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 36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擼貓客 本章︰第36章 第 36 章

    風暴是在一個燦爛的黃昏加入獅群的。

    真要說的話, 它就像只在路上遇到的流浪貓一樣,強求是不行的,只能拿著食物等它接近。從隔著草原相望, 到隔著一百米,再到分食同一只獵物, 這頭擁有勇士血脈的雄獅慢慢地在獅群外側定居, 開始參與一些團體活動。

    比如說“交流感情”。

    亞成年中的四頭雄性本著“你弟弟薅我毛我就薅你毛”的精神, 每隔幾天都要跟風暴打鬧,揪一揪讓它們眼饞的黑鬃。母獅子們常常在邊上觀戰, 尼奧塔和琪曼達還都圍著風暴轉悠過, 等發現它還不能派上用場, 才頗為遺憾地退開。

    再比如說巡邏。

    最早西岸獅群一直由獅女王、破耳老母獅和王子三頭獅子一起巡邏,在破耳年紀上來後,甦麗短暫地取代過它的位置,後來又把這個位置交給了年輕又有沖勁的琪曼達。斑點獅子自覺重任在肩,每次都十分盡心盡力。

    風暴是頭三歲半的獅子,介于亞成年和成年之間,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它不能算是西岸獅群的地主雄獅, 只能算是被收養的年輕成員,因此原本是不必參加巡邏的。不過安瀾想著讓它盡快熟悉領地, 也好跟王子培養培養感情,就給一起帶上了。

    王子對此無可無不可。

    白獅子今年八歲了,正處于雄獅一生中最鼎盛的時期。在這個年齡段, 雄獅的體格、鬃毛和力量都達到巔峰,戰斗力也最可觀, 很少會被成長起來的亞成年威脅到。再加上獅群的交/配季節已經結束, 它更懶得和對方計較了。

    在安瀾看來, 王子自己也知道自己狀態好,平時表現得很是抖擻。

    前段時間醫療小組來給她更換定位圈,順便把白獅子脖子上的取掉了。兩個獸醫閑下來一聊天,安瀾才知道緣由︰游客紛紛反饋項圈綁的太緊,妨礙他們欣賞那像雪浪一樣的鬃毛。這個定位圈一摘掉,脖子輕了,王子走路時頭都抬得更高了。

    除了日常相處和巡邏之外,風暴還加入了團獵。

    時值雨季,領地里的獵物很多,但好獵手是永遠稀缺的。

    獅群每餐要消耗超過三百公斤的肉,雖說吃飽了就有好幾天不用動彈,可安瀾總是希望能有余裕。她自己就是發育好的典範,養小獅子和其他家庭成員也總是寧可剩不能少。要是雨季都吃不飽,到了旱季就更難吃飽了。

    基于這個理念,獅群一般三天就會狩獵一次,每次瞄準的都是體型較大的獵物。角馬、斑馬、非洲水牛才是正餐,疣豬要是能逮到一窩也可以對付過去,瞪羚和黑斑羚只能算是飯後甜點。體型大意味著反抗力度大、狩獵難度高,現在獅子們能應付,等過幾個月開始產崽,然後要帶崽,可能就忙活不過來了。

    風暴展現出了非常優秀的狩獵技巧,這也是它快速被母獅們接納的原因。

    在年輕的雄獅加入後,游客們越來越多地拍到閃電狩獵。不管是斑馬群還是角馬群,獅子分割它們就像餐刀分割黃油那麼輕易,往往是小不點帶著幾頭高齡母獅驅逐,獅女王和琪曼達在前面封堵,風暴緊追不舍,從邊上一個抱撲,獵物就只能含恨倒下。

    有時候獅群會和牛群發生沖突。

    面對齊齊低下頭的非洲水牛,獅子幾乎可以算是大搖大擺、咄咄逼人,它們通過令人眼花繚亂的配合技巧將十幾頭野牛晃出一個空子,然後將它們的目標從中驅逐出來。

    總是會有超過兩頭獅子抱住獵物的屁/股,一頭獅子趁它回頭時咬住它的喉嚨。當重力使水牛不得不前膝下跪時,更多的獅子會一擁而上,有的撲住它的脊背,有的扯住它的後腿,有的死死咬住它的口鼻,使它根本無法呼吸......斑點獅子琪曼達總是喜歡在水牛倒地前就撲上背部,像一只真正的小豹子那麼敏捷。

    太多太多次,獅群就在牛群眼皮底下進行屠殺,享用獵物,它們在邊上看著,一點辦法也沒有。

    有一回,驚慌失措的水牛狂奔到游客附近,用後背靠著越野車,拿兩根彎彎的角指著獅子。被牽扯進去當環境,向導頭皮發麻,趕緊叮囑游客不要將肢體探出窗外,以免激怒獅群,沒想到話音剛落,兩頭獅子就輕巧地躍上了發動機罩。

