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第 17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薄荷 本章︰第17章 第 17 章

    在《我們的村莊》播放量和討論度節節升高的時候。

    嘉賓們已經趕往清溪鎮, 進行第三期的錄制。

    童童滿臉通紅地舉著手機︰“姐!你漲粉了!!五十萬!!”

    姜桃︰“哦。”

    並不感興趣。

    童童頓了頓︰“最近有家新開的火鍋店……”

    姜桃立刻精神︰“在哪里?!”

    童童︰“……”

    她放棄了。

    喚醒她姐的事業心可太難了。

    她咳了咳,無視姜桃興致勃勃地問火鍋店的事,跟她講這次錄制的內容。

    “這次有幾家贊助商指名讓你去拍中插, 還有天雪雪糕也贊助了,他們額外還有個要求, 你要在節目里宣傳,一期至少一次。”

    見姜桃心不在焉,她著重強調。

    “姐,你可別不當一回事,如果你宣傳得好,帶貨能力強, 說不定就有更多品牌找你代言……”

    似乎覺得這些不夠吸引姜桃, 她換了個說法。

    “姐你想想,吃不盡的巧克力、蛋糕、餅干……”

    姜桃听她形容得口水都流下來了。

    拍中插的時候, 狀態極其飽滿。

    認真的態度堪比拍雜志封面。

    鄒導一開始還擔心她小爆了一把, 會耍大牌什麼的。

    沒想到她不僅沒有提任何要求,連拍中插這種小事都這麼賣力。

    這讓他不禁想起了前兩期。

    當時姜桃差點被野豬撞了,她完全可以找節目組賠償,那種情況下,他們也只能認栽。

    可姜桃什麼都沒說, 只是讓他請了一頓飯。

    吃的還不是什麼五星級大酒店,只是外面普通的小館子。

    之後的錄制,她也沒因為這個提什麼特殊要求。

    永遠認真地完成任務, 為節目貢獻笑點和名場面。

    鄒導越想越感動。

    這樣有綜藝感、人品又好的明星,真是太難得了。

    他忍不住發了個朋友圈。

    【有能力, 有人品, 未來可期!】

    沒一會, 就有十來個點贊。

    這都是他在圈內的老朋友,都知道他當年制作的綜藝捧紅了一名女星,但對方最後卻為了利益背刺他。

    自那以後,他就沉寂下來,在圈內銷聲匿跡。

    要不是這樣,以他的身份地位,怎麼可能被丟過來導《我們的村莊》這種被砍邊緣的節目。

    鄒導這個人愛惜羽毛,輕易不會夸獎人。

    能被他這樣夸獎的,整個娛樂圈鳳毛麟角,且都是德高望重的老藝術家了。

    誰不想和這樣的人合作啊!

    于是立刻就有人給鄒導發微信,和他打听起這人是誰。

    姜桃專注拍中插,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這次總共七家贊助商,除去天雪雪糕,還有三家指名讓姜桃拍,剩下三家分別是唐語夏、董顯宏和盛希白。

    而樂卉和楊禎一家都沒有。

    楊禎氣得嘴唇發抖,想到昨晚看《我們的村莊》第一期。

    比起姜桃上熱搜漲粉,他和樂卉卻被網友們給罵死了。

    【楊禎普信男,樂卉綠茶表,真是絕啊】

    【之前姜姜好心幫忙,是你們不要的,後面還厚臉皮搶人家零食】

    【還道德綁架,你弱你有理咯】

    【楊禎路人粉,這次真的很失望。】

    楊禎氣得一晚上沒睡著。

    他根本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錯。

    明明就是姜桃小氣。

    網友們卻不罵姜桃,只罵他們。

    更過分的是這些贊助商。

    連盛希白這個剛出道的小透明都有中插,他卻沒有。

    這不是明晃晃地打他的臉嗎?

    狗眼看人低!!

    楊禎無能狂怒了一會,樂卉走了過來︰“楊哥。”

    “干嘛?”

    樂卉裝作听不出他聲音里的冷淡,故意問道︰“楊哥你拍的是哪個贊助的中插啊?”

