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 28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擼貓客 本章︰第28章 第 28 章

    安瀾在甦麗啃咬敵人的時候並沒有上前阻止。

    她雖然自己不是個母親, 但卻很能體會做母親的心情。

    早在幾年前,東岸老母獅就曾帶隊殺死過西岸的兩只幼崽,其中說不定就有甦麗的同胞兄弟姐妹。而當下兩個獅群發生沖突時, 老母獅又從戰斗伊始就一直盯著四只幼崽,儼然一副想通過殺幼來對西岸造成打擊的樣子。

    甦麗要是個人, 估計都想把對方大卸八塊,可它是頭獅子,只能通過啃咬來泄憤。

    不管過程多了什麼細節,安瀾都已經得到了想要的結果。

    那天晚上她和王子、甦麗一起在象群附近游蕩,時不時上前去吸引注意力。這是一個過于龐大的家族,女族長對家庭成員的管控也相對較松散, 遠遠不及水壩領地踫到過的小象群。當獅子第六次做出“捕獵嘗試”時, 徹底引起了整個家族的騷動。

    一部分母象本來就想為小公象的死而報復,一部分公象年輕氣盛、容易被挑釁所激怒, 處于領頭地位的族長也在考慮向其他河谷遷徙, 留下一地被禍禍干淨的污濁河泥和光禿樹杈。

    在安瀾幾次三番的撩撥下,它們終于跑動起來,像重/裝/坦/克一樣追在她身後。

    獅子和大象有天生的速度差距,但耐力卻遠不如大象。每當被遠遠拉開時,獅子就停下來休息, 每當快追上時,獅子又開始奔跑,一來二去, 年輕的公象簡直要殺紅眼,它們踩過河流, 直直沖入河對岸的領地, 和意識到有獅子入侵的東岸獅群撞在一起。

    象群或許有優越的生存智慧, 但它們既不是獅子也不是人類,無法分辨哪頭獅子屬于哪個獅群。事實上,大象對其他生物的內斗毫不關心,也從來沒有不濫殺無辜的想法,它們要是暴躁起來進行的都是無差別攻擊......所以東岸獅群遭了殃。

    在非洲,沒有生物可以頂住一群非洲象的沖撞。

    為了躲避致命威脅,整個獅群四散奔逃,快速地隱沒到林間。

    地主雄獅在巡邏領地,東岸母獅、亞成年四散奔逃,安瀾跑出不遠處調轉頭,西岸沒去當誘餌的獅子也過了河,到了這時,落單獅子的結局就再難翻轉。等象群終于從不知道該追誰的暈頭轉向里恢復過來時,該做的事早就都做完了。

    不用再誘敵深入,也不必再跑到一半停下來等待,誰還會和大象糾纏。

    西岸獅群閃電般來襲,又像一陣風般回轉,留下一群杵在陌生領地里的大象面面相覷,最後由女族長做主,干脆踏上了計劃中的遷徙之路。

    獅子在狩獵和戰斗時常常使用誘敵深入的策略,與同伴一起形成合圍;雄獅在爭奪領地時也會借力打力,光有記載的,就有把敵人驅逐到另一伙競爭者的領地里的,有坐山觀虎斗等到兩波雄獅大戰後去其中一方撿漏的,還有通過不斷分合陣型引誘敵人分散追擊最後被集結擊破的。

    安瀾用一套結合了人類智慧和獅子陣型的組合拳,徹底瓦解了東岸的斗志。這個計劃中最難的部分莫過于找尋能把對方沖散的存在,她想過引誘象群,想過驅趕水牛群,也想過干脆趁東岸地主巡邏的時候集體出動,用獅群沖散獅群,但最後還是選擇了第一種方式。

    好在計劃完成、一切順心,終于奪回了豐饒河谷。

    接下來,西岸獅群度過了一段快速發展的時光。當這年雨季來臨時,保護區做了個統計,發現這個獅群現在有一頭地主雄獅、八頭成年母獅、六頭將近三歲的亞成年、四頭一歲的亞成年和七只幼崽,可以說是不折不扣的未來可期。

    外部暫時平定,安瀾便著手開始整理內部。

    王子比她稍稍年長,已經是頭六歲的雄獅,非常接近自己一生中的巔峰時期。在過去的幾場戰斗中,它都表現出了一定的斗志和決心,看來是嘗過有領地的甜頭,也受到幼崽的影響,保護欲前所未有地激烈起來。如果這樣下去,再過一兩年,它或許就會變成一頭合格的地主。

