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第 22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薄荷 本章︰第22章 第 22 章

    姜桃在家沒休息兩天, 又接到了新的通告。

    這檔綜藝名叫《創意廚師秀》,是一檔創意做菜的直播節目。

    每一期,節目組會請兩名廚師進行創意菜比拼。

    而比拼規則是, 現場的三名嘉賓,每人提出一個關鍵詞, 廚師們必須同時滿足這三個關鍵詞,制作菜肴。

    三名嘉賓品嘗後,會給出各自的選擇,最後選擇多者獲勝。

    因為其中一名常駐嘉賓要做個小手術,這周缺席,得找個人來救場。

    恰好制作人彭導就是《我們的村莊》導演鄒明的好朋友, 就通過鄒明, 邀請了姜桃。

    錄這種好吃的節目,姜桃當然很樂意。

    《創意廚師秀》在海城錄制。

    姜桃和童童下了飛機, 便能感覺到空氣比較濕潤, 還有海邊城市特有的海腥味。

    節目組派了兩名工作人員過來,接她們去酒店。

    休息了一晚後,她們又被工作人員接到演播廳彩排。

    可是車開進去的時候,卻被堵住了。

    演播廳外面圍著不少女孩,她們舉著燈牌和手幅, 甚至還有各種各樣的應援物,還有整齊劃一的口號。

    童童嚇了一跳︰“今天是還有別的明星過來嗎?”

    工作人員苦笑道︰“這是今天比拼的廚師司沐澤的粉絲。”

    童童恍然,給姜桃解釋這位司沐澤是何許人。

    司沐澤據說是出自廚師世家, 自幼習廚,老師也都是國內有名的大廚。

    他本人相貌英俊, 一手花刀玩得飛起, 幾年前參加一檔廚藝節目爆紅, 吸了無數粉絲。

    每逢他外出錄制節目,粉絲應援的排場堪比當紅明星。

    而且他粉絲還特別瘋狂,听說他曾經參加的一檔節目,一位老藝術家就因為評價他做的菜一般,就被他的粉絲網暴,甚至還要逼那位老藝術家道歉。

    雖說這件事後來不了了之,但之後他再去上節目,就沒人說他做的不好了。

    童童立刻囑咐姜桃︰“姐,一會你評價的時候,可千萬要委婉,不要平白得罪人啊!!”

    姜桃聞著演播廳飄出來的美食香氣,哪還有心情管童童說什麼,胡亂應了就是。

    -

    《創意廚師秀》的其他兩名嘉賓,一位是海城主持人杭思齊,一位是熟人,就是和姜桃一起參加《你過來呀!》的男團成員方逸然。

    方逸然當時就深深被姜桃折服了。

    尤其是姜桃把桌子啃掉一個角之後,叫姐叫的飛起。

    杭思齊的脾氣也很好,三人相處十分愉快。

    突然,外面傳來一陣鋪天蓋地的尖叫聲,把整個演播廳的人都嚇了一跳。

    “八成是司沐澤來了。”杭思齊苦笑著說。

    在錄制之前,廚師和嘉賓是不能見面的,不過司沐澤這個架勢,想不讓人知道也不行。

    方逸然咋舌︰“我一直以為我們團的應援就夠夸張了,跟他簡直沒得比啊!”

    此時的後台。

    司沐澤被眾星捧月走進來,精心打理的頭發,遮住半張臉的墨鏡,還有渾身散發的高級男香。

    如果不是那身廚師服,說他是明星也有人信。

    他的對手走過來想和他握手。

    他看都不看,徑直越過他,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立刻就有化妝師和助理圍著他忙開了。

    今天比賽的另一位廚師名叫楊叔榮,是百年老店天福酒店的掌廚。

    楊叔榮的弟子憤憤不平道︰“這人也太沒禮貌了吧!不說尊敬對手,師父明顯比他年長,尊老愛幼都沒學過嗎!”