    楊禎︰“……”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他不耐煩道︰“我沒有。”

    “你怎麼會沒有呢?”樂卉驚訝道。

    “我一個小新人,沒有就沒有了,可楊哥你演了這麼多年的戲,業界地位擺在那里,這也太……”

    樂卉裝作失言,捂住了嘴︰“不好意思啊,楊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太驚訝了。”

    她這一番話刀刀扎在了楊禎心上。

    楊禎卻只能勉強擠出笑容︰“沒事。”

    “其實這種事也不能怪楊哥你。”

    “如果姜桃當時把零食給我們,不就是什麼事都沒有了?她還能賺個好名聲。”

    “我看她就是故意的,現在吃貨人設多火啊,姜桃之前還是黑料纏身的小透明呢,不是一下就翻身了?”

    楊禎听得心頭火起。

    樂卉故作擔憂︰“我是無所謂啦,之後大不了還是回去當網紅,但楊哥你的名聲那麼重要……啊,我是不是又說錯話了?”

    楊禎的太陽穴一跳一跳地疼。

    陰晴不定道︰“我身體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

    “好啊,楊哥你慢走。”

    等楊禎走了,樂卉嫉妒地看了一眼姜桃,也跟著離開了。

    -

    第二天就是正式錄制。

    第一期的火爆讓鄒導一下就恢復了信心。

    于是,當嘉賓們看到他的時候,發現他精神煥發、紅光滿面,但頭頂也越發稀疏了。

    嘉賓們看著他臉上核善的笑容,通通倒退了一步。

    鄒導輕咳一聲︰“我們今天的任務內容是——”

    “個人積分爭奪戰!”

    “導演組一共選了三十名村民,給予了他們不同的積分,你們不能問他們是不是有積分,而是要通過你們的努力打動他們,讓他們主動給你們積分。如果違規,當次得到的積分作廢。”

    “當然,我們節目組也給你們留下了線索,你們可以根據線索找到這些有積分的村民。”

    “任務時間是一天,最後積分最高的,將享用今晚的豪華大餐!”

    “友情提示一下,今晚的豪華大餐可是節目組下了血本的!絕對是真豪華!!”

    所有人都下意識地看向了姜桃。

    她已經握緊了拳頭,露出勢在必得的表情。

    鄒導︰穩了。

    其他嘉賓也蓄勢待發。

    畢竟《我們的村莊》現在這麼火,誰不想乘著這波東風往上爬爬。

    他們錄了兩期了,對清溪鎮大致情況已經有所了解了。

    于是等鄒導說了開始後,所有人都沖了出去。

    董顯宏和楊禎兩人一馬當先,一個去鎮小學,一個去鎮上的超市。

    這兩個地方是鎮上人最多的地方,按照概率,里頭應該會有人有積分。

    盛希白猶豫了一下,並沒有往這兩個熱門地方去,而是轉身朝路邊的農戶家走去。

    只剩下三個女生。

    唐語夏躍躍欲試︰“姜姜,我想去小學看看,你呢?”

    姜桃的目光游移。

    落在了一家餐館門口貼著的招工廣告上。

    【本店招一名身強力壯、吃苦耐勞的工人,包吃包住,待遇從優!】

    “包吃”兩字深深地觸動了她的神經。

    雖然豪華大餐也很吸引她。

    但對于饕餮來說,“包吃”兩個字更是擁有無限魔力。

    她一把將廣告撕下來,毅然決然道︰“我去打工!”

    唐語夏︰“???”

    姜桃已經拿著廣告進去了。

    唐語夏對姜桃的能力很放心,跟她說了聲晚上見,也急忙往鎮小學趕去。

    三人中,只有樂卉沒有做決定了。

    她面露擔憂,對著鏡頭說道︰“姜姜不像之前那樣積極地做任務,我擔心她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還是先去看看她再說吧。”

    跟著姜桃進了餐館。

    這是鎮上最大的餐館,附近村子有什麼紅白喜事,都是來這里辦酒席的。

    不過這時餐館空蕩蕩的。

    姜桃叫了半天,老板娘才穿著圍裙跑出來。

    看到眼前這個漂亮得像是仙女似的小姑娘,還有她身後的攝影師。

    老板娘明顯拘謹了一下︰“請……請問有什麼事嗎?”

    姜桃把廣告拿出來。

    “你們是在招工嗎?”

    老板娘︰“啊……是的。”

    姜桃指了指自己︰“你覺得我怎麼樣?”

    老板娘愣住了︰“什麼?!”

    姜桃又說了一遍。

    老板娘搖頭︰“我是真的要招工人,活很累的,你這種小姑娘做不來的。”

    姜桃不服氣︰“我都沒做過,你怎麼知道我做不來?”

