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全文完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笙落落 本章︰第43章 全文完

    蔣晏坐在沒打火的車中, 透過車窗,靜靜地看著不遠處的一幕。

    宋矜背對著他,和周郁詞相對而立, 不知在說什麼。

    周郁詞凝視著她,周身冷意褪去, 只剩無盡的溫柔。

    他剛剛說的那番話, 連自己听了都微微動容,宋矜呢?她會不會心軟?

    蔣晏心里沒底, 放在腿上的手,不知不覺已經攥緊,掌心滲出了汗。

    時間被無限的拉長,每一分都是煎熬。

    終于, 宋矜沖著周郁詞, 深深地鞠了一躬, 然後轉過了身,朝他的車子走來。

    蔣晏總算是露出了這段時間來, 唯一一個燦爛的笑容。

    他沒從車上下去,但是迫不及待地為宋矜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

    女孩兒攏著裙子坐進來, 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頭, 輕聲說︰“走吧。”

    知道她剛剛在周郁詞和他之中做出了抉擇, 心情不太平靜,蔣晏體貼地什麼都沒多問。

    他啟動車子,溫聲對宋矜道︰“我送你回家。”

    宋矜沒有拒絕。

    一路無言,蔣晏將車子停在了她家門口。

    宋矜咬了咬下唇, 看向他說︰“那我先回去了。”

    手剛剛搭在車門上, 蔣晏忙道︰“等等。”

    她並不意外, 靜靜地等著他問自己,比如剛剛和周郁詞說了什麼,是不是真的確定選擇他了,是不是真的喜歡他。

    結果,蔣晏那雙瀲灩的桃花眼落在她身上,瞳孔里閃爍著星星點點的笑意。

    修長的手指從口袋里掏出手機,輕輕晃了晃,溫柔的低哄︰“將我從黑名單里放出來好不好?我真的躺了好久。”

    宋矜一怔,嘴角翹了翹,差點沒笑出聲來。

    “小宋矜,別光笑啊。”男人話是這樣說,自己也跟著她一塊笑。

    場面莫名有點傻氣。

    宋矜沒急著動作,而是有點不滿地看著他︰“你怎麼總是給我起各種各樣的外號。”

    “有嗎?”男人毫不自覺地挑挑眉。

    “有!”

    他舉起一只手來,展顏一笑︰“好,那以後先征求你同意再叫。”

    宋矜輕哼一聲。服軟倒是挺快的。

    “我走了。”

    “黑名單……”

    “等著吧!”

