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 17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擼貓客 本章︰第17章 第 17 章

    保護區里出了條大新聞。

    從一年前就扎根在水壩北區的西岸小分隊開始有動作,四頭成年母獅帶著六只一歲大的小獅子不斷向南移動,眼看著就要走進水壩領地的核心區域了。

    怎麼回事呢?

    從社交平台到專項論壇,大貓迷們百思不得其解。

    有人說是因為最近水壩母獅太過分了,一次又一次朝北區推進,把西岸小分隊擠得沒地站,要集中力量反推一次;有人說是因為失去兩頭雄獅,西岸和水壩的力量對比失衡,要快快另謀出路;也有人開玩笑說可能是想回老家探親。

    結果幾天後,大家發現這個開玩笑的貓粉可能才是真正的看穿一切——西岸小分隊繞開了核心領地,繼續南下,眼看著就要走到領地邊緣了。

    朝著回家的方向。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整個互聯網平台頓時一片唏噓。

    都說落葉歸根,落葉歸根,它不僅僅是屬于人類的美好期冀,也是獅子們的願望。

    獅王恩格拉拉里克在暮年穿過克魯格的魔鬼領地,回到了家鄉薩比森;獅王疤面,我們親愛的船長,在死前回到故土,在自己出生的大草原上平靜地離世;僅剩的馬蹄吧雄獅,獅王馬五,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仍然在朝曼也拉緹前進……想家了,想媽媽了,老獅子們拼盡全力想離家近一些。脫離沉痾日重的軀體,靈魂或許會變回當年那頭小獅子,在草原上自由自在地奔跑。

    西岸獅子呢?

    他們會記得自己出生的地方嗎?

    面對漫漫歸家路,它們又能否得償所願呢?

    關注這件事的人越來越多,各大媒體紛紛轉載,人們開始用私信轟/炸向導和攝影師的博客,希望得到一手消息,最好精確到走了多少路、走到了哪里,如果能開個位置圖就更好了。

    為了保護工作人員的神經,保護區官方干脆在網站上給西岸小分隊開了一個特別板塊,實時更新獅群動態。首頁附鏈接的圖片經過精挑細選,最後用了薩曼莎拍的一張家庭照。

    畫面上方是蹲坐在石頭上的甦麗和尼奧塔,左下方是草地上躺著的尼婭斯比。小獅子們從左往右以各種各樣的姿態分布著,最右側是站著的圖瑪尼,它正低下頭,而其中一頭小獅子則好奇地抬著頭,一只前爪舉著,好像要去拍一拍姐姐的鼻子。

    不用再私各種向導、攝影師、護林員和獸醫詢問消息,也不用再因幾天沒听到音信而擔驚受怕,大貓迷們都樂瘋了,成天泡在特別板塊里。

    但開了動態區,提心吊膽也是少不了的。

    這是一條漫長的歸家路。

    獅子的奔跑速度可以達到每小時六十多公里,跑三四十公里路看似只用花半小時,其實相差甚遠。一來中間有地形和其他動物阻隔,二來獅子是耐力很差的動物,無法長距離奔跑,即使在狩獵時也會因為追逐距離太長而放棄獵物。

    成年獅子尚且如此,更不用說一歲大的小獅子。加上中間的休整、捕獵、睡眠,再加上為避開水壩獅群繞的路,走出南區就花了整整三天。

    最後一天還發生了回家路上的第一個險情。

    加加羅和薩曼莎是看著險情發生的。

    這天下午突然大雨滂沱,路上都是積水,車不好走,他們只得停在很遠的地方。

    越野車的車載屏幕有定位圈顯示,因此他們能很清晰地看到水壩獅群在朝西岸小分隊快速靠近。像收到什麼信號一樣,兩個獅群各自帶著的小獅子就滯留在了大後方。

    仗著雄獅外出巡邏、無法及時趕回救援協調,水壩母獅傾巢出動、來勢洶洶。可它們忽略了一點︰圖瑪尼姐妹三個已經長成,不再是剛到北區時的亞成年了。

    或許是前幾次西岸為保護幼崽退讓給它的自信,或許是天性就如此有攻擊性,水壩母獅首領連招呼都不打就撲向了尼婭斯比。後者因為腿傷拖累無法自如地跳躍,轉眼間就陷入了被動。

    眼看首領上前,其他四頭母獅也趕了上來,把敵人團團圍住。它們的目的昭然若揭︰通過圍殺使小分隊迅速減員。只有打擊競爭者,把它們都趕走或者殺死,獅群和幼崽才能更好地生存下去。

    “真狠。”加加羅咋舌。

    但他話還沒說完,就見西岸獅群里撲出來一頭巨型獅子。圖瑪尼咆哮著朝水壩首領撲上去,前爪看著比人臉還大,只是沖側臉重重一巴掌,加上泥地打滑,對方竟然被扇得在地上打了個滾。

    這架勢,就和雄獅打母獅一個樣。

    水壩的首領年紀不小,已經到了三分靠力量、七分靠經驗的階段,踫到同樣有經驗的圖瑪尼就有點不夠看。但一方是五頭,一方是四頭,還有一頭腿腳不便,一時間兩個獅群打得是有來有回。