    老板娘被她纏的沒辦法,只得道︰“那行吧,你跟我來。”

    她把姜桃領到後廚,指著一地的貨物說道︰“你把這堆貨物給我搬上去,我就答應你。”

    姜桃二話不說就開始干活。

    老板娘見她一手一袋60斤的大米,健步如飛,眼楮都快要瞪出來了。

    姜桃飛快地把地上的貨物給搬好了,這才問道︰“現在可以招我了吧?”

    老板娘怔怔地點頭︰“可以……你對待遇有什麼要求?”

    說起這個,姜桃就興奮了︰“我不要別的,包吃就可以了!”

    老板娘一喜。

    還有這等好事?

    看她細的一把能握住的腰,估計也吃不了多少,一口就答應了。

    樂卉一直跟在後面。

    她本來以為姜桃是為了綜藝效果,沒想到她竟然真的是來打工的,搬完貨物,又去洗菜切菜了。

    她頓時猶豫了。

    她當然不是因為擔心姜桃才跟上來的。

    只是跟著姜桃鏡頭多,順便還能展現一波她的善良和體貼。

    但真要像姜桃這樣,在髒的不行的廚房干活,她可不願意。

    于是,她裝作放心的樣子,說道︰“看來姜姜沒什麼事,那我也去努力了!加油~”

    -

    中午,鄒導宣布每個人的積分情況。

    楊禎12分,目前排名最高。

    其他人也或多或少有積分,只有姜桃是0。

    楊禎冷笑。

    這種賣人設的,到了這種需要腦力的環節就不行了。

    只有唐語夏是真的擔心,問到了姜桃在什麼地方,就立刻跑過去看她是什麼情況。

    樂卉假惺惺道︰“夏夏真的很擔心的話,要不我們去看看姜姜吧。”

    于是一行人又浩浩蕩蕩地往街上去。

    只見姜桃正穿著吐了吧唧的圍裙,穿著套鞋,用水管沖洗門口。

    要不是那張過于出眾的臉,和本地的村姑也沒什麼兩樣。

    楊禎看到她這落魄的樣子,那口心里的郁氣出了不少。

    樂卉故作擔憂地迎上去︰“姜姜你還好吧?”

    姜桃看著她,很莫名︰“我很好啊。”

    “你別擔心,就算你今天沒有拿到大餐,我們也會分給你吃的。”樂卉說完,又看向楊禎,“是吧,楊哥?”

    楊禎暗爽,嘴上卻說道︰“那當然,大家都是參加節目的嘉賓,本來就該相互幫助。”

    又暗搓搓地諷刺了姜桃一把。

    “太好了!”姜桃一點沒被擠兌到,開心地拿起水管,“那你幫我把地給沖了吧!”

    楊禎︰“……”

    媽的,我是在諷刺你!誰特麼要給你做事了!

    姜桃︰“快呀,做完事我好吃飯了。”

    楊禎︰“………………”

    但是他剛剛才說要互相幫助,如果拒絕不是自打臉嗎?

    于是楊禎只能憋著氣,接過姜桃手里的水管。

    沒想到那水管的沖力極大,他一時沒有拿穩,“嘩”地澆了自己一臉。

    姜桃又嫌棄地把水管拿回來了︰“不行就別逞能嘛。”

    楊禎快氣死了。

    為了證明自己行,他搶過姜桃手中的水管︰“我來!”

    姜桃伸了個懶腰,朝屋里喊︰“老板娘,我事情做完了,可不可以吃飯了?”

    老板娘應了一聲。

    姜桃跟小兔子似的,蹦蹦跳跳進廚房去了。

    唐語夏小心地繞過地上的污水,經過楊禎的時候,比了個握拳的手勢︰“楊哥加油哦~”

    其他人也依樣畫葫蘆。

    最後只留下握著水管一臉懵逼的楊禎。

    他這是……被套路了??

    他們進廚房的時候,姜桃已經在吃第三碗飯了。

    老板娘端著碗,被她那餓虎撲食的吃飯狀態給嚇到了。

    訕笑道︰“姑娘你吃,上午干了那麼多活,累了吧?”

    姜桃“唔唔”兩聲,又繼續干飯。

    等老板娘回過神的時候,桌上已經只剩下光盤子了。

    姜桃從飯碗里抬起頭,無辜道︰“我沒吃飽。”

    老板娘︰“……”

    她突然覺得,之前答應這姑娘包飯。

    過于草率了。

    他們這一群人聚集在餐館里,又有攝影機,很快就吸引了愛看八卦的廣大人民群眾。

    “小姑娘看著瘦瘦的,很能吃嘛!”