    蔣晏慢慢放下手,拿她沒辦法地嘆了口氣,貪戀地目送她離開後,又在車里坐了很久很久。

    直到現在,他還不敢相信,宋矜真的來到了他身邊。

    他生怕這是夢,時間一到,就要醒來。

    *

    宋矜回到了臥室,站在窗邊往大門的方向看了許久。她有種感覺,高牆之外,男人並沒有走。

    半晌,她捂著自己的心口,感受著里面心髒有力的跳動。

    病癥在好轉,她也遵循自己的心意,來到了喜歡的人身邊。

    一切都向著好的方向發展。

    雖然和周郁詞分開,但是兩個人的好友並沒有刪。

    她給他發了一條消息,請他將自己留在他那里的東西打包,郵寄過來,周郁詞答應了。

    第二天,一並被送來的除了一些雜物,還有漂亮的四色異瞳貓小白。

    宋矜又驚喜,又窩心。

    驚喜的是他沒有將小白送給其他人,窩心的是他的這份深情,自己這輩子終究是要辜負了。

    還有陸亦沉……同樣無法兩全。

    嘆了口氣,她認認真真地編輯了一條感謝消息︰【東西和小白都已經送到,謝謝你,周醫生。】

    聊天框上方的“正在輸入中…”很久以後才變回他的名字,可是他發過來的只有三個字︰【不用謝。】

    *

    蔣晏的黑名單,宋矜一直都沒解除,但是接下來一段時間,她每天都能看到他。

    他接替了張叔的工作,每天送她去上學。課少的時候,還會帶她出去吃飯,和她講一些生活上的趣事。

    和他在一塊,宋矜很開心,也很放松。

    朋友們知道她換了男朋友,都選擇送上了祝福。

    最好笑的是程飛,慘兮兮地說︰【你要是和我小叔在一塊,我以後豈不是要叫你小嬸嬸[淚][淚][淚]】

    還有,上次埋怨了蔣晏愛給她起昵稱的事,他果真每次換稱呼之前,都要笑眯眯地問問她喜不喜歡,听得宋矜陣陣臉紅,作勢要打人。

    他也不躲,一臉甘之如飴的樣子。

    她鬧的凶了,他還扶著她,怕她摔了似的。

    但是等宋矜站穩,他又會將手收回去,比以前不知道規矩了多少倍。

    宋矜看他這小心翼翼的樣子就想笑,自己到底是給他留下了多大的陰影啊,讓他連手都不敢牽了。

    宋明廷听說她和蔣晏在一塊後,只認真地問︰“確定了?”

    宋矜鄭重點頭︰“確定。”

    “好。”

    這世上,讓她在意的人和事物很多,但是從淺淺的心動,到深深的喜歡,她只為他一人。

    她認清了自己的心,不逃避,不猶豫,從今往後,只將他一人妥帖安放。

    不過他之前做的那些事,她也不是完全釋懷了,所以要好好考察他一下。

    宋明廷見她提起蔣晏時,臉上不自然流露出笑意,搖了搖頭。

    年輕人的事,他這個長輩就不插手嘍。

    蔣晏怎麼說也喜歡了她這麼多年,還“男扮女裝”當了她幾年的CP,很快察覺了她的用意,同樣沒說什麼。

    她願意給他一個考察的機會,已經是他幾輩子求來的福分,哪怕她要考察一輩子,他也甘願。

    轉過兩周,正在家里畫畫的宋矜接到宋明廷的電話,要她去書房中取一份文件,影印給他。

    雖說書房的指紋鎖她也能開,但平常她是很少過來的,也不知道宋明廷都把東西放在哪。

    電話沒掛,她戴著藍牙耳機,一邊翻著他桌子上的文件一邊說︰“爸爸,好像沒有呀。”

    “你找找下面的抽屜。”

    “好的。”宋矜拉開左邊抽屜,翻了兩下,沒有宋明廷要的那個文件,正要去右邊找。

    結果目光觸及抽屜最下面文件封面上的“蔣氏”兩個字後,愣了下。

    “蔣氏股份轉讓?這是什麼?”宋矜問道。

    “啊……這是你的東西,一會兒你自己看吧。”

    宋矜更雲里霧里了。等她把宋明廷要的文件影印好,翻開那份股份轉讓書瀏覽了片刻,更加詫異。

    上面的條款竟然是蔣晏要把他名下的股份,無條件地轉讓給她!公章都蓋好了,只要她簽個名,這份文件就能生效!

    這是……他上次提親的時候帶來的?

    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呀?沒了股份,他會被踢出蔣氏的!

    宋矜放下文件,將他從黑名單里放出來,怕他在忙,沒直接打電話過去,而是發了條消息︰【看到了給我回個電話】

    幾秒鐘後,手機震起來,來電︰蔣晏。

    宋矜摁下通話鍵,听筒里響起男人磁性的低音。

    他明顯很高興︰“小朋友,怎麼了?”

    “你沒在忙吧?”她問。

    “沒有。”

    “嗯……我看到一份股份轉讓文件,你也太沖動了。”

    “沖動?”蔣晏輕笑了一聲。

    “難道不是嗎?你真要把辛苦打拼下來的江山,拱手送給我呀?那你之後怎麼辦?”

    蔣晏更高興了︰“小朋友,你在擔心我?”

