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 12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擼貓客 本章︰第12章 第 12 章

    最開始報警的是制片人們。

    山姆察覺到了水壩領地故事的潛力,于是修改企劃,決定把紀錄片做成分集,還特別邀請了國家地理頻道的退休老導演遠程指揮協助。

    因為故事線做了擴展,所以三個制片人商量了一下,還是像先前一樣分三頭去跟進。跟在水壩禿頭後面的就是加加羅。

    每個清晨他都會從營地出發,順流開個五六公里,去尋找禿頭們的蹤跡,通過聆听食草動物的“警報”和搜索腳印,整個過程一般要不了兩三小時。

    這天早上他感到情況有些不對勁。

    往常泥地里很好辨認的獅子足跡變得雜亂無章,間隔變得很大,腳印邊緣的碎土被推得很遠,好像獅子們是在朝什麼地方奔跑。

    加加羅提著一顆心,連聲催促向導。

    等他們終于開到目的地時,發現兩頭亞雄並肩擠在樹叢里,像小狗一樣喘著粗氣。等了又等,等了再等,從太陽升起一直等到日上三竿,都沒見到第三頭獅子的身影。第二天再過去時,換了個地點,還是兩頭獅子。

    這肯定是出事了。

    向導下了判斷,就立刻給辦公室打電話,詢問水壩領地這幾天是否有關于獅子打斗的目擊。因為游客散布得很廣,每每能給園區提供一些被忽略的畫面,所以他們都滿懷希望。

    可希望很快就落空了。

    從游客反饋和照片抓取來看,前天最大的熱鬧就是馬赫蒂單殺水牛,只有兩輛車在河壩邊緣踫到了流浪獅群,但都沒看到林德雄獅的大兒子。

    這就是說它失蹤最少三天了。

    狩獵意外?還是說和王子一樣被抓單了,因傷勢過重而躲在什麼地方了?

    加加羅越想越不安,一整天都在到處尋找。下午,護林員隊長帶了七八個人過來開展搜索,沒有任何收獲。就這麼找了兩天、三天、四天,到了第五天的時候,大家不得不承認這頭獅子可能已經遭遇不測。

    尸體都沒找到,要不是被吃掉了,要不是發生了對保護區來說更糟糕的事——有人類介入。

    水壩領地不是牧民活躍的地帶,最近的村落離這里有十二公里遠。護林員喊當地向導去村里問了問,人人都說最近沒和獅子打過交道。

    這下大家不得不往最壞的地方想了。

    每個人都臉色難看。

    同一時刻,安瀾也心情沉重。

    作為獅子,她比人類更早發現領地里有一個常駐民消失了。

    王子被帶走後水壩三雄總是一起行動,當它們靠近時,風中飄來的氣味是特別的。可幾天前,氣味變了,其中一頭的氣味淡到只剩下些殘余。

    其他獅子可能只覺得競爭少了,沒覺得有什麼異常,畢竟狩獵失敗的天天都有。但安瀾不一樣,她有著人類的靈魂,而人類最杰出的能力就是思考與分析。

    獅子沒了,這是毫無疑問的。

    老父親有一陣子沒穿過河壩來探親了,她自己帶著小分隊,知道肯定不是自己人做的。捕獵失敗至少會有個尸體在,哪怕是被食腐動物吃了,總不能連骨頭都被吃了,氣味完全消失是不可能的。

    安瀾不得不想到最壞的可能性。

    一個讓她背毛倒豎的可能性。

    偷獵。

    在非洲,獅子的牙齒、爪子、尾巴和頭骨被認為是珍貴的材料,可以被巫醫拿來制成“有魔力的物品”,治愈疾病、換到好運、保佑財富、購買愛情。

    除了巫醫之外,歐美國家常年有人花大價錢和部分保護區高層串通一氣,進行“合法狩獵”,先標記,後獵殺,有段時間甚至發展到哪頭獅子名氣大就離死不遠的地步,著名的鬣狗殺手、雄獅銀泰杜梅拉就因此而死。