    “你不懂,這叫大胃王,越瘦越能吃!”

    董顯宏幾人面面相覷。

    忽然覺得大驚小怪的自己有點蠢。

    為了喂飽姜桃。

    老幫娘來回進出廚房。

    炒了幾輪菜之後,終于崩潰了。

    她從櫃台拿出一張五分的積分卡交給姜桃。

    “你是不是想要這個,我給你,你走吧!”

    其他嘉賓們︰“????”

    這樣也可以?!!!

    然而姜桃很不滿意,皺眉道︰“我們不是說好了嗎?我給你干活,你給我包飯,你怎麼能不遵守信用呢!”

    老板娘欲哭無淚。

    我錯了,我再也不貪小便宜了!

    然而姜桃不肯罷休,饕餮想找一張長期飯票多難啊!

    老板娘慌亂之中靈光一閃。

    “走,我帶你去找其他人!”

    她的目光在人群中掃了一圈。

    “老趙!!你家的水果店不是也要招人嗎?”

    一名中年男人突然被點名,冷汗都下來了。

    “不不不,我一個人干挺好的,挺好的……”

    開玩笑,這姑娘吃得都快趕上三個他了,真要招來,虧死去。

    他慌忙從口袋里拿出一張積分卡︰“這個給你,招工就算了……哈哈……”

    “劉姐……”

    “李大伯……”

    “馬叔……”

    被老板娘點名的人,紛紛掏出積分卡保命。

    沒有積分卡的,也連忙四處去問。

    都是鄰里相親的,對彼此情況都清楚得很。

    沒過一會,姜桃手里就已經有60積分了。

    張策目瞪口呆。

    這特麼也行?!

    -

    鄒導接到消息的時候,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去。

    在錄制之前,整個節目組上上下下試驗了很多遍。

    按照他們的估計,所有人一上午加起來差不多是60分,積分的一半。

    可現在,姜桃一個人就拿60分了。

    其他嘉賓加起來都沒她一個人多。

    想要判違規吧,也說不過去。

    畢竟她沒有問人家,這都是人家自發問,自發給的。

    不判,差距這麼懸殊,姜桃贏定了,下午的素材也沒了。

    鄒導對姜桃真是又愛又恨。

    愛的是她每一期都能做出各種令人無法預測的騷操作,提高節目的可看性。

    恨的是因為她,素材量一減再減。

    後期老師們的頭發也日漸稀疏。

    鄒導重重地嘆了口氣。

    真是甜蜜的麻煩啊!

    另一邊,楊禎好不容易沖完地,剛回去換了身衣服,興沖沖要趕回去的時候,就听到這個噩耗。

    “什麼??!”

    他的PD跟他說完事情始末。

    楊禎臉都被氣成了豬肝色。

    合著他忙活半天,一點好處沒得,還幫姜桃拿了60積分??

    他賤不賤哪!

    看了看自己辛苦一上午,沾沾自喜的12分,覺得像個笑話。

    正在這時,樂卉背著人又來找他。

    “楊哥,你沒事吧?”

    楊禎正煩著,對她也沒什麼好臉色。

    樂卉忍耐著說道︰“楊哥,你想不想對付姜桃?”

    楊禎沒好氣︰“她都已經是第一了,還要怎麼對付她?”

    樂卉小聲道︰“姜桃雖然是第一,但是唐語夏不是啊。”

    楊禎一愣︰“你什麼意思?”

    “唐語夏一上午才拿了3分,按照這勢頭下去,她肯定是最後一名。”樂卉細細分析,“她和姜桃不是好姐妹嗎?你說姜桃會不會分給她東西吃?”

    “上次是組隊,姜桃還有理由,但這次可是個人戰。”

    “她要是不分給唐語夏,不就是塑料姐妹情嗎?平時姜姜夏夏喊得親熱,就是在作秀。但她要是分了,她護食吃貨的人設就瞬間崩塌。”

    楊禎有點鄙夷。

    樂卉平時表現得跟唐語夏關系好,關鍵時刻賣她也賣的這麼利落。

    但樂卉說的話,卻是說到了他的心里。

    他恨不得看姜桃倒霉。

    “但要怎麼樣才保證唐語夏是最後一名?”