    “我,我才沒有。我是覺得你莽撞!”

    “好,”他微微拉長音調,更顯得寵溺,“我的錯。不過你放心,就算是把股份給了你,我也不會窮困潦倒到睡大街的。若真如此,你父親也不可能答應我娶你。”

    宋矜的臉不受控制地燒起來︰“你想得還挺長遠,我這關都沒過呢。”

    他又笑起來︰“也算過了一點吧。”

    “嗯?”

    “這不是把我從黑名單放出來了?”

    “……”宋矜足足沉默了好幾秒種,臉上飄起紅霞,“和你說正事呢!”

    “我說的也是正事,這份轉讓書我不會收回,你隨時都可以簽字。”

    “可是我又不會管理公司。”

    “到時候你把我返聘回去,或者我替你物色個新的執行總裁,都行。”

    “那你呢?”宋矜自己都沒察覺到語氣里的緊張。

    蔣晏聲音含笑,說道︰“小朋友,你可能對我有點誤解。你覺得我蟄伏這麼多年,是在意蔣家這點東西?”

    宋矜一愣。難道不是嗎?

    等等……她隱約想起來,上輩子蔣晏開車沖進海里之前,散盡的家財里,蔣家只能算是其中一小部分。

    蔣家之外的產業,才是龐然大物。

    “那你是為了什麼……”話問出口的時候,她心里隱隱有了個答案。

    蔣晏沒回答,而是輕聲問︰“還記得我退游的那幾年嗎。”

    怎麼會不記得?她連游戲都沒勇氣登陸。

    “當時那些人已經通過我,盯上了你,我不得不離開。”

    蔣晏說得輕描淡寫,可是宋矜還是听出了其中的沉重,和整個過程的艱辛。

    她深呼吸一口氣,動容地說︰“將一切都告訴我,好嗎?”

    接下來,通過蔣晏的講述,她才明白,以前蔣晏對抗的勢力是有多麼強橫。

    他將她藏在游戲中,本來是萬無一失的,結果當時有個男玩家對她出言不遜,不僅污蔑她私生活不檢點,還P她的不雅照片,到處傳播。

    蔣晏單槍匹馬,差點沒把人打死,也因此受了傷,暴露了宋矜的存在。

    為了保護她,他不得不退游。

    那天晚上陪她打擂台賽,他傷了一只手,所以操作才那麼爛。

    他知道這一別,不知多久才能再見,所以不舍得放她下線。

    紅著眼楮,心如刀絞,他默默承受著離別的苦楚,陪她輸了一晚上。

    他說宋矜那幾句抱怨他沒往心里去,甚至希望她能多說說話,不是騙她的。

    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刻,都被他深深地記在心底,化為了思念與執拗。

    幾年後,當他身受重傷,倒在她家門口,又從血泊中爬起來抱住她時,他完全感受不到疼痛,只有巨大的歡喜。

    他終于做到了,再也沒有任何人,能阻擋他奔赴于她。

    听他說完,宋矜的心也久久不能平靜。

    原來不光是她的病情,在她不知道的地方,他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只為能光明正大地靠近她。

    她喉嚨發哽,半晌,低聲說︰“你怎麼這麼傻,我值得麼?”

    他沒有絲毫猶豫,堅決地道︰“值得。”

    兩個字,像是重重砸在宋矜身上,讓她眼里不由浮現水光。

    男人的聲音比剛剛啞了許多,虔誠地說︰“宋矜,你是我從初見就埋在心里的珍寶。”

    他披荊斬棘,破開重重險阻,只為能堂堂正正,走到珍寶的面前,將她捧于手心。

    *

    那份股份轉讓合同,蔣晏果真不肯收回,甚至他還找了專門的團隊,花了很長時間,將他名下的產業都整理出來,加入了那份轉讓書中。

    宋矜當然不肯簽。

    她已經徹底明了了他的情意,有了足夠的安全感,並不需要這些身外之物。

    甚至以後宋家的公司,可能都需要他打理了。

    宋矜調侃他︰“辛苦了,蔣先生。”

    他朝著她張開手,笑著問︰“現在,我又要征求你的東西了。我想叫你女朋友,可以嗎?”

