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 22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擼貓客 本章︰第22章 第 22 章

    王子是頭奇妙的雄獅。

    我們曾說過它從出生開始就和其他兄弟不一樣, 毛色是一個方面,性格也是一個方面。

    王子剛出生的時候,父親林德雄獅正處于戰斗力快速下滑的老年期, 對很多事情都有心無力。或許是戰士老去後需要時間默默懷念過去的輝煌,或許是每天都在被多年征戰所造成的的暗傷隱痛困擾, 林德兄弟總是表現出煩躁和嚴苛,沒有一天向幼崽們施舍過慈愛。

    面對大家長的強勢彈壓,當年四頭水壩亞雄各有各的應對方法。

    已經不幸遇難的老大喜歡和父親對著干,兩個小弟見到父親就躲。王子既不像大哥一樣有作為親媽的母獅首領撐腰,也因為毛色不同,比不上兩個小弟受關照, 因此常在抵抗和逃避間拉扯, 顯得猶豫不決、優柔寡斷。到後來它干脆練就了嘴皮子功夫,反正你大哥要打架, 我做兄弟的就要講義氣, 逃跑是不可能逃跑的,參戰也不可能參戰的,就只能站在不遠不近的地方作勢欲撲、聲援一下這個樣子。

    等到四兄弟被馬赫蒂趕出獅群,進入流浪生活,事情又變了變。

    水壩獅群環境再壓抑, 至少也是穩定的,有個地方睡,有口飯吃, 出來流浪就完全不一樣了。一開始四頭亞雄渾渾噩噩,日子過得很差。它們都不太會做飯, 常常忍饑挨餓, 要麼就是弄得一身傷。到了生死存亡關頭, 反而激發出了獅子的凶性,在大哥帶隊第一次搶下鬣狗的食物後,王子驟然意識到自己不用再忍耐了,過去被父親壓制的自信好像隨著在搶劫上的如魚得水又回到了它的身體里。

    直到在西岸小分隊身上吃癟。兩次。第二次還差點把命都送了。

    然後是數月的隔離治療,重回獅群想挑起重任照顧幼弟,卻被兩個弟弟孤立。到了這個階段,王子不僅被打回原形,還更謹小慎微了。它充分意識到獅子戰爭的可怖,意識到自己並非戰無不勝、所向披靡——也從來沒有過。它在腦海中寫下了一個簡易等式︰戰斗會帶來痛苦,不如不戰斗。

    如果一直像這樣下去,王子可能就會變成第二頭索羅。

    巨型雄獅索羅一生都在顛沛流離,年少時母親被鬣狗襲擊失去尾巴,狩獵能力大大下降;後來父輩裂岩聯盟被推翻,領地陷入了群雄爭斗;再後來斯巴達獅群收留了它,但好景不長,一直在教授它各種生存知識的養父羅拉克斯特被壞男孩聯盟襲擊,徒留它一個帶著年輕的弟弟們出逃。

    為了活下去,索羅把自己磨礪成了生存專家和交際能手。不僅在狩獵技巧上頗有建樹,還在弟弟們死亡後同來來去去的雄獅合作,甚至最後化敵為友。

    索羅一生都沒有長期佔有過屬于自己的獅群,只是在薩比森保護區里游蕩。見識過雄獅爭斗的殘酷慘烈,它已然喪失了心氣,大多數時間都在消極避戰。對一些大貓迷來說,它是險惡小人,在面對危機時第一反應總是逃跑,以至于坑害了親生弟弟和許多盟友;對另一些大貓迷來說,它是特立獨行的浪子,是那個始終喜歡在上樹休息的“小花豹”,一輩子都在探索自己究竟是誰,究竟為何存在,又究竟要往何處容身。它就像吹過荒野的風,抓不住也無法停留。

    和索羅一樣,王子也陷入了無家可歸的境地。

    但比起索羅,王子又是幸福的,因為它擁有愛情。

    工作人員曾討論過這段荒野愛情故事是怎麼發生的,因為他們實在想不通為什麼這兩個冤家能走到一起。小分隊專項論壇里關于王子的八卦也從來沒听過,大貓迷們知道很多動物比人類都記仇,舉例老虎希陶,當年希陶遠遠看到虎王羅恩的尸體,都要沖上去撕咬它早已斷氣的喉嚨。

    最後大家震驚地得出了一個結論︰

    王子可能潛意識認為甦麗是唯一一個比它弱小的、需要保護的個體。

    父親和大哥毋庸置疑比它強壯,弟弟們不需要它還驅趕它,圖瑪尼帶著兄弟姐妹重創過它,只有甦麗沒有參與這場戰斗,而且曾經反過來被水壩四兄弟重創過。

    雄獅的天性是保護領地、保護母獅、保護幼崽,組建家庭的渴望一直在白獅子的血液里燃燒,但哪里都不需要它。不敢回舊獅群,不敢打新獅群,不敢接近差點殺了它的西岸母獅,王子在這生命的循環中找不到自己的位置,直到它再一次遇見甦麗。

    年輕的、鮮活的母獅子,非常美麗,非常忠誠。

    王子抓緊甦麗,用僅有的一丁點自信心向它提供陪伴和保護,甜蜜又苦澀。

    有了愛情的支撐,它鼓起莫大勇氣,從水壩領地一路追到西岸領地,安頓在了犄角旮旯上的小樹林里。白獅子沒有想到,這份愛情最終也會成為它的契機,給它帶來夢寐以求的東西——領地、家庭、幼崽和一點點好運氣。