    樂卉說道︰“我剛剛過來的時候,听說盛希白為了扶董哥把腳扭了,他們倆下午應該都不會參加了。”

    “所以,下午楊哥你只要幫我把積分提上來,我們倆分列第二名,把唐語夏狠狠地壓在下面。”

    楊禎有些猶豫。

    他辛辛苦苦找到的線索,卻要平白分給樂卉,這讓他很不舒服。

    但想到今天被姜桃戲弄,心里的那股火又沖了上來。

    “好!我答應你!!”

    -

    眾人吃過中飯,就開始下午的錄制。

    因為比賽結果幾乎確定,大家都有些懶散。

    盛希白扭傷了腳,在房間休息,董顯宏心里愧疚,也留了下來。

    唐語夏看了看自己的分數,決定躺平。

    不就是晚餐簡陋一點嗎?

    減肥的時候,一天一根黃瓜的生活她都過過,有什麼大不了!

    只有楊禎和樂卉,依然斗志十足地出去攢積分。

    他們走後。

    姜桃忽然一拍腦袋。

    糟糕。

    她上午光顧著打工,忘記童童跟她說,要給自己代言的雪糕宣傳了。

    姜桃沒干過這種事情,看了一圈,落在唯一剩下的唐語夏身上。

    “夏夏,你知道怎麼宣傳嗎?”

    “宣傳?”

    唐語夏愣了一下︰“我這邊宣傳都是有專人負責的,不過我爸他們宣傳的話,一般都會進行路演。”

    “什麼是路演?”

    唐語夏︰“路演,就是他們帶著演員,去各個城市的電影院,和觀眾一起看電影、交流,讓觀眾們口口相傳,擴散口碑,最後吸引更多人去買電影票。”

    姜桃若有所思。

    明白了。

    就是她帶著雪糕,去每家每戶,自己嘗給他們看有多好吃,最後讓他們發動親友去買雪糕!

    簡單!!

    唐語夏︰“姜姜,你問這個干什麼?”

    姜桃抱起一箱雪糕︰“宣傳!”

    唐語夏︰“???”

    她迷迷糊糊地跟著姜桃重新回到了街上。

    姜桃直接就沖向了自己工作了一上午的地方——餐館。

    老板娘忙完,好不容易停下來刷一會某音。

    正高興的時候,一抬頭就看到自己避之不及的人。

    “你你你……你怎麼又來了?!”她大驚失色。

    姜桃︰“你放心,我不是來打工的。”

    老板娘剛松了一口氣。

    姜桃就拿出一根雪糕,用最幸福的表情吃完,然後問老板娘︰“你看,這個雪糕,是不是很好吃?”

    老板娘︰“……”

    張策︰“……”

    唐語夏︰“……”

    老板娘絕望地問︰“說吧,你還要多少積分,才肯放過我?”

    最後,姜桃攥著一把積分卡,心滿意足地走出了最後一戶人家。

    剛出了餐館,她就把剛剛得來的積分卡都放到了唐語夏手上。

    唐語夏愣了︰“姜姜,你這是干什麼?”

    “給你啊。”

    唐語夏感動得不行︰“姜姜,你對我太好了……”

    然而姜桃卻搖搖頭︰“這是學費。”

    “學費?”

    “宣傳啊!”

    姜桃拍了拍空空的雪糕盒子︰“這可是一門很重要的手藝,學會了說不定就能接到其他代言,比如巧克力、蛋糕、餅干這種……”

    姜桃越想越美。

    唐語夏感動得兩眼淚汪汪。

    姜姜真是太體貼了。

    為了不讓她有心理負擔,連這種離譜的理由都說得出來!!

    -

    終于到了晚上統計票數的時候。

    楊禎和樂卉忙碌了一下午,總算是把樂卉的分數給堆上去了。

    兩人都信心十足,等著鄒導宣布票數。

    鄒導推著一個蒙著布的白板走出來。

    “今天辛苦大家了。”

    “我們節目組剛剛進行了最後的票數統計,即將決出我們的一二三名。”

    “大家期待嗎?”

    “期待!!!”

