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第 64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雲劫 本章︰第64章 第 64 章

    眾人大為震撼, 零竟然喜歡容雪清?

    想了想,似乎又是情理之內。

    就好像現在,整個反叛者組織內許多人都喜歡容雪清, 一方面是因為他的外貌,另一方面是因為他的成長速度,還有就是他平時展現出來的性格。

    零與容雪清雙瞳對視, 沒有說話。

    整個訓練區沒有任何人說話,他們目光灼灼地看著兩人,非常好奇,零會說些什麼。

    大約幾秒鐘的沉默後,零說道︰“你倒是說得肯定, 我喜歡你。”

    容雪清眨了下眼,詢問︰“……難道, 你不喜歡我嗎?”

    零︰“……”

    最開始, 確實不喜歡, 甚至可以說是厭惡。

    但是, 人會改變。

    一開始因為不喜歡,他對容雪清並沒有多少關注,直到後來,他從他人口中得知容雪清有許多他所不知道的一面。

    喜歡美好的事物, 這是作為人與生俱來的一種本能。

    毫無疑問, 在這一方面容雪清佔據了絕對的優勢。

    他從那時開始, 目光一直聚焦在容雪清身上, 他越了解他,很多時候,就覺得他純白的像是一張白紙。

    在容雪清進入反叛者組織後,這里許多人一直試圖在這一張純白之上染上別的顏色, 卻始終無法如願。

    當零意識到時,他發現,他的目光已經再也無法從容雪清身上移開了,他的目光一直追逐在他的身上。

    他也是第一次意識到,為什麼澤弗奈亞會喜歡過去看起來那麼平凡的容雪清了。

    之前他還曾想,隱隱期待,容雪清和澤弗奈亞重逢時,當澤弗奈亞意識到現在的容雪清和過去的容雪清的差異時心情會是怎樣的,現在他就完全不這樣想了。

    如果可以,他希望容雪清與澤弗奈亞再也沒有見面的一天。

    他想將容雪清藏起來,不讓任何人看到。

    零沒有回答容雪清的問題。

    又是幾秒鐘的沉默後,容雪清說道︰“……所以,是我會錯意了嗎?”

    零︰“倒也沒有。”

    許多听到零回答的人震驚,倒抽一口氣的聲音此起彼伏。

    有異能者壓低聲音說道︰“無法相信,零竟然也會有喜歡人的一天。”

    “這是零的第一次吧?!”

    一些人的震驚中,零詢問︰“所以,雪清,你是打算回應我的感情?”

    容雪清搖頭,明確地說道︰“不是,你不要誤會,我打算拒絕你。”

    零眼皮跳了跳。

    這也是他所認識的容雪清,他說話非常的直白,也非常的果斷,他可以用最輕描淡寫的語氣拒絕他人的任何告白,就是如此的莫得感情。

    容雪清說道︰“不過,在拒絕你之前,我想憑借你喜歡我,和你單獨聊一聊。”

    零笑了笑,“你的意思是,你想借我對你的喜歡,持寵而嬌?”

    容雪清︰“我認為你說的不對,不過你想這麼想,也可以。”

    不懂零回答,容雪清又問︰“可以嗎?”

    零︰“我不會因為我的喜歡,而對你有所寬容。”

    容雪清︰“我們出去再說吧。”

    零點頭。

    兩人一起朝外走去,眾多人目光直直地看著兩人的背影。

    “我還是很意外,零大人竟然會喜歡容雪清。”

    “我們這里,喜歡容雪清的人還少嗎?”

    “不過,零大人果斷拒絕容雪清的要求,想要追求容雪清會有很大的難度。”

    “嗯。”

    “他這種態度,會單身一輩子。”

    …………

    ……

    在容雪清的要求下,兩人一同去了三樓。

    比起一二樓,三樓屬于管理層才能夠住進去的樓層,相對而言安全系數也比較高。

    零帶著容雪清進入獨屬于自己的阻隔室。

    容雪清並不知道,這其實是零第一次將人帶入自己的空間,這是他喜歡一個人的表現。

    容雪清目光四處掃了一眼,阻隔室內寬敞,每一寸地方都非常整潔。

    容雪清說道︰“三樓要比二樓好很多。”他有感而發。

    零頓了下,一臉認真地說道︰“雪清,如果你願意的話,你可以和我一起住在這里。”