    宋矜甜蜜又燦爛的一笑,撲進他懷中,歡喜地說︰“可以。”

    *

    和蔣晏正式在一起之後,兩人相處模式其實和之前也沒太大的不同。

    不能見面的時候,他會給她發消息,匯報行程。

    有次他和朋友在外面吃飯,還特意拍了個小視頻,整張桌子上都是男人。

    他們對著鏡頭,笑眯眯地喊嫂子,說今晚搶了她男朋友,實在是抱歉。

    畫面外,蔣晏“嘖”了一聲,“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我是你們能搶走的?”

    小視頻在一片起哄聲里結束。

    宋矜打字回復他︰【那你好好玩,別喝太多酒。】

    蔣晏拍了張照片給她,他面前只有茶杯。

    【請女朋友放心,我滴酒不沾。】

    宋矜失笑。

    有了這次的好印象,之後蔣晏說帶她出去見見這些朋友,宋矜沒怎麼猶豫就答應下來了。

    路上有司機開車,蔣晏擁著她,坐在後座。

    高大挺拔的男人單手就能將她攏得嚴嚴實實,清冽好聞的冷杉香,淺淺縈繞在鼻尖。

    隨著他講話,宋矜貼著他側頰,可以感受到他胸膛微微的顫動。

    “他們也帶了女朋友過來,你要是覺得和男人相處不自在,就去和女孩子玩。”

    宋矜一听這話,就知道他肯定提前交代好了。

    但她還是仰著小腦袋,壞心眼地問︰“哦?沒有女伴什麼的?”

    蔣晏無奈地說︰“當然沒有。”

    宋矜佯裝遺憾︰“還以為可以看看以前跟著你的那些小姐姐都是什麼樣子。”

    蔣晏臉上閃過不自然,一本正經地道︰“什麼小姐姐?沒有。”

    這就是全網無前任,有也不承認?

    宋矜憋著笑︰“那次在妄色,是誰左擁右抱?讓我好好回想回想……”

    蔣晏吃癟,捏了捏她鼻子。

    天地良心,他和那些女人可從來沒有過肢體上的接觸,他的一切,都是屬于宋矜的。

    不過哪怕逢場作戲,也是“做”了,他沒有為自己辯解。

    好在一切都已經過去,往後再也不會有什麼人來礙她的眼。

    “你這人怎麼這樣,說不過我還動手。”

    宋矜嬌俏地拍他的手背。

    蔣晏挑挑眉,壞笑了下,扣著她的腰往懷里帶了帶。

    “那我不動手。”

    “嗯?”剛發出一個聲音,唇便被男人深深地吻住了。

    宋矜一怔,哭笑不得地要捶他,他才不理她這小貓撓得勁兒,直將人吻得氣喘吁吁,雙頰羞紅才放開。

    下車之前,他擁著她,在她耳畔說了句話。

    “你如果不信,隨時都可以驗貨。”

    宋矜的臉頓時更紅,連著拍了他好幾下,罵了句“壞蛋,誰要理你”,跑下了車。

    *

    蔣晏帶她來的是郊外的馬場,不過說是馬場,里面配套設施都很齊全,還有高爾夫球場、溫泉區、娛樂休息區等。

    因為入會門檻高,能來這邊度假的人,都非富即貴。

    蔣晏剛領著宋矜出現在朋友們的面前,大家便齊聲熱情地喊︰“嫂子!”