    “不急。”

    鄒導笑呵呵地讓人又推出三台餐車,然後一一打開。

    “這就是我們今天一二三名的晚餐了。”

    “第三名三位,晚餐是——白米飯伴咸菜。”

    所有人︰“……”

    雖然知道節目組狗,但也沒想到他們能這麼狗。

    鄒導又笑眯眯地打開第二個餐車。

    “第二名兩位,是農家小炒,看著還不錯,是安全選項。”

    “至于第一名……”

    嘉賓們被鄒導吊起了胃口。

    他卻將掀開餐布的手放下來︰“反正也沒什麼懸念了,要不你們來猜猜有什麼好菜?”

    嘉賓們︰“……”

    這一上一下的,簡直想打人!

    鏡頭里,嘉賓們的臉色精彩紛呈,給足了素材。

    鄒導這才掀開餐布。

    滿滿一桌的硬菜。

    節目組絕對下血本了,太豪華了!

    姜桃咽了咽口水。

    而楊禎和樂卉對視一眼,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這豪華大餐越好,就襯得那白米飯咸菜越寒磣,一會姜桃選擇的效果就越強。

    他們已經迫不及待要看到姜桃人設崩塌那一幕了。

    就在鄒導即將掀開分數牌上的布時。

    董顯宏卻說話了︰“等等。”

    他歉意地看了一眼一瘸一拐的盛希白。

    “希白是救我才受傷的,我想把我的積分給他。”

    盛希白︰“哥!”

    鄒導笑了笑,下午的時候,董顯宏就已經找他說過這件事了。

    所以他只是問道︰“你確定嗎?”

    董顯宏點點頭。

    “好吧。”鄒導說,“那麼董顯宏所擁有的9分加到盛希白名下,目前董顯宏積分0,盛希白15分。”

    盛希白瞬間就超越了楊禎和樂卉。

    兩人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變故。

    楊禎立刻責怪地看向樂卉。

    樂卉連忙安慰︰“沒事,不影響。”

    她的自信安撫了楊禎。

    他忽略掉心頭那一絲陰霾,緊緊地盯著鄒導掀開布。

    仿佛那就是能毀掉姜桃的武器。

    然而,當布徹底掀開。

    看到唐語夏名字下方那個大大的20。

    兩人的笑容僵住了。

    樂卉失聲道︰“怎……怎麼可能?!”

    可事實就是如此。

    第一名毫無疑問是姜桃。

    第二名是唐語夏和盛希白。

    唐語夏興奮地抱住旁邊的姜桃︰“姜姜我愛你!”

    盛希白沒想到自己還能第二,羞澀地撓撓頭,跟董顯宏道謝︰“董哥,你一會和我一起吃吧,我也吃不了這麼多。”

    董顯宏拍了拍他的肩膀︰“好 !”

    只有樂卉和楊禎,依舊不可置信地看著白板。

    忙來忙去,最後小丑竟是他們自己。

    楊禎憤怒地瞪了一眼樂卉,要不是她出這餿主意,自己拿到那些積分,也不至于落到這種地步。

    要不是顧忌著在鏡頭前,他這會恨不得直接離開。

    樂卉又難堪又委屈。

    她緊緊地摳著掌心,控制著不讓自己露出扭曲的神情。

    她也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都怪姜桃!

    這時,大快朵頤的姜桃似乎感覺到了什麼。

    抬頭朝樂卉的方向看去。

    不錯不錯。

    吃完飯還有小點心。

    -

    第二天的任務相對平和。

    但樂卉全程不在狀態,懵懵懂懂的像是沒有睡好。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她對姜桃這個人竟然恨不起來。

    只要每次她生出一點恨意,就會很快消失無蹤。

    次數多了,她不禁害怕起來,覺得有鬼。

    就這麼疑神疑鬼的,到了早上都沒睡著,匆忙洗了把臉就去化妝。

    鏡子里的自己雙眼無神,憔悴不堪,甚至還有些浮腫。

    她嚇得半死,足足畫了一個小時,才勉強能見人。

    可是,跟姜桃和唐語夏站在一起,到底是天生麗質,還是精心裝扮,一眼就能看出來。

    連攝影師都不禁心里嘀咕。

    到底是網紅啊,就是比不上明星好看。

    樂卉自然也看到了姜桃那毫無瑕疵的白皙肌膚,還有她縴細的腰身。

    哪怕是穿著寬松的T恤,也絲毫遮掩不了她的好身材。

    她又嫉又恨。

    明明姜桃每天吃那麼多,還都是油膩高糖的,為什麼一點不胖,甚至連皮膚都這麼好。

    樂卉嫉妒得眼楮都要紅了。

    這時,姜桃裝作無意地踫了她一下。

    她滿腔的嫉妒就像是漏了氣的氣球,“噗”一下就沒了。

    樂卉︰……

    她已經麻了。

    連嫉妒都不行了嘛!