    容雪清眼皮跳了跳,再一次明確地說道︰“我之前就對你說過,我是打算利用你對我的感情,不過,我不喜歡你,也不會喜歡你。”

    在這一方面,容雪清的臉皮就顯得非常厚。

    零︰“雪清,我並不強求愛情,我始終認為在一起,比所謂的愛情還要重要。”

    容雪清覺得,零這句話說得並不對。

    如果,零真的這麼想,他就不會因為喜歡他,而想要和他在一起了。

    容雪清說道︰“您應該知道,我喜歡澤弗奈亞。”

    零︰“事實是,現在的你們甚至連見一面都不可能。”

    兩人目光對視,零又說︰“更準確的說法是,你此生都無法離開這里,更無法再見澤弗奈亞。”

    容雪清︰“……”

    容雪清眯了眯眼楮,說道︰“我的兩位姐姐,澤弗奈亞閣下,他們應該一直有聯系你們,讓你們放了我,對于他們開出的條件,你們是不滿意嗎?”

    零唇角微微彎起,說道︰“非常心動。”

    容雪清︰“那麼,為……”

    零的手忽然捏住了容雪清的下巴。

    他的速度過快,哪怕是現在的容雪清一時之間都沒能躲避,被強迫抬起下巴,與他雙瞳對視。

    零說道︰“先不說你的兩位姐姐,為了換回你,澤弗奈亞閣下也願意給予非常誘人的條件。”

    容雪清︰“……是什麼?”

    零︰“不過很遺憾,我們拒絕了。”

    容雪清︰“為什麼。”

    “因為,比起這些,你或許會給我們帶來更多的利益。”

    容雪清拍開零的手,眼睫低垂,似乎是在思考。

    小片刻後,也不知道容雪清是怎麼想的,他一改之前冷漠的畫風,看著零,眨巴眨巴大眼楮一臉期待地詢問︰“零,你真的沒有辦法帶我出去嗎?”

    零︰“……”他嘴角抽了抽。

    容雪清︰“零,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看過外面的世界了,我現在已經不知道藍天白雲,更不知道山川河流,我好想去外面看一看,你真的不可以帶我出去嗎?”他又眨了眨眼楮。

    這其實是容雪清這一段時間經常使用的計量之一,他自認為的美人計。

    他在反叛者組織內什麼都沒有。

    沒錢,沒地位,沒賺取組織內功勛的辦法,在這里,他唯一能夠獲取到生活物品的方式就只有請求。

    他必須向許多人請求自己想要的東西,才能夠獲取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零說道︰“我說過,我雖然喜歡你,但是我並不會為了你而改變我的原則,更不會為了你而做出任何損壞組織利益的事情,所以……”

    兩人目光對視,零繼續說道︰“你這樣,沒有用。”

    容雪清想,零相同的話已經說了至少兩次了。

    但是,有些時候,同樣的話反復重復,更大的原因是因為意志不夠堅定。

    容雪清面上的表情恢復之前的冷漠,說道︰“再過不久,那位人魚撫愈師將迎來二十歲的生日,之後的不久,也將是我的兩位姐姐的生日,我希望你們開出條件,盡可能的情況下,我和姐姐們會完成你們的要求,我希望,你們能夠放我離開。”

    零︰“不可能”

    容雪清︰“……”

    零說道︰“如果,你沒有其他什麼事情,那麼我先走了。”

    容雪清愣了下,總覺得哪里不對,不過到底是哪里不對,他一時之間竟然沒有get到。

    零深深看了容雪清一眼,走出了房間。

    等金屬門關閉的聲音響起,容雪清才意識到到底哪里不對了。

    這里是零的房間,而不是他的房間,該離開的是他,至少,他不應該在主人不在的情況下一直停留在這一間房。

    容雪清走向門,試圖開門出去,不過,遺憾的是他並沒有出去的權限。

    容雪清目光四處轉了一圈,坐在椅子上,打算靜靜等零回來。

    他在椅上坐了小半個小時,卻始終沒能等到零回來。

    容雪清等著等著,覺得有點困,他轉移場地,試探性地坐在了零的床上。

    比起金屬地板,還是床的舒適度比較高。

    容雪清朝著門的方向看了看,沒看到人,他躺在床上,閉上了眼楮。

    一轉眼,他睡過去了。

    不知過了多久,他听到一陣動靜,是門開的聲音。

    容雪清坐起身,說道︰“零,你回來了?”