    獅女王和琪曼達就在離游客不到兩米的地方居高臨下地撕咬著水牛的背部,隨著它們的動作,整台汽車都微微搖晃著。坐在副駕駛的游客嚇得拼命往後縮,險些跟椅子靠背融為一體,坐在後排的年輕游客卻激動萬分,連連往前湊。

    這場狩獵以水牛因體力不支跪倒在地而宣告終結。

    獅群甚至沒有轉移獵物,就在越野車窗邊大快朵頤,近到能看清每一頭獅子的鼻子顏色。除了這台車上的游客痛並快樂著,附近幾台車上的游客都雙眼發亮,恨不得它們吃久一點,再久一點,好多拍幾張照片、幾段視頻,回去慢慢品味。

    也正是在這次小事故中,人們發現王子和風暴的感情不知何時變得深厚起來。

    兩頭雄獅會在吃飯後並排坐著,肩膀靠著肩膀,清理前臂上的血跡。有時候它們還會用腦袋去蹭對方的臉頰或下巴,或者在走動時突然將半個身體的重量倚靠到對方身上,尾巴觸踫,鬃毛混合到一起。

    這些都是雄獅交流感情的體現,是雄獅聯盟穩固的前提,一些雄獅在戰斗前後都會通過貼貼的方式相互鼓舞,振作士氣,同時也提醒對方它們之間的感情紐帶,希望對方不要在戰斗中丟下兄弟,獨自離去。

    眼看風暴徹底融入獅群,目擊游客興奮到變形,為了抑制尖叫拼命咬著自己的指甲。

    視頻在互聯網上引起了強烈反響,有人質疑和獅群離得這麼近是否存在安全隱患,有人感慨水牛也是走投無路才會跑到馬路上來,還有人宣稱這是有史以來最棒的獵殺視頻,沒有之一。

    結果到旱季的時候,西岸獅群再次做出了一次驚天壯舉。

    那天有超過十輛車在豐饒河谷活動,游客們頂著大太陽,用望遠鏡捕捉著獅子們的蹤跡。他們中有的是指名道姓要來看這個獅群的,有的則是通過向導推薦路線知道這個獅群的。

    保護區確實把西岸作為重點路線規劃。

    一來它們從入旱開始就駐扎在河谷附近,比較好找;二來這群獅子里有數頭明星獅子,它們本身都可以被稱作一個明星獅群了;三來最近新添了幼崽,足足十幾只毛團打鬧著滾起來還是非常吸引人眼球的,完全可以作為沒有狩獵場景看時的消遣。

    但今天,他們到處都找不到獅子的蹤跡,登陸專區一搜索,也只發現半小時前有游客聲稱在樹林里看到了馬赫蒂、尼婭斯比和小獅子們。

    大獅子去哪了呢?

    為了應付游客的詢問,向導們不得不打起精神,通過衛星電話交流信息。

    其實他們心里多多少少有些猜測,數天前有好幾股牛群從干涸的池塘邊來到河谷,因為它們的加入,現在整個河谷里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牛角,獅子不想冒險也情有可原。別說能不能分割出獵物,這要是狩獵失手,估計頃刻間就會被淹沒。

    早年還有一則獅子慘劇登上新聞,說的是一頭母獅因狩獵失敗被水牛襲擊。它被牛群用牛角挑飛在空中,形成接力,瘋狂地起起落落,最後摔在地上時還承受了無數牛蹄的踩踏,渾身上下都沒有一塊好肉好骨頭了。

    電話交流的結果也證明了他們的猜測。

    工作人員仔細看了定位器,發現獅女王正帶著獅群朝西部移動,應該是發現了難得落單的獵物。

    得到準話,向導油門一踩,前前後後十幾輛車就朝著目的地趕。一路上游客還在分析會不會又是野象,或者落單的小群水牛,沒想到車才開出一公里,遠遠就看到目標的蹤跡了。

    沒辦法,這玩意想看不到都不行。

    一頭成年長頸鹿正在驚慌失措地朝奔跑,從這個角度游客只能看到它的腦袋,一時三刻還看不到底下是什麼情況。

    “活見鬼!”向導叫道。

    他甚至比游客還著急,連連催促他們趕緊打開拍攝工具,晚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獅子圍攻長頸鹿的畫面實在是罕見,成功的更是不多,尤其這還是一頭成年長頸鹿,被頭撞一下或者被腿踹一下都不是鬧著玩的,估計當場就能踢碎獅子的下巴。

