現,嚇得斑馬幾乎要腳下打滑。安瀾抓住這個機會,撒開四腿瞬間加速,和靠過來的尼奧塔一起撲了上去,借力把它從背後拖倒在地。當獵物倒下時,她敏捷地朝側面跳開,下一次撲咬的位置就是脖頸。鮮血混合空氣從牙刀切入的地方漏出,血沫飛濺到臉上,帶來一股奇異的咸香味。

    斑馬不是最好殺的獵物,但它能給一個中小型獅群提供幾天的吃食,而且肉質鮮美。穿成獅子後,安瀾常常感慨世界上怎麼會有斑馬這麼完美的存在,抓上去像個敦實還有彈性的貓抓板,吃上去像個巨大的汁水四溢的牛排,現在要是立刻穿回去逛動物園,她能盯著斑馬舉世無雙的屁/股看一整天。

    要是斑馬知道她在想什麼,估計死了都要起來啐一口。

    但這種享受食物的愉悅很快就被打斷了。

    就在黑耳朵撕開肚腹,躲閃著流淌出來的還未消化的草料時,西岸小分隊都聞到了一股同類的氣味。

    安瀾警惕地抬起頭,就看到四個惡霸越過一個高起的土坡,直溜溜地朝獵場跑來。最大的雄獅跑在最前頭,身後跟著三個弟弟,邊跑還邊咆哮,似乎以為自己志在必得。托托和黑耳朵立刻對此做出了反應,同樣咆哮起來。

    五打四。

    對方是四頭亞成年雄獅,這邊則是三頭亞雌和兩頭亞雄,怎麼看怎麼不對等。有那麼一瞬間,安瀾思考了一下要不要放棄食物,但她不願意向亞成年低頭,很快就下定決心、堅守陣地——

    甚至主動出擊。

    先沖上來的禿子首領劈頭蓋臉地挨了兩巴掌,本來信心滿滿的它頓時被扇得有點找不著北。等它後退兩步定楮一看,圓圓的眼楮就瞪得更圓了,好像從來沒見過體型這麼大的雌性一樣。還別說,安瀾除了沒有圍脖,遠遠看著和亞雄沒什麼兩樣。

    趁對方懵住的時候,她又向前猛撲了一下,抓住它的肩膀就朝領毛保護不到的地方撕咬了上去。雄獅吃痛,齜牙咧嘴地抬起巴掌反擊。雙方的前臂都死死抓住對方,試圖把敵人按到在地。正當局勢有些傾斜時,另一個體重壓在了雄獅身上。

    是甦麗!

    肥美的甦麗像個小炮/彈一樣沖了過來。

    眼見首領陷入麻煩,另一頭水壩流浪漢拍馬趕來,還沒挨到邊就被黑耳朵從側面撲倒在地。兩頭亞成年大哥不說二哥禿,誰也不讓誰,很快就撕打在一起。幾秒鐘後,托托和第三頭流浪獅子同時卷入了戰局,平原上只剩下水壩老四和尼奧塔在大眼瞪小眼,一個左跑跑右跑跑,不知道該從哪里混入其中;另一個只知道吼叫,好像個啦啦隊在喊“別打了別打了”。

    等安瀾活生生從流浪首領背上咬下一撮毛,再觀察戰場的時候,就覺得有點辣眼楮。

    亞雄打架不像大獅子打架那麼好看。

    何止是不好看,簡直是胖雞互啄。

    兩邊都是嗷嗷叫著,後腿蹬地,前爪騰起,在空中撲騰著一頓亂錘。知道的能看出它們是想把對方壓倒在地,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兩只大貓在打喵喵拳。尼奧塔看得眼都直了,吼叫也變成了拉風箱似的呼呼聲。

    雖然不知道誰大誰小,安瀾心里早就默認這些都是不省心的弟弟妹妹,尤其是黑耳朵和短尾,是她自己的親兄弟,怎麼也不能讓別的禿頭欺負。眼看流浪首領盯著甦麗,她騰出手來,抓住一頭亞成年的脊背就給了它一口。

    這還是頭非常少見的白獅子。

    但打起來也就是棕毛亂飛和白毛亂飛的區別。

    等母親趕到現場時,兩個小獅群正隔著三四米的距離在扎堆吼叫,看起來很像兩伙人類打架時的飆垃圾話環節。眼看還有幫手,那頭被暗算的白獅子立刻後退了,邊退還邊咆哮,好像在問︰打架就打架,為什麼還偷襲?偷襲就偷襲,為什麼還帶著媽媽?

    從這次之後,水壩禿頭就和西岸小分隊結了仇。

    蹲點出現、爭奪獵物是常態,哪怕在游蕩時踫面,也總會升級成雙方的對峙和相互追逐。

    某次水壩亞雄抓到了落單的甦麗,把它逼到角落。甦麗背靠著河岸蹲坐著,前臂撐起身體,尾巴緊緊縮在身下,耳朵背起來,低頭吼叫。當雄獅逼近時,它只能用快速的揮動前爪來解圍。一左一右兩個禿頭就像在玩弄獵物一樣,你上去咬一口,我上去咬一口,借著體型優勢把它掀翻在地。如果不是安瀾帶著獅群及時趕到,可能就要發生慘劇。

    在等待救援隊出現的時候,安瀾蹲坐在地上,尾巴拍打著地面,眯起眼楮思索著。

    得給這群禿頭一個深刻的教訓。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方便以後閱讀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10章 第 10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10章 第 10 章並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