    看出她不好意思,蔣晏把人往身後護了護,對眾人道︰“這是我女朋友宋矜。她比你們年紀都小,叫名字就行。”

    宋矜從蔣晏身後歪了歪腦袋,以便讓大家看清楚自己。

    精致漂亮的小姑娘,抿唇一笑,又嬌又軟︰“你們好呀。”

    一眾人頓時笑容更盛,看蔣晏都是一副“你艷福不淺”的祝福目光。

    如同蔣晏說的,他們有女朋友的,都帶了女朋友,本身就比較愛玩的,全是孤身一人。

    而且休息室里清清爽爽,一個抽煙的人都沒有。

    大家聊了一會兒,有人提議去騎馬,一行人往外走,蔣晏和宋矜慢慢落在了後面。

    她拉了拉他袖子,蔣晏馬上看過來,微微俯身听她講話。

    “我的病好的差不多啦,大家抽煙也沒關系的。”小姑娘溫軟地小聲道。

    蔣晏勾唇一笑,本就俊美的容顏,霎時更為迷人。

    他反手牽住宋矜的手,理直氣壯地道︰“那可不行,我的煙都戒了,萬一他們抽煙,把我煙癮勾起來怎麼辦?”

    听他這樣說,宋矜才恍然,是啊,很久都沒看過他抽煙了。

    她並不信他的煙癮會輕易被勾起來。身處他這個位置,很多場合,難免遇到抽煙的人,真要犯煙癮,早就犯了。

    不過他的這份體貼,仍舊讓她心生熨帖。

    她輕輕捏了捏他的手,身子自然地貼過去,杏眼彎彎︰“好,那就不抽。”

    “蔣總和女朋友在後面說什麼悄悄話呢?這麼半天還不過來?”前方的人笑著起哄。

    蔣晏抬手,直接將宋矜擁住,桀驁一笑,意氣風發︰“知道說悄悄話,就有點眼力見兒。”

    “呦∼∼”

    宋矜忍俊不禁,推了他一下,當然是沒推開。

    後來大家挑好了馬,蔣晏的朋友邀請他去賽馬,被他拒絕了。

    他們失望︰“不賽馬多沒意思啊,我們可等著看你露一手呢。”

    蔣晏悠悠道︰“賽馬哪有陪女朋友有意思,自己玩兒去。”

    朋友們︰“……”真是有了老婆,忘了朋友啊!

    宋矜看他們吃癟,掩著唇偷笑。

    她也是會騎馬的,但是騎的不怎麼好,蔣晏就和她騎同一匹馬,把她護在懷中,他拉著韁繩,讓馬兒慢慢走。

    宋矜靠在他胸口,見遠處的空中,有什麼高高飄揚,指著問︰“那是風箏?”

    “嗯。”今天風有點大,場地又空曠,的確適合放風箏。

    蔣晏又說︰“說起風箏,你還記不得你高中的時候……”

    宋矜馬上︰“不記得了!”

    他垂眼一瞥,小姑娘耳根果然紅了。

    “我還沒說是什麼,你就不記得了?”他笑道。

    “就是不記得。”宋矜坐直身子,偏過頭。

    “好吧。”他聲音愉悅,腳下一蹬,“駕!”

    被養得膘肥體壯的駿馬,顛顛兒地小跑起來,宋矜一個不查,又跌回了他胸口,硬邦邦的。

    熟悉的觸感,一下子將她拉回了高中。

    彼時是秋天,她家院子很大,便邀請了桑繁星一塊來放風箏。

    可惜她們操作不當,風箏飛起來沒多久,就一腦袋扎進了隔壁蔣晏的房子。

    她扯著線軸,拉不回來,估計是卡在什麼地方了。

    “呀,掉到那邊去了。”桑繁星說,“這得怎麼取回來?”

    “你在這里等我,我過去看看有沒有人。”說罷,宋矜就從自家大門跑出去,一路來到了他家門口,摁了門鈴。

    當時她對蔣晏的印象,就是個不學無術,夜生活豐富的紈褲公子,沒指望他白天會在家。

    沒想到門口的對講系統里很快傳來他磁性低沉的聲音︰“宋矜?”