    姜桃太可怕了!!

    姜桃饜足地打了個嗝。

    這麼充足又穩定的食物來源。

    她都有點要喜歡樂卉了。

    -

    錄完節目,童童來接姜桃。

    姜桃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像是吃撐了等著消化一般。

    童童︰……

    節目組伙食這麼好嗎?

    童童照例匯報了一下,她最近的漲粉速度,還有接到的幾個工作。

    “幾個廣告,我去調查了一下,都不太好,姐你現在是上升期,不急著接。”

    “然後工作的話……”

    她的表情一下子激動起來︰“姐,你知道周至闌周導嗎?”

    姜桃迷迷糊糊︰“什麼粥?”

    童童︰“……”

    她果斷忽略這個問題,說道︰“周導手頭有一部大IP劇《凌霄記》,現在正好在找演員,唐導給他推薦了你,所以周導說讓你去試個鏡。”

    听到跟吃的無關。

    姜桃就沒什麼興趣听下去了。

    童童︰“听說周導劇組的盒飯很不錯,量大管飽……”

    姜桃︰“不用說了,我必須拿下這個角色!”

    童童忍不住笑起來,但不知想到了什麼,笑容淡了一些。

    姜桃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怎麼了?”

    童童沒想到她這麼敏感,有些慌,猶豫了一下,才說道︰“最近,孫哥好像有些反常。”

    “哪個孫哥?”

    看著姜桃滿眼茫然,童童噎了一下︰“孫建賢,你的前經紀人。”

    姜桃︰“哦,那個一看就長得不好吃的人類。”

    童童︰“……”

    姜桃︰“他怎麼了?”

    童童皺起眉︰“我也說不清,不過上次我在檔案室門口踫見他,他看起來很慌張,匆匆忙忙就跑了,我去問檔案室的人,都說他只是進來查了一下資料,沒做什麼。”

    “但不知道怎麼,我心里總是有點不得勁。”

    姜桃揮了揮手︰“別擔心,他要真出了ど蛾子,我就吃了他。”

    童童無語︰“姐,這種玩笑開一次就夠了。”

    姜桃嘀咕著我才沒有開玩笑。

    童童沒听見,也不再煩惱這種事,開始給她耳提面命試鏡的要點。

    -

    轉天就到了試鏡的日子。

    一早,童童就帶著化妝師和造型師殺到了姜桃家里,折騰了一個多小時,確定她姐今天光彩照人、艷壓群芳之後,才帶著她趕往試鏡的酒店。

    酒店里,早已等滿了試鏡的女演員。

    而在這群女演員中,竟然還有姜桃的熟人——安麗莎。

    安麗莎看到姜桃,就僵住了。

    《你過來呀!》之後,她被網上嘲了很久,而姜桃卻漸漸地又火了起來。

    經紀人教訓她,讓她不要再跟姜桃對上。

    她很不滿,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設,才終于放下。

    《凌霄記》是她盯了很久的項目。

    雖說是男主劇,但導演是周至闌,而且劇中的幾個女性角色都很有特色,演好了會很出彩。

    她這次來試鏡的,就是里面的女反派,凶獸月珈。

    沒想到,竟然跟姜桃撞上了。

    新仇舊恨一起來,她恨恨地瞪了姜桃一眼。

    姜桃︰……餓了。

    安麗莎打了個寒顫,把頭轉開了。

    她的恨意並沒有持續很久,她的經紀人不知道在她耳邊說了什麼,她立刻就收斂了情緒,有些期待地看了一眼試鏡室的門。

    姜桃覺得有點可惜。

    但她很快發現,在場的女演員之間泛起一股小小的騷動,她們除了緊張,更多的是期待。

    像安麗莎一樣,時不時看向試鏡室的門。

    直到姜桃去廁所的時候,听見兩個女孩一邊補妝一邊聊天。

    “消息可靠嗎?沈影帝真的會來演網劇嗎?”

    “當然可靠,听說這部劇是他投資的,肯定會上心一點。”

    “啊啊啊太期待了,不知道他會演誰,也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跟他演對手戲!”

    姜桃回到房間,好奇地問童童︰“沈影帝是誰?”