    “行了。”

    楊叔榮打斷他,“別去管別人,咱們做好自己就行了。”

    楊叔榮正值壯年,但接手天福酒店掌廚已經快二十年了。

    他沒什麼野心,只希望好好做菜,安安穩穩退休就好了。

    這次來錄節目,也純粹是老板請求,他才過來的。

    雖然也有點惱怒司沐澤的態度,但他不想惹事。

    經過簡單的彩排後,節目錄制開始。

    等待許久的粉絲們立刻在彈幕上表達自己期待的心情。

    【逸然崽崽今天也是這麼可愛!!】

    【杭哥看著越來越精神了,中年男人的魅力哈哈哈哈哈】

    【姜姜女鵝這身橙黃色連衣裙好好看!就像我搶不到的芒果干[怨念][怨念]】

    【前面的姐妹握手!!我也沒搶到!!我只是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再加一包香蕉干,然後就沒貨了啊啊啊可惡!】

    【我抱著我的兩袋心安果干,笑而不語】

    【快打死前面那個凡爾賽的,把她手里的果干搶走!!!】

    這幾條彈幕炸出了一堆炫耀果干的,甚至還有搶到限量藍莓干的,被一堆羨慕嫉妒恨。

    看廚藝秀的觀眾很多也是吃貨,美食雷達靈敏得很。

    一通詢問過後,原本就很難買到的心安果干再次脫銷。

    以至于心安果干的官方不得不在微博多次回應,他們真的不是打算饑餓營銷,只是每次不管上架多少,十分鐘之內必定賣光。

    而且為了維持果干品質,就注定他們沒辦法選擇那些催熟的水果,只能耐心地等待,所以產量也一直上不去。

    他們當初寧願破產都不願降低品質,現在也不會因為銷量好而打破自己的底線。

    到後來,買到心安果干甚至都成了網絡上炫耀的一個梗。

    這都是後話了。

    回到《創意廚師秀》的現場。

    在嘉賓們說完開場詞不久,就是兩位廚師上場了。

    先上場的是楊叔榮,他拘謹地和三位嘉賓打了個招呼,就站到一邊去了。

    然後就是司沐澤。

    當司沐澤出現在屏幕上的那一瞬間,整個直播屏幕都被他粉絲的應援彈幕給蓋的嚴嚴實實。

    有觀眾只是吐槽了一句“這是廚師秀,怎麼整得跟追星似的”。

    就被他的粉絲追著罵了十幾條。

    【廚師怎麼了?誰說廚師就不能當明星了!】

    【我們沐澤那麼努力,有些人就是見不得他好】

    【沐澤加油!!只要你開心,我們會一直守護著你的】

    而在錄制現場,司沐澤取下墨鏡,和嘉賓們打了個招呼,又敷衍地朝楊叔榮點了點頭。

    姜桃皺了皺眉。

    隔著四五米,都能聞到司沐澤身上那濃郁的香氣。

    這難道不會影響他做菜嗎?