    “嗯,”因為不熟,她有些拘謹地問,“蔣先生,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我的風箏掉進你家院子里,你能幫我取一下嗎?”

    “ 噠”,大門開了。

    蔣晏道︰“你先進來。”

    宋矜道了謝,第一次走進了他的庭院。和自己家不同,這個庭院明顯只隨便打理了下,不少地方光禿禿的。

    不過靠近她家那一側,一棵銀杏樹倒是高大又茂盛,葉片變成了完完全全的金色,風拂過,葉片撲簌簌晃動。

    枝丫間,她的風箏高高懸掛。

    穿著深色風衣,身高腿長的蔣晏從房子里面走出來,順著她的目光看了一眼,對她道︰“掛的有點高。”

    “嗯。”宋矜不會爬樹,也不好意思麻煩他,正想征求他,能不能讓自己家里的佣人過來取風箏。

    結果蔣晏下一句便是︰“我來幫你吧。”

    宋矜微驚︰“這麼高,你怎麼上去?”

    蔣晏那會兒的皮相便是萬里挑一的好,薄唇微翹,一雙妖孽桃花眼閃爍著瀲灩的光。

    和他對視一眼,宋矜心跳就不受控制地加快。

    “當然是……”他頓了頓,凝視她,不知怎麼回事,給宋矜看得緊張起來,“踩梯子上去。”

    宋矜一怔。

    他失笑,桃花眼流光溢彩,炫目極了,“你不會以為我要爬上去吧?”

    ……她還真是這麼想的,面色微窘,轉移話題︰“我去家里搬梯子過來?”

    “不用,我這有。你等我一下。”

    “嗯。”

    不多時,蔣晏搬了個梯子,架在了樹邊的地上。

    可能是嫌風衣礙事,他已經脫掉了,此刻上身就一件黑色的長袖T恤,宋矜不知他會不會冷。

    擔心梯子不穩,她在他旁邊微微張開手,仰頭對他說︰“你要小心點呀。”

    “嗯,你退後些。”

    她听話地退了兩步,眼楮還是緊張地盯著他。

    男人像是精壯的花豹,三兩下就要爬上了梯子最高處,舉起長長的胳膊來。

    隨著他的動作,他的T恤往上滑,露出了一截腰身。

    宋矜連忙把目光移走,鎖定樹上的風箏,但是那精壯的線條和分明的腹肌,還是在她眼前揮之不去,以至于外面溫度不高,她的臉卻慢慢紅了。

    他已經從梯子上站直了,但還是差了一截,宋矜︰“好像夠不到……”

    “嗯。”蔣晏放下手,看了幾眼旁邊的樹,然後毫無預兆地蹬了一腳梯子,借力扒住了樹干!

    梯子“ 當”一聲就翻了,宋矜緊張地心都提了起來,“要不算了,太危險了。”

    “不危險,你別怕。”明明順著樹干往上爬的是他,還反過來安慰宋矜。

    宋矜一順不順地盯著他,見他矯健地爬上去,單腳踩在一根還算粗壯的樹枝上。

    然後,順著樹枝往前走了兩步,終于抓住了她的風箏,扯開纏繞的樹枝,丟了下來。

    宋矜現在根本顧不上風箏了,她望著他,擔心地說︰“這麼高,你怎麼下來呀?我幫你把梯子架起來?”

    “不用。”蔣晏踩在樹干上,沖她勾勾手,“你來把這個風箏拿走。”

    宋矜不明就里,但是馬上跑過去,撿起風箏,向後退了幾步。

    太陽微微西斜,正好在蔣晏身後,投下暖融融的日光。

    挺拔昕長的男人慢慢從樹枝上蹲下,隨著動作,樹上的銀杏葉晃動得更厲害,連帶抱著風箏的宋矜,心神也緊繃起來。

    “你千萬要小心啊。”

    男人背對著她,聞言向後比了“OK”的手勢,示意她安心。

    很快,他的身形穩定下來,向下一躍!