    童童扶額︰“……”

    “沈影帝就是沈之衍啊,上次你們在雲間會所吃過飯的啊!”

    說起雲間會所,姜桃就想起來了︰“哦,那個搶我最後一塊糖醋魚的人!”

    童童︰“……”

    這時,安麗莎試鏡出來了。

    她的表情有些古怪,似遺憾又似高興。

    最後,她得意地看了一眼姜桃,就扭著腰走了。

    不少演員羨慕地看著她的背影。

    “是安麗莎誒,她肯定成功了!”

    “听說她試鏡的是月珈,還好我們沒撞上。”

    其他試鏡月珈的女演員都紛紛露出了沮喪的表情。

    正在這時,導演助理叫到姜桃的號。

    童童連忙幫她理了理裙子,送她進去。

    姜桃走到試鏡室。

    相比亂糟糟的等待室,這里要安靜許多,只有中央空調輕微的風聲。

    屋子正中間留出了一大塊空地,另一頭坐著三男一女。

    姜桃認出坐在中間的那個男人,就是沈之衍。

    和上次不一樣,他戴著一副金絲眼鏡,更顯得清俊,眼尾那顆細小的紅痣在鏡片後若隱若現。

    每一寸線條都像是造物主精心雕琢,沒有一絲瑕疵。

    可是在姜桃眼中,他還不如他面前的那盤點心吸引人。

    沈之衍早已習慣她眼里只有食物沒有自己。

    但是周至闌等人卻像是看到了什麼稀奇東西似的,這還是第一個進來以後理都沒理沈之衍的人。

    他忍不住用手肘踫了踫沈之衍,驚奇道︰“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對你不感興趣的女人!!”

    沈之衍微笑︰“我可以送你去泰國變個性,以後你對著鏡子就能天天見到了。”

    “嘶——開個玩笑,有必要這麼狠嗎?”

    周至闌縮回手。

    他輕咳一聲︰“現在開始試鏡吧。”

    “你先做喜怒哀樂的表情。”

    這都是童童提前培訓過的,姜桃很順利地完成了。

    又試了一小段戲。

    周至闌挑了挑眉。

    姜桃的這段表現只能說是還行,這讓他有點失望。

    本想著是唐叔推薦來的人,應該會表現得更好一些才對。

    “最後一個,你表現一下凶獸的凶狠、貪婪和殘忍。”

    讓姜桃表演完,是為了給唐叔一個面子。

    其實周至闌已經不抱什麼希望了,他將筆丟在桌上,往後靠在椅子上,態度散漫地看著姜桃。

    “凶獸啊。”姜桃眨了眨眼楮,“這個我很擅長。”

    周至闌嗤笑,不以為意。

    但瞬間,他就發現姜桃身上的氣勢變了。

    原本溫暖的室內,仿佛突然降溫。

    所有人都感覺到一種統治級的壓迫力,源于基因深處,對天敵的恐懼。

    他們想逃,卻根本沒有力氣逃。

    只能驚恐地看著姜桃越走越近。

    周至闌手邊的女編劇嚇得眼淚都快要掉出來了。

    周至闌自己也怕得不行,只能強忍著不讓自己失態。

    雖然只有短短一瞬間。

    但他們卻覺得經歷了很久很久。

    腦中最後只剩下四個字——不要作死。

    等他們回過神的時候,姜桃已經端走了他們面前的點心,開開心心地吃起來。

    周至闌長出了一口氣。

    這才發覺,自己背後竟然全濕了。

    他驚疑不定地看著姜桃。

    這特麼也太可怕了!

    她是人嗎!!

    剛剛那一瞬間,他真的覺得自己是在和一只凶獸對視。

    演技青澀可以調|教,可這身嚇人的氣勢卻難得。

    只要她能在鏡頭前拿出五分……

    不,三分就夠了。

    絕對的月珈本珈!

    他興奮地站起來,拿起一邊早已準備好的合同︰“姜小姐,恭喜你,月珈這個角色是你的了。”

    姜桃拍拍手上的點心屑,正準備過去接。

    旁邊卻伸過一只手,按在了合同上。

    沈之衍笑容溫和。

    金絲眼鏡後,雙眼閃動著因棋逢對手而生出的狂熱。

    “等等,先和我對一場戲。”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在娛樂圈吃撐了》,方便以後閱讀在娛樂圈吃撐了第17章 第 17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在娛樂圈吃撐了第17章 第 17 章並對在娛樂圈吃撐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