    她記得師文清說過,廚師的身上盡量不要噴香水,尤其是味道濃烈的香水。

    因為很有可能會影響菜的香氣,給食客帶來不好的體驗。

    很快,導演就讓三名嘉賓,一人拿出一個關鍵詞,作為這次比賽的題目。

    杭思齊寫了兩個字——面條。

    方逸然寫——海鮮。

    而姜桃,寫了一個“咸”字。

    楊叔榮和司沐澤同時皺起了眉頭。

    咸是五味之首。

    也可以說是所有味道的基礎。

    看似平常,其實最考驗廚師的功底。

    能出這麼個題目,看來在吃這一道,是很有研究的。

    其實姜桃就是最近果干吃多了,嘴巴里一直甜甜的,想換個口味。

    三名嘉賓出完題目,兩名廚師便要開始構思和備菜了。

    彈幕也紛紛開始猜測他們要做什麼。

    【楊大廚挑了那麼多海鮮,又開始淘米,難道是打算做海鮮粥?不對啊,杭哥不是要吃面條嗎?】

    【沐沐認真的樣子真的好帥啊!!!】

    【會做菜的帥哥真的好稀少,姐妹們我們一定要好好保護沐沐】

    【沐沐連折菜的動作都那麼帥!!】

    【啊啊啊!!沐沐拿刀了!!我快不能呼吸了!!】

    【這刀工太絕了!!】

    【今天又是更愛沐沐的一天!!】

    然而,姜桃看到司沐澤那套花里胡哨的刀法,再次皺起了眉頭。

    司沐澤正在做的,是三文魚刺身。

    三文魚味道受溫度影響較大。

    做刺身的時候,手的溫度稍微高一點都會降低三文魚的口感。

    因此,廚師在處理三文魚的時候,都會先用涼水給手降溫,並且在切三文魚的時候,也會盡量快速。

    司沐澤那一通花哨的刀法除了好看,一點用都沒有。

    反而讓三文魚在手中停留的時間過長,影響口感。

    廚師秀是有時間限制的。

    楊叔榮手法平平無奇,熬出了一道幾乎看不見米粒的海鮮“粥”。

    他過濾了粥里所有的米粒和海鮮,只留下乳白色泛著淡淡油花的米湯,然後用米粒混合攪打好的魚蓉,通過漏勺落入滾水中,形成一根根雪白透亮,卻又泛著點微黃的“面條”。

    他將面條放入米湯中,又放入蒸好的小海鮮,撒上翠綠的蔥花。

    一碗令人食指大動的海鮮面條就出鍋了。

    時間剛剛好。

    可另一邊的司沐澤,因為花費了太多時間在花哨的動作上,差點沒來得及。

    而相比楊叔榮有想象力的做法,他就是做了一碗日式烏冬面加一疊刺身,不過擺盤精致亮眼,倒是比楊叔榮那一海碗面條要好看。

    三位嘉賓依次上前品嘗。

    姜桃最先嘗的就是楊叔榮那碗海鮮面條。

    入口的第一個感覺就是——

    鮮!

    然後才是慢慢回蕩在舌尖的那點咸味。

    恰到好處,並不出風頭,卻又不可忽視它的存在。

    面條筋道順滑。

    去除了魚的腥味,卻又保留了魚肉的口感。

    好吃~~~~~~

    姜桃幸福得頭頂炸開了小煙花。

    要不是還要留給其他兩位嘉賓,她真的想全部吃完。

    【女鵝眼巴巴看著那碗海鮮面的樣子,真的好可愛嗷嗷嗷】

    【可是看起來真的好好吃,我也好想試試是什麼味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桃崽崽跟我小佷兒吃到好吃的樣子一毛一樣,哪怕人被拉開了,眼楮還黏在上面】

    【嗚嗚嗚嗚嗚我扛不住了,我去點個外賣】

    【奉勸減肥人士,不要隨便看姜姜的綜藝,太考驗自控力了】

    【躺平人士無所畏懼,並希望摩多摩多】

    但在杭思齊的催促下,姜桃只能依依不舍地告別這碗海鮮面條,去嘗司沐澤的。

    她先吃了一口三文魚。

    味道的確受到了影響,而且魚肉的厚度也不對。

    大多數人吃不出其中細微的差別。

    但在姜桃的舌頭上,這差別卻被放得十分大。

    吃完三文魚,姜桃又吃了一口烏冬面。

    只能說不功不過。

    完全沒有驚喜。

    彈幕議論紛紛。

    【為什麼姜姜都沒什麼表情啊?】

    【感覺不是很好吃的樣子??】

    【怎麼可能!我家沐沐做的是最好的!】

    【一個18線小透明,哪里吃過什麼好東西,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高級料理!】

    【沐沐做的食物簡直就是藝術品,給她吃真是浪費】

    等他們品嘗完畢,就要做出自己的選擇。

    杭思齊和方逸然都選擇了司沐澤。

    勝負已定。

    司沐澤臉上露出意料之中的笑容。

    楊叔榮雖然沒說話,但臉上也流露出了幾分落寞和難過。

    姜桃這票的選擇其實作用不大了,一般嘉賓都會選擇沒有票的那一方,當做安慰。

    然而姜桃並沒有立刻做決定,反而先問楊叔榮︰“這用來做魚蓉的魚肉是小鯽魚?”