    時不時就有獅子被圖瑪尼摁倒在地,咬住後腿和脊背,疼得直嗷嗷叫,它的同伴很快就會上來解圍。獅子能夠做到一打二,但獅子不是超人。五頭水壩母獅配合默契,忽而上前拖住敵人,忽然抽身形成夾擊,竟然也把戰局拖住了。

    “尼奧塔還是不太會打架。”加加羅評價道,“但凡尼婭斯比是完好的,或者尼奧塔沒劃水,現在西岸應該都贏了。我算是知道前面幾個月為什麼西岸總是退了,的確只有兩個能打的。”

    他頓了頓。

    “圖瑪尼實在是太大只了,這體型差距是真實存在的嗎?明明是我們看著長的,怎麼一晃眼就長這麼大了。”

    薩曼莎坐在他邊上監視畫面,聞言搖搖頭。

    是啊,當初一個小不點,謹慎又沉靜……現在說是保護區里個頭最大的母獅之一也不為過。一晃快三年了,真就像看著自己的孩子長大一樣。

    她對獅群是很有感情的,就像人不舍得看自己的孩子受傷一樣。面上不能去干預,心里卻時時在祈禱。

    人不舍得看孩子受傷,獅子也不舍得。

    屏幕上的定位圈顯示又發出了亮色警報,薩曼莎定楮一看,只見另一個藍色小點正在朝戰場快速靠近。

    “爸爸來了。”她笑了。

    馬赫蒂像一陣風一樣卷進了兩個獅群之間,連雨簾都要為之讓步。黑耳朵和托托緊緊跟在它背後,吼叫著隔開雙方。水壩母獅拼命想繞過地主雄獅去攻擊敵人,但它們的陣型已經被拆散了,無法進行像樣的合圍。

    “勸住了。”薩曼莎松了一口氣。

    地主雄獅夠不夠聰明是兩個獅群發生沖突時會不會造成減員的最關鍵原因之一。

    勸架失敗者如雄獅朱尼爾,在它治下Mbiri獅群殺死了Koppies獅群的一頭母獅和兩只幼崽;還如保衛者雄獅,在它們的統治下渥太華母獅殺死了一頭賽姆格威母獅。

    當然也有勸架成功的。

    坎布拉獅群圍攻查拉拉獅群的暗鬃女時,地主雄獅伯二和伯三努力周旋,不但頻頻查看它的傷勢,還用身體擠在雙方之間阻擋進攻,直到把整個坎布拉驅散。

    制片人們感慨著,草原上的安瀾也在感慨。

    還好老父親來得快。

    她看著水壩獅群在暴雨中走遠,這才抖了抖毛。不過打了一會兒,雙方已經是個個帶傷,雖然獅子傷好得快,但泡在水里還是很不舒服的。

    等險情完全解除,母親才把幼崽從後方領了過來。

    一歲的小獅子已經不小了,坐著的時候還能抱在懷里,行動的時候叼是已經叼不起來的了。因此它只能時不時停下來等待,再用鼻子推推某些腳底打滑的小淘氣。

    三頭雄獅都沒有離開。

    馬赫蒂甚至在小分隊開始行走時挪動腳步,緊緊地跟在了背後。獅子們一路無言,連地吼聲也無,只是沉默地在雨水中向前,向前,再向前。

    密密的皮毛能擋住一部分雨珠,但身上還是冷了起來,小獅子們都在發抖。安瀾迫切需要把它們帶入前方的樹林里去躲雨。

    但小分隊可以繼續往前走,馬赫蒂卻無法再走了。

    在水壩和平原領地的交界處,它停下腳步,終于發出了一記輕輕的吼聲,好像在詢問︰你準備好了嗎,你真的準備好要離開了嗎?

    安瀾噴了個鼻息。

    沖突越演越烈,倘若哪天救援不及時,水壩獅群就可能殺死母親,或者殺死小分隊的幼崽,她必須在西岸也被人佔領之前回到那片土地上去。

    她很想把一切都解釋分明,這些話卻無法通過簡單的吼叫聲表達,雄獅也不見得能明白其中的含義。但不知怎的,安瀾總覺得父親能理解她的決定。

    雨下得很大。

    雨點打在馬赫蒂濕漉漉的毛發上,流淌到地里,濺起帶著泥腥味的水花。黑耳朵和托托在更遠的地方吼叫著,短促而哀切,一聲拖著一聲。

    其他三頭母獅已經帶著小獅子快走到樹林邊了,只有安瀾還在草原上徘徊不前。她遲疑著,衡量著,明明早已下定決心,事到如今又有點不舍。

    父親抬頭看了看天空,走上前來舔舔她的臉頰。

    雨聲震耳欲聾。

    安瀾深吸一口氣。

    她最後一次把腦袋埋在父親耷拉下來的大毛領里,和它抵著腦袋,貼著身體,然後不再猶豫地奔向了樹林。等她跑到母親身邊,再回頭時,就看到雨中那個身影還立在那里。

    馬赫蒂沒有吼叫,也沒有轉頭離開,只是站在領地邊緣,遙遙地朝這里張望著。

    像被定住了一樣。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方便以後閱讀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17章 第 17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17章 第 17 章並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