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第 41 章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說與山鬼听 本章︰第41章 第 41 章

    即便馥橙不想在言語上輸給俞寒洲, 可他也不得不承認,俞寒洲在與朝臣往來、甚至是面見皇帝的時候,確實從容不迫、進退有度。

    仿佛這個人天生就該立于朝堂之上, 一舉一動皆是風度翩翩, 言之有物,令人信服。

    馥橙今日一直跟著對方,雖然不怎麼開口說話,可俞寒洲與人交際, 他一直有在安靜地看著。

    無論是馥橙親眼所見,還是別人的敬畏稱贊, 都無一不彰顯了俞寒洲有多麼出色和優秀。

    這是一個值得仰慕追隨的男人。

    馥橙清楚這一點。

    可同時,他又見過俞寒洲私底下的模樣。

    壞心的、故意逗弄調.戲他的、欺負他的、好聲好氣哄他賠不是的、溫柔而理智地開導他的……乃至于, 對著不在意之人絕情冷漠的模樣……都毫不掩飾地呈現在了馥橙的面前。

    這樣的俞寒洲, 不再完美無缺、高高在上, 卻有了溫度,可以觸摸、能夠陪伴著他。

    馥橙喜歡俞寒洲如今的真實, 又欣賞男人之前的完美, 兩相矛盾之下, 他回頭看著俞寒洲,忽然改了口, 道:

    “也不是說人模狗樣,我是說,你在外面很厲害, 看著就很帥。也比較正經,不開玩笑。”

    俞寒洲听著馥橙的“補救”, 好笑地將人箍進懷里, 低聲附耳道:“怎麼?怕被本相懲罰, 所以故意說好話?”

    “沒有的。”馥橙忙搖了搖頭,認真道,“我是說真心話。你在外面是很吸引人,很有人格魅力。”

    “嗯?”俞寒洲一時驚訝,沉吟片刻,捏著馥橙的下巴,湊近了細細端詳,像是在確認這些話的真實性。

    馥橙被看得有些臉紅,總感覺對方湊得太近了,幾乎稍稍一動就鼻尖相觸,呼吸交纏,親密得過分。

    他下意識往後仰了仰頭,抱怨道:“你太近了,這樣我不好喘氣。”

    俞寒洲頓時莞爾,道:“哪里就不好喘氣了,就你嬌氣,離得近些也受不了。”

    馥橙听了,輕輕哼了一聲,卻沒有反駁。

    男人看了他一會兒,才低聲道:“既然,橙橙覺得本相有魅力,那麼,可有那麼一點吸引到你?”

    馥橙霎時被問得徹底漲紅了臉,忙往邊上側了側頭,避開耳邊灼熱的氣息,心虛道:“可……可能有一些吧,我是覺得當時你很帥……”

    “帥?俊美的意思?”俞寒洲追問。

    “嗯嗯……”馥橙覺得有點難為情,忙道,“你不要問那麼詳細,別人夸你,你點頭接受贊美就好了……哪有人跟你一樣追問的。”

    “可是,橙橙難得欣賞本相一回,不問清楚豈不吃虧?”俞寒洲笑問。

    馥橙聞言更加臊紅了臉,蹙起眉道:“好吧,算了,隨你,下次你記得听著就好了。”

    “嗯,只听不問,有什麼好處?”俞寒洲逗他。

    馥橙輕輕哼了一聲,道:“沒有好處,但會讓你顯得神秘一點,魅力加分。”

    俞寒洲失笑,道:“好,那下回就神秘一些。”

    馥橙滿意地點點頭,轉過去後便開始看著桌上的菜單。

    這棟酒樓是俞寒洲的產業,因為有周昀情這個穿越者提供的建議,所以酒樓不僅是連鎖產業,其中還采用了現代化的經營方式。

    像是菜單這種常見的東西,以往其他客棧也有,只大都是一張紙,寫了菜式的名字,如今經過改良,已然變成了一本厚厚的精美小冊子。

    馥橙好奇地翻開,就見其中每一道菜皆繪了圖,寫明了食材,甚至還標注了哪些菜適合給什麼樣的客人食用,比方說,銀耳枸杞紅棗湯,上面便標注了適合女眷食用,而小米粥,養胃好消化,老少皆宜。

    怪不得俞寒洲的酒樓生意紅紅火火,產業遍布北朝,若是每一種產業都是這般的標準,那受歡迎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

    馥橙看完,點好了菜,便問:“你的酒樓經營方案,也是光祿大夫提供的嗎?”

    俞寒洲聞言微微頷首,道:“有一部分提案,是周蘊想的。”

    “那這個人其實還挺有用。”馥橙糾結地蹙起眉。

    俞寒洲一眼便看出少年在想什麼,一時斂了眉,淡淡道:“周蘊確實神異,但無論是酒樓、還是造船、農具兵器等產業,如今能發展得好,皆有其他人的功勞,真要說起來,工部尚書之能,遠在周蘊之上,不必再為他感到可惜。”

    俞寒洲產業眾多,並不是沒了一個周昀情,就發展不下去了,甚至說句狂妄的,沒了周昀情,還有其他更為出色的人,他們過往業績也比光祿大夫要好得多。

    馥橙聞聲,瞥了一眼俞寒洲的神色,小聲問:“你是不是生氣了?”

    俞寒洲垂眼,看著少年,好一會兒才道:“本相是有些不悅,但並非對你不滿,而是……”

    馥橙好奇地轉頭。

    男人卻已然傾身過來,一手摟著馥橙,從後面托起了少年白皙的下巴,垂首輕輕吻了吻少年緋紅的臉頰,親昵地廝磨起來。

    “……是周蘊對本相有意,本相自個兒巴巴地將人遣走,便是怕你多想,憂慮,生氣,傷心。可你呢?”