    楊叔榮點點頭。

    姜桃又問︰“你是先片好的魚肉,再做的魚蓉,不需要翻檢挑找魚刺,所以魚肉不碎,做魚蓉的時候,它的新鮮清甜被更大限度地保留了下來。”

    楊叔榮一愣,因為鏡頭幾乎都集中在司沐澤那邊,所以他以為根本沒人注意這點。

    現場其他人也驚住了。

    小鯽魚魚肉清甜軟嫩,但刺特別多。

    可他們剛剛吃的這碗面條,半根刺都沒有。

    按姜桃所說,楊叔榮是直接片魚,根本沒有挑刺,就去做魚蓉了。

    節目組立刻調出回放。

    鏡頭里,楊叔榮的手又輕又穩。

    巴掌大的小鯽魚,被片出一片又一片薄如蟬翼、幾乎透明的魚片。

    整齊地擺放在盤子里。

    遠遠看去,根本看不出放了東西。

    【這刀工簡直逆天!!】

    【看了看我自己,都是手,人和人的差距怎麼這麼大呢!】

    【臥槽!!竟然真的沒有挑刺,直接做魚蓉,這也太強了吧!!】

    【我特麼真沒想過,現在看個廚師比賽,也得跪著看了!】

    【看似平平無奇,實則秀到了極致,瑞思拜瑞思拜!!!】

    【不比司沐澤那一套要強太多了?!】

    司沐澤的粉絲當然不樂意他們這麼說。

    可是只要有眼楮,就能看出楊叔榮刀工的強。

    但他們也不可能承認自己錯了。

    【楊師傅是很強啊,但沐沐也很厲害啊!】

    【是刀法流派不同啦,有什麼好比的,散了散了】

    【現在夸楊師傅強了,剛剛彈幕拉踩的是不是你們】

    【就是,要不是姜姜眼尖,這麼精彩的刀工就直接被放過去了】

    姜桃問完了,便說道︰“我覺得楊師傅更好。”

    三位嘉賓選擇完畢。

    杭思齊按照流程,說道︰“那我們恭喜司沐澤成為本期《創意廚師秀》的勝利者!

    楊叔榮輸了。

    但他一點也不難過,臉上的落寞都沒有了,只剩下憨厚的笑意。

    能被這麼懂行的食客認可,對他來說,就是最好的獎賞。

    反而是勝利者司沐澤,陰沉著臉,一點都不高興。

    他順風順水慣了。

    從來沒有人這麼打過他的臉。

    就算他贏了。

    可是所有人都會覺得楊叔榮的刀工比他強。

    這口氣堵在他的喉嚨眼里,讓他上不去也下不來。

    他傲然看向姜桃︰“你憑什麼說我不如他?”

    “我師從名師,自幼學廚!”

    他不客氣地看向楊叔榮︰“楊師傅你的師父是誰?”

    楊叔榮雖然不高興他的態度,但還是禮貌地回答︰“家父。”

    司沐澤嗤笑一聲。

    “國宴大廚,廚師界的泰山北斗師文清先生你們知道吧?那是我的老師!”

    現場發出一片驚嘆聲。

    只有姜桃露出古怪的表情。

    司沐澤高傲地問姜桃︰“所以,我倒是要听听,你有什麼資格來評判我做的菜!”

    他本以為亮出師文清的名號,姜桃就會退縮了。

    沒想到姜桃卻納悶地問道︰“你真的是師老的弟子?”

    司沐澤︰“?”

    姜桃︰“你既然是師老的弟子,居然還敢找我評價你的菜?”

    司沐澤︰“???”

    “當然,你想听,我就滿足你。”

    姜桃毫不客氣地把他的問題一一指出來,有理有據,哪怕是不懂做菜的觀眾听了,也能听懂,連連點頭。

    司沐澤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他沒想到,原本是為了羞辱姜桃,最後羞辱的竟然是自己?!

    最後他只能蠻橫無理道︰“胡說八道!你一個外行懂什麼!我的老師都沒這麼說過我!”

    姜桃無奈道︰“既然這樣的話,就只能讓你的老師親自給你說了。”

    司沐澤︰“????”