    宋矜倒吸一口氣,眼睜睜看他“砰”的一聲,落在地上,有力的雙腿彎曲,做了個緩沖動作。

    銀杏樹晃動得更厲害,金黃的葉子紛紛掉落。

    日光透過枝丫、樹葉的縫隙灑在他身上,為他矯健的背影鍍了層淺淺的金色。

    那瞬間,他比漫天的銀杏葉,還要耀眼。

    宋矜心有余悸地看著他,沒察覺到懷中的風箏在動。

    當她被扯得一個踉蹌,腳拌在面前倒下的梯子上時,嚇得驚呼出聲。

    這一下要是摔了,怕不是得破相,完了完了!

    身前的蔣晏迅速反應過來,轉身朝她張開手,慌亂之間,宋矜並沒注意到他瞳孔劇烈地晃動。

    “啊!”她閉著眼楮,感覺自己摔在了一個結實又溫熱的東西上,嘴唇則是被磕得一痛。

    睫毛顫了顫,她睜開眼,猝不及防闖進了他的桃花眼里。

    他也微微瞪大了眼楮,兩人的呼吸同時放緩。

    一秒鐘,兩秒鐘,宋矜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唇磕到的,竟然是他的牙……

    而她的下唇,還貼著他上唇……他的手則護著她的腰……

    !!火山噴發似的,她的臉驟然爆紅,手忙腳亂地從他懷里爬起來。

    “我,我,你……”宋矜快要急哭了。

    剛剛肯定是桑繁星發現線軸能拉動,所以扯了一下!

    現在怎麼辦啊!

    蔣晏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從地上坐了起來,屈起一條腿,胳膊搭在上面,漫不經心地說︰“可惜了。”

    宋矜一愣︰“?”

    他攤了攤手,笑得玩世不恭,“這不是我初吻,不然我就讓你畢業以後負責。”

    本來害羞焦灼的心情,微微染上了幾絲道不明的慍怒,宋矜找回了自己的聲音︰“我剛剛不是故意的。”

    這不是他初吻,卻是她的初吻呀!他竟然還遺憾不能讓她負責,氣人。

    “嗯。”蔣晏似笑非笑,一雙眼楮,深邃得像是能看穿她。

    “謝謝你幫我取風箏,我要回去了!”宋矜匆匆說完,也不管那個被桑繁星扯出一段距離的風箏,轉身往外走去。

    “不用謝。”他略帶揶揄的聲音鑽進她耳中。

    宋矜停下腳步,扭頭看了他一眼,紅著臉道︰“今天的事,不準說出去!”

    蔣晏一副“說出去我多沒面子”的神色,笑著桃花眼彎彎︰“當然。”

    宋矜落荒而逃,沒看到她走後許久,蔣晏才收回目光,笑著舔了舔自己的上唇。

    “想什麼呢,這麼專注?”耳畔忽然想起撩人的低音炮,宋矜禁不住顫了下。

    她往旁邊躲,可是馬背上就這麼點地方,男人箍著她的腰,她躲也躲不到哪去。

    “你別在我耳邊說話。”她嬌嗔道。

    “好,”他退開了十幾厘米,“這樣呢?”

    宋矜︰……聲線穿透力太強,退不退好像都沒區別。

    她揉了一下泛紅的耳朵,好奇地問︰“你初吻是什麼時候呀?”

    蔣晏挑挑眉︰“怎麼想到問這個?”

    “我好奇不行嘛,”宋矜不信任地盯著他,“你不會又要說,你冰清玉潔,初吻還在吧?”