    八月中旬,它見到了西岸領地的獅女王。

    那天熱得連狒狒都在樹上蔫巴,滾滾熱浪把營地派出去的觀光車都烤爆了輪胎。在等待後勤車的時間里,游客們舉著望遠鏡,遠遠看到圖瑪尼帶著尼奧塔和甦麗沿著狹長的林蔭朝領地邊緣走。三頭母獅都養得不錯,皮毛油光水滑,肚子也鼓著。

    “我感覺王子要挨打。”其中一個游客說。

    “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兄弟。”另一個游客喃喃地說。

    頂著旅行團八卦的目光,兩頭母獅在樹林外停下了,讓甦麗單獨鑽了進去。他們就看到那圓滾滾的身影漸漸消失,重新出現時背後已經跟上了另一個高大的身影。太陽穿過樹葉,在獅子皮毛上留下亮色的華彩,那種質感是畫筆無論如何都描繪不出來的,說是扣人心弦也不為過。

    雖然繞路來這里的游客就是專門等著看白獅子的,但過去一段時間真正能蹲到卻很少。眼下看到這種電影畫面,猛男游客幾乎要興奮地尖叫起來。他趕忙舉起手機,開啟錄像,打定主意就算今天白獅要挨打,也要把挨打景象通通拍下來,留著到家里去回味。

    只見王子跟在甦麗背後走出樹林,嘴巴緊緊閉著,時不時停下腳步,抖動耳朵。幾秒種後,圖瑪尼走上去,先是繞著走了一圈,然後靠近嗅了嗅氣味。甦麗貼著白獅,好像要給它一點安慰。不知道獅子之間發生了什麼交流,在圖瑪尼轉身離開,兩個姐妹立刻跟上了,遲疑了片刻,白獅子也跟上了。

    向導用力拍了下方向盤,接著用力拍了下自己的大腿。

    在他身後的游客就不用壓抑興奮了。他們中有的在吸氣狂按快門,有的在舉著手機找信號想要第一個發布震撼消息,還有的在叫獅子的名字。等後勤車過來,他們個個目光炯炯,恨不得三秒一催,敦促向導換好輪胎就出發,把車開到核心領地去看熱鬧。

    核心領地也確實很熱鬧。

    游客到達時,就看到圖瑪尼正和破耳老母獅放松地坐在陰影地里,斷齒母獅好奇地抬頭輕嗅著,尼婭斯比坐在它們背後,半闔著眼楮,像一尊諸事不管的大佛。亞成年在遠處警惕地分散開,似乎在揣摩這頭“新獅王”會不會對它們發動攻擊。反應最強烈的是黃眼母獅。這位母親擋在前方,背耳抬爪,連連哈氣,威脅著三四十米開外的王子。

    “太慘了,太慘了。”猛男游客沉痛萬分地說。

    打起來,打起來,猛男游客興致勃勃地想。

    可惜他的願望注定要落空了。

    在獅群背後,年輕的獅女王抖抖皮毛,站直身體。它發出沉悶的吼叫聲,這是一種勸阻,一種安慰,但同時也是一種宣告。決定已經被做出,就莊嚴不可侵犯。面對這種聲響,黃眼母獅先是甩了甩尾巴,等回頭對上母獅首領的視線,才不情願地後退了。

    這樣一來,整個獅群就靜了下來,主動權被放到了雄獅手上。母獅們或坐或臥,亞成年們重新聚攏,圖瑪尼在地上敲著尾巴,似乎在等著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王子站在大太陽底下,白得要發光。

    在游客們的屏息期待中,它小心翼翼地打量著獅群,眼楮搜索著,判斷著。

    許久,它下定決心,先是和最近的甦麗貼了貼脖頸,舔舐它的臉頰;緊接著緩慢靠近,同幾個膽子比較大的小分隊亞成年交換氣味,禮貌地相互嗅聞;最後緩慢地走到陰影地邊緣坐了下來,把前爪抱到胸前揣好。甦麗追過去,在它邊上也趴下了。

    大概是很滿意,獅女王在經過時用尾巴輕輕拍了拍白獅的肩膀。

    這天晚上,獅群外出狩獵,它們沒有像其他獅群一樣讓雄獅先進食,但在餐桌上給它分出了一個位置。

    從這天開始,天天如此。

    它被要求和兩頭母獅首領一起巡邏領地、參與標記,偶爾在領地里和其他母獅進行一些小獅子不能看但總是看到的行為。黃眼漸漸放松下來,接受了“新地主”,不再激烈反抗。

    而王子自己也慢慢融入了這個大家庭。有一次向導竟然看到它在和年輕的雄獅們打鬧玩耍。它們抓著對方打滾,試圖把對方按倒在地,做出要撲咬的樣子,時而變成二對二,時而變成三對一。當其中一頭亞雄撲到它背上時,王子只是不太開心地打了個噴嚏。

    保護區官網記錄里采用制片人說的話,寫道︰

    “這頭雄獅被允許加入了西岸獅群的生活,就像吃飯喝水那麼自然。”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方便以後閱讀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22章 第 22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22章 第 22 章並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