    說到名氣,馬赫蒂和其他獅子有霄壤之別。

    整個水壩領地除了它,對下來就是白獅子、流浪首領和西岸小分隊首領,但白獅子被帶走養傷了,又很少听說有專門花錢獵殺母獅的(大概懦夫覺得拿槍打雄獅才不算懦夫),流浪首領一死,最大的目標就剩下一個。

    安瀾坐立不安。

    要是對方真沖著明星獅子來,老父親就危險了;要是對方無差別偷獵,拿獅子的尸體去賣錢,那打擊範圍更大,連獅子之外的其他動物都危險了——無需保證皮毛完整性,就可以采用套索陷阱!

    怎麼辦?

    她噴著鼻息,爪子無意識地抓著地。

    察覺到姐妹的煩躁,甦麗挪動過來,拿腦袋蹭她的下巴。安瀾和它貼貼,舔了舔它的臉頰,思索著對策。

    首先……要確保小分隊不出事。

    從這天晚上開始,她就像馬赫蒂管束幼崽一樣管束起了自己的家人們。

    母親腿不靈光,甦麗也在養傷,很少會在休憩地邊來回走動。尼奧塔向來怕她,一吼就不敢動彈。只有兩個不省心的弟弟,吃飽喝足不睡覺,還跟小獅子似的喜歡跑來跑去。

    說是管束獅群,其實就是管束這兩個小子。

    說是管束,其實就是毆打。

    打輸了,恨不得把頭埋在土里,自然就沒心情去樹林里跑來跑去了。

    等亞成年們都習慣了這個節奏,安瀾才開始擴大活動範圍。為了防止被流浪襲擊,她不敢單獨行動,走到哪里都帶著黑耳朵。

    頭幾天北區一片太/平,除了兩頭新搬家來的獵豹,什麼異常都沒有。

    巡邏到第五天,也就是人們確認雄獅死亡的那天,她在離休憩地四公里的水塘邊上聞到了怪味。

    那是一種絕無可能出現在這里的氣味。

    煙草的氣味。

    安瀾小心翼翼地靠近,鼻子輕嗅著 ,到處搜索著人類活動的蹤跡。黑耳朵也想跟著朝前走,一看姐姐齜出牙刀,就又坐了回去,假裝四處看風景。

    煙草味的來源是地上的一個煙頭。煙頭只剩下小半截,因為被踩過,所以有點扭曲。

    到了這一步,還可能是新手護林員犯的錯誤,等安瀾在林間穿梭、小心翼翼地觀察了一番後,答案就明晰了︰她看到了半搭在地上的鐵套圈。

    鐵蚳不是人類專屬,蓋因一些岩石也會散發出這種氣味,但鐵絲可不是會自然生成的東西。

    鐵套圈陷阱非常簡陋,但每年不知有多少野生動物死于它手。

    這片水塘是流浪獅子慣用的飲水處,平時小分隊根本不會往這里來,說不定早幾日流浪首領就是被套住致死。

    是無差別打擊。

    安瀾閉了閉眼。

    她試著解開鐵絲套,但在咬上去前遲疑了。為了避免受傷影響野外生存能力,她最終還是決定把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人做。

    于是第二天清晨當薩曼莎驅車進入北區時,就看到有頭獅子早早地蹲在了樹林外面,尾巴拍打著,一副在等人的樣子。

    看到車來,它繞著車轉了一圈,朝樹林走了兩步,停下來看著車上的人。回來又繞了一圈,走兩步,停下來。重復做了三次。

    老實說,薩曼莎活到三十六歲都沒見過這麼神奇的事情。

    她和獅子大眼瞪小眼瞪了半晌,然後遲疑地問︰“你們沒人帶肉吧?會不會是不小心把肉裝車上了?”

    向導連忙擺手。

    誰會笨得在車上放餌飼?真就開罐即食?