    “已經沒了。”

    得到預料之中的答案,宋矜情緒不高地“哦”了一聲。

    她就知道,以前他身邊鶯鶯燕燕那麼多,就算是心里始終裝著她,也不可能不和別的女人親密。

    她寬慰自己,大方一點,最起碼這個人從現在到以後,都是她的了。

    可是心里還是控制不住地泛著酸泡泡,難受極了。

    她真不喜歡自己這樣。

    臉頰被男人的指尖戳了下,觸感微涼。她頓時有點不悅︰“干什麼呀?”

    “吃醋啦?”他還笑得特別燦爛。

    “我哪有。”宋矜嘴硬。

    蔣晏俊美的面孔上,笑意更盛。

    這段時間,他如置雲端,每一步都小心翼翼,不敢多靠近她一寸。

    怕惹她生氣難過,更怕她有天會和他說,她搞錯了,她對他並不是真正的喜歡,她的心里另有其人。

    若她說出這樣的話,不管他內心多痛苦,都會支持她的選擇。

    連周郁詞都能為了她的幸福和開心克制著病態的感情,他當然也一樣。

    而今她的反應,讓他控制不住地歡喜。

    要是不喜歡,她怎麼會介意呢?

    他很想多看看她吃醋的樣子,但是又不舍得她難受。

    于是率先敗下陣來的,還是他。

    他讓馬兒停下來,自己先下去,從下面朝她張開手︰“來。”

    宋矜瞥了一眼他的掌心,不是很情願他接著自己。她倒也不是想一直不理他,但她喜歡他呀,怎麼可能一點都不計較他以前那些事。

    她就是想稍微鬧一鬧,等心里舒坦點,再靠近他。

    于是他收回目光後,自己扶著馬鞍,想爬下來。

    剛試探著往下放一只腳,腰上忽然被一雙大手掐住,她“哎呀”一聲,身子僵了。

    那雙手向上用力,將她舉起,然後不費什麼力氣地給她放在了地上。

    緊接著,她的身軀,被男人從身後牢牢抱住。

    他笑起來,愉悅地說︰“小朋友,你記性怎麼這麼差啊。我的初吻不就是被你拿走的嗎?”

    宋矜本就沒想掙扎,聞言疑惑皺眉︰“什麼……”

    她猛地冒出一個想法,“你不會說是撿風箏那次吧?”

    “嗯哼。”

    她忙扭頭,眼里迸發出光彩,剛剛的不滿一掃而光,“可你當時分明說不是你的初吻!”

    蔣晏順勢用自己的額頭抵著她,笑意彌漫到眉梢,“有個小姑娘都快急哭了,我能怎麼辦?”

    宋矜听懂了他的認真,驚喜地講不出話來。

    好半晌,她憋著笑,又“哦”了一聲,甜滋滋的。

    蔣晏執起她的手,置于自己的心口,鄭重地在她耳畔道︰“宋矜,我屬于你,只屬于你。”

    掌心下急促有力的跳動,與她的心跳,漸漸重合。

    她轉過身,面對面抱緊了他的腰。

    小臉兒眷戀地在他胸前蹭了蹭,她明明很害羞,還是鼓起勇氣說︰“我也屬于你。”

    男人望著她,眸光暗下來,情動得厲害。

    他低啞地問︰“我是誰?”

    遼闊的綠茵馬場,只剩下他們兩個人,風拂過,吹動她鬢邊的碎發。

    她抬起手指將那調皮的頭發掖到耳後,染紅的小巧耳垂,便露了出來。

    踮起腳,她在他唇上親了一記,澄澈的杏眼,一瞬不瞬地看著他。

    “你是蔣晏,我的愛人。”

    他再難自抑,追過來,深深地吻住她。

    無盡的愛意,都在長長的擁吻之中。

    年少時做的一場瑰麗的夢,成了懷中的現實。

    深情、期待、渴望,均被一一回應。

    她就是他的無上神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偏不當反派們的白月光》,方便以後閱讀偏不當反派們的白月光第43章 全文完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偏不當反派們的白月光第43章 全文完並對偏不當反派們的白月光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