    彈幕︰【????】

    【這是什麼意思?姜桃的意思是她認識師文清?】

    【雖然不知道師文清是誰,但也就是一個廚師,能牛到哪里去,姜桃再怎麼樣也是個明星吧,認識有什麼了不得?】

    【前面的一看就是不了解廚師圈子!師文清可是國宴大廚,受過國家領導人接見的,還有啊,別看他現在不怎麼出現在人前,但他的弟子可了不得。烹飪協會會長就是他的弟子,而且國內那些叫得上名號的大廚,基本有一半受過他的指導。】

    【不止是廚師圈子,就算在娛樂圈,師老的身份也不低。你知道師老現在在哪里做菜嗎?雲間會所,這個京市文化人幾乎都在那了,可不是想進就能進的,再次也得是個影帝,還不能是那種野雞獎的影帝!】

    【大概四五年前吧,師老的試菜宴,邀請了各界名流,當時那星光熠熠的啊,連電影節都沒那麼齊!】

    【說起來,當時還有個好笑的事情,因為試菜宴的請柬非常珍貴,所以能不能拿到請柬,成了明星衡量娛樂圈地位的標志】

    【對啊,我想起來了,當時好多明星曬試菜宴的請柬來著,我那會還以為又是哪個大明星要結婚了……】

    觀眾們被科普了一番,更加不明覺厲。

    【這麼厲害,那姜桃肯定騙人的!】

    【這也未必吧,我看她很有信心啊!】

    【我倒希望是真的,樂子人只想看他們打起來哈哈哈哈】

    其實楊叔榮也覺得不太可能,那可是師文清啊!

    幾年前,楊叔榮也得到過師文清的指點,雖然只是很簡短的一番話,卻讓他受益匪淺。

    他很感激姜桃幫他說話,更加不希望她一時沖動,反而讓自己陷入窘境。

    然而姜桃卻直接拿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視頻電話。

    沒多久,視頻就接通了。

    一個精神矍鑠的老者出現在屏幕上。

    楊叔榮瞪大了眼楮︰“這……這是……”

    師文清和藹地說道︰“小姜啊,你難得給我打電話啊……你這是在哪啊?”

    姜桃就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師文清一听就怒了︰“我什麼時候收過這樣一個弟子,你讓我看看,是哪個不要臉的,拿著我的名號出來招搖撞騙!”

    現場一片嘩然。

    導演組也傻眼了!

    從前司沐澤行事跋扈,但有師文清這個招牌,他們也只能忍了。

    誰能想到,他竟然根本就不是師文清的弟子!

    如果不是姜桃今天給師文清視頻,恐怕所有人現在還被司沐澤蒙在鼓里。

    司沐澤的臉都白了。

    他的確不是師文清的弟子,他只不過是在烹飪學校學了幾年,但因為長相帥氣,被他的經紀人發掘,打造營銷,才有了現在這樣的名氣。

    他享受著名利還有粉絲的追捧,漸漸的就飄了。

    他用著師文清的金字招牌,橫沖直撞。

    沒想到,今天竟然踢到姜桃這塊鐵板了。

    就像是一個利落的耳光。

    直接把他扇回了原形。

    司沐澤的經紀人在後台,發現出了這樣的事情,連忙上來阻止︰“不要拍了!關機器!”

    但已經來不及了。

    這個消息迅速地傳播了出去。

    司沐澤的粉絲都傻了。

    怎麼都沒想到,她們竟然被一個假人設騙了這麼久!

    雖然還有一小部分粉絲執迷不悟,堅決不肯相信司沐澤騙人,甚至覺得這是別人故意做局來陷害她們哥哥。

    但是大部分粉絲還是理智的,看完錄播後,就默默地脫了粉。

    兩個小時之後,京市某律師事務所發公告,接受師文清的委托,對司沐澤及其公司提起訴訟,涉及多項控告。

    司沐澤這幾年打著師文清的招牌,毫無顧忌,借著人設的便利,參加各種節目,拿著高昂的勞務費。

    除了師文清這邊,還有被他騙了的電視台和網站,都要一起告他和他的公司。

    成功的話,司沐澤及其公司將會付出天價的賠償,不止要將他們這幾年賺的都吐出去,甚至面臨牢獄之災。

    吃瓜群眾們看完事情經過之後,震驚又無語。

    並且,意料之外卻又情理之中地發現了姜桃的身影。

    【姜桃,你其實就是傳說中的朝陽區群眾吧?】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在娛樂圈吃撐了》,方便以後閱讀在娛樂圈吃撐了第22章 第 22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在娛樂圈吃撐了第22章 第 22 章並對在娛樂圈吃撐了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