    夜燈開啟,容雪清眯了眯眼楮,看向站立于門口的零,頓了下,解釋道︰“我出不去,所以就在這里躺下了。”

    零“嗯”了聲,說道︰“你要一直留在這里嗎?”

    容雪清下床,長發散落,任何燈光下他看起來都極為漂亮,他說道︰“零,我和你說過,我有喜歡的人。”

    零笑了笑,說道︰“我今天听聞消息,你的姐姐或許會匹配給澤弗奈亞。”

    容雪清雙瞳瞠大,瞳孔劇烈收縮。

    前一刻,他看起來還迷迷糊糊,這一刻徹底清醒。

    零踏步,靠近容雪清,“雖然,這還僅僅是一種說法,但是,當真這樣,你會怎樣?”

    容雪清眼睫微微顫動,說道︰“……首先,澤弗奈亞擁有拒絕的權利。”

    零沒有說話。

    容雪清又說道︰“而,而且,我听說,還有一位名為簡安若的撫愈師。”

    想了想,他又說︰“還,還有,我的姐姐……”

    零說道︰“所以,按照你所說的這一切,你和澤弗奈亞都沒有任何可能性。”

    容雪清︰“……”

    零︰“你甚至不是撫愈師。”

    容雪清抬眸,與零雙瞳對視。

    片刻的沉默後,容雪清不想在和零說話了,他繞過零,決定離開。

    最開始听到零說出的這種可能性時,他確實感到驚慌,驚慌的是,他喜歡的姐姐和喜歡的人成為了一對。不過,仔細想想,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想過他和澤弗奈亞之間的可能性,所以,也就傷害不到他。

    從某些方面思考,這或許還是一種非常好的結果。

    容雪清說道︰“別人怎樣我都無所謂。那麼,我回去了。”

    容雪清大踏步,走向門,不過還是沒能打開金屬門。

    他回頭看向零,與他雙瞳對視,說道︰“開門。”這一次,零沒有為難容雪清,給他開了門。

    11月1日。

    封閉的帝星開放,那些原本居住于帝星的人終于能夠陸陸續續回歸。

    容雪清想,在兩位姐姐的安排下旅游的父母應該能夠回到帝星了。

    已經好久沒有見到父母了,他非常思念父母。

    現在連續幾個月,他都沒能和父母通訊,他們一定非常想念他吧?

    宇宙飛船一陣劇烈的顛簸。

    容雪清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加快腳步從阻隔室沖出去,看到了許多與他一起向外沖的異能戰士。

    廣播聲在飛船內響起,讓異能戰士們前去應戰。

    容雪清眨了眨眼,他現在以異能者的身份在反叛者組織之中,雖然不是這個隊伍中的人,但是他想……

    外界正在戰斗,他可不可以也沖過去,然後尋到機會就逃亡?

    但是,事實證明,他的想法並不可行。

    那些朝著指定地點移動的異能者們用微妙的目光看著容雪清,其中有人說道︰“他不會認真的認為,他真的能夠混入我們隊伍中吧?”

    “他現在的實力確實還算不錯,不過,他不可能出的去的。”

    容雪清默默停下腳步,整個人都有點不大高興。

    就在這時,忽然有人握住了容雪清的手腕。

    容雪清看過去,入眼的是身穿一身黑色戰衣的零。

    零將容雪清拉到了走道邊緣,其他異能戰士們按照要求快速移動。

    容雪清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

    零說道︰“我們現在與蟲族三大兵團相遇,現在它們正在攻擊我們。”

    容雪清想,這運氣可當真是不好。

    零眯起眼楮看容雪清。

    容雪清眼皮跳了跳,說道︰“你不要用這樣的目光看我,我什麼都沒有做。”

    零說道︰“……雖然沒有直接的證據,但是,我們這次直接遇上蟲族三大兵團,有很大可能,是因為瑟安神殿的故意安排。”

    容雪清愣了下,想了想,覺得零是在指兩位姐姐。

    容雪清說道︰“你是想說,是阿柔姐和阿河姐嗎?”