    為了得到一個好視角,汽車又開動起來,繞過樹林朝獵場前進。

    到了樹林邊緣,一切就都像電影畫面那麼清晰了。

    的確是西岸獅群在追逐這頭可憐的長頸鹿。

    整個西岸獅群這回是傾巢出動,除了被留下的,兩頭雄獅和八頭母獅都在現場。王子和風暴跑在兩側,獅女王跑在最前面,琪曼達、小不點、球球和甦麗緊緊地跟著它,黃眼、斷牙和尼奧塔稍稍落後,但差距只在兩三米左右。

    這群獅子在龐然大物面前顯得極為渺小,別說夠不到膝蓋,可能都只有小腿的一半高。但它們絲毫沒有畏懼的意思,通過團隊合作將獵物逼得瘋狂逃竄。

    在游客的瞠目結舌中,獅群朝長頸鹿發動猛攻。

    琪曼達像根彈簧一樣竄起來,前臂奮力去抱獵物的屁/股。因為對方的高度和速度,它並沒有完全抱住,只是用爪子在皮肉上留下了長長的劃痕。

    長頸鹿又驚又痛,瘋狂地踢蹬起來,但小豹子對此早有預料,甫一落地就朝邊上遠遠跳開。當抬起的後腿落下時,獅女王和甦麗也做了兩次跳撲,旋即在它開始踢蹬時敏捷地閃避。

    通過數次撲抓掙脫,長頸鹿完全陷入了獅群的節奏,它要踢蹬就不能全速奔跑,要奔跑就不能踢蹬。緊緊抓住這個機會,小不點和球球快跑幾步追到它身前,黃眼、斷牙和尼奧塔快速補上了側面的空缺,八頭母獅奔跑著,完全將獵物包圍住。

    當獅女王和琪曼達再一次撲住長頸鹿後腿的時候,小不點和球球從另一側撕咬住了它的另一條後腿,其他母獅則抓住前腿。

    可憐的長頸鹿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種四條腿上都長了獅子的情況,只能毫無章法地胡亂移動。

    它的體力漸漸不支,從奔跑變成小跑,最後變成了絕望的走動。

    展現雄獅價值的時候到了!

    風暴抓住這個機會,從左側迅速靠近,猛地撲住了長頸鹿的側腹。王子從獵物的身體底下穿過,來到同一個方向,朝著獵物的屁/股做了一次跳撲。

    兩頭雄獅恐怖的體重將長頸鹿完全壓垮了。

    它再也無法保持平衡,四腿一軟,脖子一低,就轟然倒地。碩大的膝蓋砸在地上,濺起嗆人的塵埃,但它還有最後一點力氣,拼命甩著腦袋,不願向敵人屈服。

    太晚了!

    獅女王松開後腿,以一個簡單利落的跳躍抱住了獵物的脖子,將腦袋壓到地上,封住它的口鼻。除了還在壓制的獅子,其他母獅喘著粗氣涌過來,瘋狂撕咬著這條長得不可思議的脖子。

    當長頸鹿咽下最後一口氣時,獅子才漸漸散開。它們中的不少成員都沒有第一時間趕過去用餐,而是原地坐下,像小狗一樣哈著氣,慢慢撿著自己的呼吸。

    而在數十米之外,游客還沉浸在震驚之中。

    他們無法想象,這種像怪獸一樣的動物,竟然如此輕易地被放倒、殺死。如果單看體型差距,獅群狩獵長頸鹿就像蚍蜉撼樹、螳臂當車,可當它們團結起來相互配合時,這棵大樹卻毫無辦法,只能在掙扎過後飲恨。

    這就是獅群的力量。

    地球上生活著貓科動物里,只有獅子把團獵作為最主要的狩獵方式,而通過這種方式,它們可以在食物短缺時將目標擴大到非洲象、長頸鹿、河馬和犀牛之上,可以說是真正做到了只要能被摁倒的獵物,都可以當做晚餐。

    或許過去西岸獅群還不會那麼冒險,但風暴的加入使它們如虎添翼,從今往後,這種狩獵場景只會變得更多,這對獅群來說是度過旱季的重要保障,對游客來說則是難得一遇的驚喜。

    向導將車開得更近,讓他們能拍下獅群進食的畫面。

    獅女王休息好了,朝游客投來一眼。

    它站起來,先是舔了舔幾頭母獅的臉頰和背部,又在撕開獵物肚腹時用尾巴拍了拍兩頭雄獅的身體。

    好像在對它們進行嘉獎一樣。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方便以後閱讀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36章 第 36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第36章 第 36 章並對求生在動物世界[快穿]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