    母獅中小不點差不多四歲,有了一定的戰斗力;安瀾三姐妹都接近六歲,處于壯年期;母親年齡長些,約莫在十一二歲,黃眼和斷牙母獅和她年齡相差不大;唯一值得擔心的是破耳老母獅。光從外形條件來看,這頭老母獅可能得有十四五歲了。

    近來它的狀況也確實不太好。

    起先是不愛動彈,但還能大口吃肉,後來連對吃肉都不是很有興趣了。安瀾在某個白天仔仔細細地檢查過,發現它的骨傷早就愈合完全,氣味里也沒有什麼病態大的成分,只是因為年齡增大而失去精神,是單純的時候到了。

    放在人類社會,這都是八十歲的老奶奶,可以頤養天年了。

    其他獅群安瀾管不著,但這里是西岸獅群。

    從年底開始,她就不再讓老母獅參與狩獵,最多只讓它和母親一樣做做驅逐,再讓小不點從旁協助。

    三頭獅子里,破耳年老,小不點瘦弱,母親則是跛腳。當年差點致命的腿傷給它造成了永久的後遺癥,因為獅群不放棄,它反而因禍得福,這些年來養得不錯,還給自己找了份穩定工作——

    幼兒園園長。

    母親是把一天掰成兩半花,從早到晚專心致志地看著孩子。

    但讓它想不明白的是︰頭胎三只崽崽小時候都還算老實,女孩子甚至有點早熟,隨便抓個小動物來都會湊上去撲咬、認真練習狩獵;到下一代的時候,六只幼崽又愛闖又愛玩,被大女兒彈壓著才會練習狩獵;到在下一代,甦麗生的四頭小雄獅個個都是放飛自我的樣子,一歲多了撲個小角馬還會東倒西歪;再往下的七只太小了看不出什麼來,就是整天話癆,吵得它不得安寧。

    難道是上面的母獅子太爭氣、給孩子喂得太飽,以至于下面的沒有生存壓力了嗎?

    個個都跟王子學可不像樣啊,連王子現在都參與狩獵了。

    安瀾其實也意識到了這一點。

    見識過尼奧塔在重壓面前的樣子,她對弟弟妹妹非常嚴格,但後來忙著巡邏領地、驅逐入侵者、應對其他獅群,對佷子佷女的教養就頗有不及。

    為了它們自己好,也為了獅群好,她很快決定從這個雨季開始對小獅子們進行加訓。

    安瀾打算將四頭小雄獅頻繁帶到狩獵現場,同時在外面活捉獵物帶回來練習,讓它們學學追獵,撲抓和終結,最後當做加餐獎勵給它們。

    這個計劃很完美。

    但在第一環節就失敗了。

    她是想破頭皮也想不明白,不就是一只跳兔嗎,怎麼能把四只小雄獅,四只啊,玩弄于股掌之中。

    這群崽子就跟頭上裝了吸鐵石、腳下裝了黃油一樣,不是在追逐跳兔時撞在一塊,就是在緊急轉彎時腳下打滑摔成一團,到最後被母獅圈起來的獵場完全成了游樂場,它們就在那兒你擠我我擠你,推來推去,推到大家都東倒西歪才肯罷休。

    抱著不信邪的念頭,第二次,她帶回來一只斷了腿的幼年瞪羚。

    腿斷了總跑不快了,可以好好練了吧?

    結果這回它們撲是撲了,抓是抓了,咬也咬了,就是怎麼看怎麼別扭,完全不像觀察過母獅狩獵的樣子,將來說不定也是老弱病殘專業戶、抓牛困難戶。

    看看這四個怎麼看怎麼像水壩禿頭縮小版的家伙,再看看它們的父親,某些學藝不精就出來混社會的染發青年,安瀾突然就大徹大悟了。

    反正雄獅都是要潑出去的水,實在練不精就都滾出去打劫吧。

    這麼想著,她就把注意力轉移到一直在看笑話的弟弟妹妹們身上。

    這波亞成年和小的不一樣,是被她寄予厚望的,尤其是其中的三頭雌性,它們是西岸未來的新鮮血液,是這獅子王朝能否長久延續下去的關鍵所在。

    安瀾計劃著把這幾頭亞成年先編進狩獵的隊伍里,哪怕做不到和當初在水壩領地的西岸小分隊一樣、年紀輕輕就抓上牛,至少也要拿出個像樣點的成果來,抓只小點的羚羊、角馬或疣豬。

    機會很快就來了。

    雨季的一天下午,草原上剛剛下過雨,溫度非常舒適,整個獅群都坐在樹蔭底下休憩。它們或坐或臥,有的在舔爪子,有的在給孩子洗澡,眼楮卻都盯著一百米開外的斑馬群,就像盯著一群移動的小蛋糕。