    零一只手輕輕撫上容雪清的臉頰,說道︰“最近這一段時間,你兩位姐姐的所為可能惹怒了瑟安神殿,導致,現殿主想放棄你,他或許認為你是牽制你兩位姐姐的麻煩。”

    容雪清眼皮跳了跳。

    容雪清覺得,他被瑟安神殿放棄,這一事實對他來說無所謂,而讓他感到非常難受的是,姐姐們應該非常擔心他。

    零︰“現在,你認為你的兩位姐姐會怎麼應對呢?”

    容雪清︰“我不知道我的兩位姐姐接下來要怎麼應對,但是我知道,現在你們需要應對的是三大蟲族兵團。”

    零︰“這倒是無所謂,我們這里每一位戰士都久經戰斗,這並無法難倒我們。”頓了下,他又說,“經歷這一場戰斗,倒是可以讓你更為清楚地知道我們的實力。”

    零話落的剎那,容雪清感覺到了一股奇異的波動。

    仿佛之間,他听到了一陣極為尖銳刺耳的音波。

    容雪清皺眉,那一股聲音似是在靈魂深處響起,令人感到難受。

    圍繞容雪清精神圖景的十多個精神力屏障瞬間破碎,只留下了最後一個滿是裂痕的精神力屏障。

    可怕的不是音波,而是,那些用肉眼看不到,捕捉不到,但確實存在的東西。

    那是與疏導源截然相反的東西。

    容雪清不知道這些物質是什麼,但是,他覺得,這種破壞源擁有強大的破壞力。

    容雪清反應迅速,瞬間就建立了新的精神力屏障。

    容雪清想,他作為撫愈師都會感到難受,而作為異能者直面遭遇這種破壞源的攻擊,應該比他還要難受。

    果不其然,容雪清看到零雙瞳微微發紅,他現在能夠保持冷靜,完全憑借著其強大的意志力。

    容雪清目光四處掃了眼,二樓的通道上已經沒有異能戰士了,他們應該已經全部移動到了待戰區。

    那一道尖銳的聲音再一次響起,越來越多的破壞源四處彌漫。

    可能是下意識的行為,零向後退,與容雪清拉開距離。

    這是許多異能戰士的本能。

    當他們無法確認自己是否會進入狂化狀態時,他們都會本能地與其他人拉開距離,這是他們預防自己傷害其他人的一種方式。

    零說道︰“容雪清,現在去三樓我的房間,我已經給你開了進入的權限。”

    容雪清忽然拉住了零。

    零眯了眯眼。

    容雪清說道︰“零,我們做一個交易,好嗎?”

    零︰“現在,立刻進入三樓!”他下達指令。

    容雪清︰“我是信任你的。”

    零︰“你憑什麼信任我?”

    容雪清︰“因為你喜歡我?”他隨意找了一個理由。

    零︰“容雪清,我知道你最近這一段時間有很大的成長,但是,如果我認真,你在我手下支撐不了十秒。”

    容雪清想,才不會。

    雖然最近這一段時間他從來沒有變身成人魚形態過,但是,理論上,人魚形態的他要遠遠比現在的人形態強大兩至三倍,甚至是更多,無論是身體力量,又或者是元素異能的操控,所以,他迷之自信,說不定認真起來,他或許比零厲害也不一定。

    容雪清在又一波尖銳的破壞源的侵襲下,重新建立新的精神力屏障阻隔精神圖景,穩定住自己的情緒,直接說出重點︰“零,我有辦法解決這些……和疏導源截然相反的破壞源?”他不知道這是什麼,所以這樣形容,應該沒有問題。

    零愣了下,說道︰“你有源珍珠?”

    容雪清微微一愣,源珍珠?這是什麼東西?