    “好吧。”薩曼莎搖搖頭,“……這麼說很蠢,但我覺得她是有東西想給我們看。”

    出人意料地,向導沒有反駁︰“這里太狹窄了,車肯定過不去。我不想冒險下車,你說呢?”

    “我說我們通知野生動物保護團隊。”薩曼莎說。

    向導點了點頭。

    這是個好主意,野保團隊,尤其是護林員,經常會組織步行清障巡邏。

    沒有專業指導離開車很容易發生事故,待在車上不僅是對他們自己負責,也是對獅子負責,以免它們因攻擊人類而被“處理”。

    護林員來得很快。

    奇妙的是當他們到達時圖瑪尼還坐在那里,就好像真的在等一樣。等他們收拾好背包和武器下車,獅子還特地左右看了看,似乎在問好了沒有。

    “我從沒見過這種事。”其中一個護林員說。

    “就好像我見過一樣,老兄。”第二個嘟囔。

    “神了。”跟著下車的向導對薩曼莎小聲說,“你們千萬得把這個拍進去,我總說非洲的動物是有靈的,但總有人不相信。”

    薩曼莎抱著攝像機,點了點頭。

    他們九個人一起穿過樹林,跟著獅子朝很深的地方走去。從這個角度能看到西岸小分隊剩下的成員,遠處獅子們躺得橫七豎八,看到首領過去也只是抬了抬腦袋。

    不知走了多久,獅子在幾棵樹邊停下。

    而護林員的眼楮里簡直要噴出火來。

    他們也不是沒想到這種可能性,在上報之後準備調人來進行地毯式摸排,但親眼看到和心里想到還是不一樣的。

    這種鐵絲陷阱一旦套牢就會越收越緊,獵物掙扎就是在自己切割自己,皮開肉綻都是輕的,有時等半個身子都會斷掉。

    被套過的獅子會受到很大影響,有的在救助後能康復,有的會異常消瘦下去。一些獅子因為鐵圈套得太深要接受截肢,更有甚者可能要接受安樂死。

    護林員們把這個陷阱收了起來,當他們發現圖瑪尼還在等待、擺明了是里面還有時,沒人想得起這獅子到底是不是被土著神附身了,所有人都在拼命壓抑怒火。

    他們走了一路,拆解了一路,途中還踫到一頭剛剛被套住的花豹。幸虧來得及時,鐵絲才剛剛劃破它的皮毛。

    等把最後一個陷阱處理好,已經是日落時分。

    護林員隊長疲憊地給總部打了個電話,通知他們加強園區監控,這才回轉身來,看向這頭一直顯得很沉靜的獅子。

    隨著年齡增長,圖瑪尼的線條越來越美麗了。繼承了父親的體格和母親的外表,它的臉長得非常周正,沒有半點別扭的地方。因為年紀小,身上的劃痕還不多,皮毛鮮亮,肌肉飽滿,耳朵圓圓,眼楮也圓圓,是許多工作人員的心頭肉。

    哪怕顯得再通人性……不,正是因為顯得通人性,才應該離得遠些。

    隊長看了看樹林,發現沒有其他獅子跟來,又看了看薩曼莎,就從身上解下配槍。他定定神,深吸一口氣,朝天扣動扳機。

    “砰!”

    獅子瞳孔微縮,朝後跳了一步。

    “滾遠點!”護林員隊長大聲喝道,“走!走!”

    另外幾個護林員也反應了過來,他們有的拍著手掌,有的用腳蹬著地面,有的做著驅逐的手勢。

    在不間斷的恐嚇下,圖瑪尼猶豫片刻,就輕巧地鑽進了灌木叢里。

    當薩曼莎和其他人一起倒退著離開時,還能看到獅子在灌木叢里向外張望,金棕色的眼楮瞪得大大的,好像它知道人類在做什麼,好像它只是在從善如流、完全沒有被驚嚇到,好像……很舍不得一樣。

    隊長看了看獅子,又看了看手里剪斷了的沾了血的鐵絲圈,到底還是嘆了口氣,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方便以後閱讀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12章 第 12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12章 第 12 章並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