    安瀾敲著尾巴,扭頭看了看。

    只見王子正坐在邊上眯著眼楮,一副安逸的模樣,活像個捧著茶缸的老大爺。幾只幼崽在它邊上追逐玩耍,一歲大的小獅子在給它的鬃毛和尾巴球糊口水,最大的亞成年們則在地上橫七豎八地攤成大貓餅,個個都不想動彈。

    她低吼一聲。

    亞成年們像觸電一樣跳起來,和它們一起跳起來的還有小不點。

    面對獅女王的威脅,它們不得不背著耳朵離開樹蔭,走到比肩膀還高的黃色草場中去。除了小不點之外,這些獅子的體型很不錯,都繼承到了馬赫蒂和母親的好基因,三頭雄性更是不到三歲就爆了毛,早早長出了莫西干發型。因為從小養得好,在體型巨大的同時,它們的體格很健壯,神態很放松,看著像是非常優秀出色的小獅子。

    但也只是看著像而已了。

    在安瀾的注視中,它們選中了族群最邊緣的一頭老年斑馬,學著姐姐們狩獵時的樣子散開、發動進攻、分割獵物、形成合圍。到了這一步,沒有任何問題,獅子的陣營是完好的,獵物被順利隔開,陷入到捕食者的包圍圈之中。

    緊接著,問題出現了。

    七頭獅子一直追,一直追,它們在斑馬腳下做著無謂的動作,沒有一個嘗試撲上去、進行最關鍵的抓咬動作,連小不點都在猶豫。大家保持著一種古怪的默契,好像都在等待其他兄弟姐妹先來出這個頭,然後再上去策應,享受這頓美餐。

    十幾秒鐘後,老斑馬通過幾次不要命的踢蹬為自己周旋出一個空隙,逃之夭夭。

    七頭獅子先後停下腳步,挫敗地低吼著,噴著鼻息。而在樹蔭下,其他成年母獅不知何時都已經翻身坐起,破耳老母獅低吼著,平時不怎麼管事的母親都齜著牙,顯然是對這場狩獵極為不滿。

    而安瀾仍然在敲打尾巴。

    她終于知道問題出在哪里了。

    不是體格不行,也不是缺乏技巧,而是這一組亞成年過于依賴長輩的狩獵能力。它們不是平庸得別無二致,而是出色卻畏首畏尾,竟然沒有一個想出這個頭,成為狩獵中付出最多的主力。

    從小被喂得飽飽的,沒有經歷過太多流離,也不存在不狩獵就會餓死的狀況,到了臨門一腳,它們全都害怕會被斑馬踢到或摔下,硬生生追到耐力極限也不做跳撲,就這麼讓獵物逃脫。

    有了這個清晰的認知,她就知道該做什麼了。

    安瀾甚至沒有讓它們在獅群里多待上一天時間,這天傍晚,當天空中再次下起蒙蒙小雨的時候,她和破耳老母獅一起將六頭亞成年和小不點一起全部趕出了獅群,通過凶猛的撕咬,一直追出六七百米為止。

    讓她感到安慰的是,這些兄弟姐妹在被驅逐時進行了不怎麼激烈的抵抗。

    雖然很快就被逐個鎮壓。

    這並不算一次完整的驅逐,因為她並沒有阻止亞成年遠遠地跟著獅群,但這也不是一場虛張聲勢,因為從今往後它們就得自己開灶了,即使它們靠近,獅群也不會再把食物分出去一星半點。

    養了這麼長一段時間,連小不點都長了肉,除了矮小不能改變,體格強壯了數倍。不知是不是因為看到獅女王在贍養獅群里的兩頭母獅,平時對小獅子也很不錯,不管她還是王子從來不把它們趕下餐桌,這些小的有一個算一個都打著不承擔任何義務、只是蹭吃蹭喝啃老的主意,連王子出去流浪的時候都沒有這麼不堪。

    過去是安瀾覺得它們還小,還需要保護,還需要好好養肉,而且領地附近不太平,四面八方都有獅群在擠壓。眼下整個豐饒河谷連帶西南東南的大片土地都成了獅群的領地,作為姐姐的小不點都四歲了,其他六個也接近三歲,正是出去闖蕩的好時機。

    既然自己不開竅,就只能讓環境教它們開竅了。

    安瀾想。

    這世界上最怕的不是有心氣能力不足,而是能力有余卻沒有心氣啊。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方便以後閱讀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28章 第 28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28章 第 28 章並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