    容雪清不知道零口中的“源珍珠”是什麼東西,但是,听他的意思是,像現在他們現在所遭遇的這種情況絕對不是第一次發生。

    忽地,容雪清想到了那一日所看到的何嵐燕在新聞頻道直播中變身為人魚的畫面。

    所以,現在他們所遭遇的這一切,其實就像是一種疾病嗎?

    容雪清這麼想的時候,又重新給自己建立層層精神力屏障,說道︰“……零,所以,要和我做交易嗎?”

    零︰“什麼樣的交易。”

    容雪清︰“你放我離開,我幫你們解決這些破壞源。”

    零︰“關于這件事,我無法輕易做出決定,需要組織各位元老進行會議表決。”

    容雪清握住零的手腕力道加重,“你不需要首領的同意,我並不要求你以正面的方式放我離開,我需要你偷偷放我走。”他不想節外生枝。

    主要是,他沒有所謂的源珍珠。

    現在的他能夠解決這一場危機的方式,只有一種。

    ——人魚之歌。

    零說道︰“容雪清……”

    容雪清打斷零︰“你並沒有猶豫的時間,哪怕是你,現在這一股波動對你都有很大的干擾,更何況是其他人?你要賭一賭嗎?”

    零︰“先把你的源珍珠拿出來。”

    容雪清︰“不行。”他沒有,他甚至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在容雪清的感知中,破壞源已經完全籠罩住了這一片區域。

    容雪清說道︰“現在,把我帶出去。”

    零︰“你知道外面是哪里,就要求我帶你出去?”

    容雪清︰“你把我帶出去,我交出源珍珠,不好嗎?”

    零不說話。

    容雪清又說道︰“而且,你完全不需要擔心我會跑,不是嗎?之前你能夠當著那麼多瑟安神殿的異能者的面將我抓過來,而現在,外面在混戰,而我只有自己。”

    零︰“你就不擔心,我把你帶出去後,又會重新將你抓回來?”

    容雪清眼皮跳了跳,頓了下,說道︰“你給我十分鐘,十分鐘後,你來抓我,你要是能抓到我,我就乖乖和你回來。”

    零︰“……倒也可以。”

    容雪清覺得,如果有十分鐘可以跑的時間,他應該……

    不會有任何問題。

    他已經想好了。

    等零帶他出去,他就先跑,找到一個人,借用對方的個人光腦,想辦法聯系澤弗奈亞。

    作者有話要說︰  推薦基友的小萌文

    嗚嗚嗚,基友的文文真的好萌好可愛!!!

    文id︰5973530

    文名︰小海豹是糯米滋呀!

    文案︰

    小雪作為族里剛能幻化的小海豹,白天去動物園打工,晚上回家沉迷小說。

    某天醒來發現自己成了某本書里被家族放棄,嫁給反派教授的小炮灰!

    白乎乎圓滾滾的小海豹在水床上苦惱的來回滾,“吧唧”摔下來了。

    他突然發現比嫁給反派更可怕的問題︰“啊啊啊這天也太熱了叭?小糯米滋要熱化了熱化了qaq。”

    重傷不愈,被未婚妻背叛,那家族隨便塞了個傻子來糊弄自己。

    科俄斯教授冰冷的雙眸含著殺氣的打開冰箱!

    里面居然有只圓滾滾,眼楮圓溜溜的小海豹,不耐煩的用小鰭拍拍肚皮。

    “嘰嘰嘰”快關上,熱死了熱死了。

    打開冷藏櫃!

    “嘰嘰嘰”哎呀,又被發現了。

    打開地下室!

    “嘰嘰嘰!”你有完沒完!

    憤怒的小糯米滋氣鼓鼓的用小爪子拍著肚皮“嘰嘰嘰嘰!”生氣了!

    科俄斯教授︰有,有點可愛。

    科俄斯教授吃著糯米滋看著用肚皮滾來滾去的小海豹,“我想給你一個雪域星球。”

    “嘰嘰嘰~”

    美食文小海豹白天擺攤,晚上抓魚去。

    最後,我家崽兒永遠都是雪白色毛茸茸的幼仔體!不會變灰!永遠不會!

    文id︰5973530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穿回來的小人魚》,方便以後閱讀穿回來的小人魚第64章 第 64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穿回來的小人魚第64章 第 64 章並對穿回來的小人魚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