    馥橙被問得怔怔的。

    俞寒洲懲罰地咬了一口少年白嫩的耳垂,見馥橙瑟縮著脖頸,面上依舊糜麗而懵懂,像是不明所以,一時嘆息道:

    “你想想自己又做了什麼?”

    “我……我沒……”馥橙下意識想要反駁,可話未出口,就又被重重吻了耳朵,頓時也不敢亂說話,老實反思起來。

    俞寒洲卻似乎並不是要他一個答案,只順著繼續道:“你只知道考慮周蘊的價值,覺得本相舍了一個培養多年的下屬,很是可惜。”

    “……嗯。”馥橙輕輕點頭,遲疑又擔心地看向對方。

    俞寒洲似乎發現了他的膽怯,直起身過來,啄吻他的眼角,道:“這些權衡並沒有錯。若是工部尚書等人,也會這般為本相考慮,會說出與橙橙一樣的話。”

    “可你覺得,本相在你身上求的,便是這樣麼?”

    “本相不缺忠心的下屬。”

    馥橙安靜地听著,多少有些懂了。

    他扯住了俞寒洲的袖子,輕輕拉了拉,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下次不這樣。”

    “嗯。”俞寒洲纏綿地吻他的側臉,呢喃道,“你如今在我懷里,本相傾慕于你,那麼,面對心悅我的人,該有什麼態度,橙橙要記得。”

    馥橙听了便有些苦惱……

    他有時候對自己的身份就是會忘記,很難控制得住。

    而且,需要控制才能想起來的“在乎”,顯然也配不上俞寒洲,畢竟俞寒洲對他是真心實意。

    馥橙頭一回覺得自己挺渣的,蔫蔫地垂了頭。

    該吃醋的時候沒吃,還瘋狂夸贊情敵,難怪俞寒洲不高興。

    他覺得有些愧疚,猶豫地看了看俞寒洲,還是轉過了身,遲疑地伸出手。

    男人眉眼深邃,眸色沉靜地看著他,像是在等他做選擇。

    馥橙不由緊張地抿住了唇珠,但他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所以很快便試探地伸了手,搭到俞寒洲肩膀上……

    縴長的手臂往上攀,藤蔓一般圈住了俞寒洲的脖頸。

    與此同時,少年馨香馥郁的軀體也投入了俞寒洲的懷抱,軟軟地貼在男人胸膛上。

    他沒有說話,只閉上了眼,溫順地將頭靠在俞寒洲的頸窩里。

    可這對于始終一頭熱的俞寒洲來說,已經足夠了。

    有力的臂膀再次摟緊了少年,俞寒洲垂首,薄唇輕輕貼在馥橙的耳畔。

    馥橙初時以為這只是個淺嘗輒止、表示溫情和寵愛的吻,也就沒有拒絕,畢竟他已經接受了俞寒洲的存在了。

    可輕柔的踫觸似乎無法令對方滿意,隨著時間推移,那淺淺的啄.吻逐漸變得熱烈如火,往下蔓延。

    馥橙敏.感地仰起頭,就被順勢沿著縴長的雪頸往下侵.佔,濕.熱的吻綿綿密密地落在下巴處,又逐漸輾.轉到小小的喉結,最終席卷到脆.弱的脖.頸上,幾乎弄得他有些疼。

    有一瞬間他甚至錯覺自己是猛.獸的獵.物,有種隨時都會被咬.住脖.頸的戰.栗,從尾.椎升騰而起,竄入腦海。

    他禁不住迷.蒙了雙眸,軟.了身子,恍若無骨地倒在俞寒洲胸膛上,被更緊地扣住細.腰。

    俞寒洲的手掌熾.熱,貼著他後.腰上薄薄的軟.肉,摩.挲而過,又往下滑,往更靠下的地方搓.揉.撫.弄。

    馥橙感覺到了小腹上不屬于自己的滾.燙熱度,想退開,又被抓著腰按了回去。

    他不甚清醒地睜開眼,往四周看了看,又略略回過神來,伸手下去抵住俞寒洲的腹.部,焦急地央求。

    “你別在這里……有人會來……”

    酒樓包間燈火通明,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有小二過來取菜單,哪里能在這亂來。

    俞寒洲又揉了他幾下,見他敏.感地蜷.縮起來,啞聲笑了,貼著耳朵哄道:“就弄一回,本相弄完了給你收拾,好不好?”

    “不好……”馥橙要嚇哭了,控訴道,“又沒有備用衣裳沒有……反正不好,你等下把衣裳弄髒了。”

    俞寒洲听了,卻是伸手在桌面上某一處敲了敲。

    馥橙听到一陣響動,扭頭一看,就見不遠處的博古架緩緩往邊上挪開,露出一扇暗門來。

    “暗道直通本相名下的別院,等會兒讓人送衣裳過來,如何?”俞寒洲哄他,手上的動作不停。

    馥橙被弄得渾身沒力氣,卻更急了,道:“那你還不如帶我過去,做什麼要送衣裳過來,更惹人注目了……”

    哪知俞寒洲听了,卻志得意滿地朝他哼笑一聲,過來親他,音色喑啞地附耳:“本相就想在酒樓欺負你一回。”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綠茶病美人只想當咸魚(穿書)》,方便以後閱讀綠茶病美人只想當咸魚(穿書)第41章 第 41 章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綠茶病美人只想當咸魚(穿書)第41章 第 41 章並對綠茶病美人只想當咸魚(穿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