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chapter 30


類別︰綜合其他 作者︰一盞夜燈 本章︰第30章 chapter 30

    回到家之後, 寧的感冒癥狀來了。

    頭痛,流鼻涕,畏寒, 喉嚨啞了。

    她窩在家里,熬了一大鍋白粥, 餓了就喝點,找到了感冒藥。

    是梁新禾留下來的。

    幫了大忙了。

    她本來想發條信息謝謝人家, 可一想到不像自己這種老宅蟲,她有繁忙的工作,還是不要去麻煩人家了, 等好了抽機會要好好謝謝人家。

    她吃了藥昏昏睡去。

    她以為會夢到章妮思, 但其實沒有,夢中一片混沌, 她就在混沌里無意識地睡著。

    一切都已成定局。

    那天她們吃完了變冷的飯菜,和平友好地告別。

    章妮思說自己不會在西城待著了,她會去和國外的家人定居, 只不過奶奶還是西城, 她不常回來,希望寧能偶爾過去看看她。

    寧應下了。

    那幅畫章妮思也一並帶走了。

    也許結局早已經定了, 也許她在生病,所以痛感並沒有很強。她見過怨偶是什麼樣子的——她的父母。

    明明都是受過教育有涵養的人,可是一見到對方就大吵, 惡狠狠地瞪著對方,恨不得對方就地陣亡的架勢。

    幸好她和章妮思不會變成這樣。

    寧吃了三天藥, 在一碗碗粥的堅持下, 癥狀緩解, 人終于也有了幾分生氣。

    緩過來之後, 另外一種痛感就來了。

    不是很劇烈的痛,只是黯然,深入骨髓的黯然,如同陰天的風濕病。

    章妮思走之前給她發了條短信,很簡單︰“我走了。”

    寧看了好一會,不知為何無法回復。

    之後連續幾天她都做了噩夢。

    有時是第一視角,有時是第三視角。

    她躺在床上睡覺,醒來一摸,她的手臂不見了,有時是一條腿不見了。

    她看著自己在慘叫,發抖,明明知道自己在做夢,卻無能為力。

    心理醫生說︰“有個人在你的生活里有20年的痕跡,你的人生版圖處處有她的存在,現在你們分開了,有些後遺的情緒是很正常的。”

    寧沉默了一會,才說︰“我可以適應的。”

    她可以適應一個人生活的。

    少年的她很害怕孤獨,有了章妮思之後她體驗過至深的甜蜜,以及更加至深的孤獨。

    她已經不是16歲的自己了,以後當然也可以一個人孤獨地活下去。

    需要時間。

    她會慢慢來。

    姐妹連心,賀如意給她打了電話。

    听完之後她沉默了一會兒,也沒有就她們分手的話題深挖下去,而是說︰“買機票過來,和我們一起玩。”

    “我們從三亞飛鷺島,你也到那邊,一起玩去,別老悶在家里,沒病都悶出病來了。”

    寧不怎麼感興趣。

    手機換了人,再響起的是小女孩清脆的嗓音︰“表姨,你來嘛,來陪我玩!”

    寧嗓音軟了一些︰“囡囡……”

    “表姨,”小女孩撒嬌,“哥哥和他女朋友留在三亞了,爸爸回去上班了,就我和媽媽兩個人,你要是不來,我會被她煩死的!”

    “咳咳,哎,你老媽我就在你旁邊呢!”賀如意在旁嗤笑。

    “表姨,表姨,你來嘛來嘛來嘛,要不然囡囡要傷心的,我的心會破一個洞的。”

    這話說得賀如意都笑起來︰“你這話跟誰學的啊?好了,寧,妹妹都叫你來了,你連妹妹的面子都不給嗎?”

    “就是!我媽的面子你不用給,要給我的。”小女孩義正辭嚴道,“現在就買票!”

    寧終于忍不住笑了笑︰“好好好,遵命就是了!”

    收了線,她果真立刻查了班機情況,買了明天去鷺島的票,然後起身收拾行李。

    她還有輕微的感冒癥狀,于是下樓準備去買點藥。

    她在家里待得久,一出來才知道天完全黑了。她慢慢地走著,去藥店買了藥,買完肚子也有點餓了,原地想了想,還是去了那家面館。

    “小姐姐,吃什麼?”老板娘還如上次般熱情。

    寧垂眸笑了笑︰“茄汁就好。”

    她隨意掃了掃店面,人不少,等那晚拌川上來,她吃了大半晚,又再坐了一會,這才買單離開。

    進電梯時,只有她一個人,她按了鍵,門正合上的時候,有女性的聲音喊︰“等等。”她按了暫停鍵。

    進來的是一位眼生的女性,穿著正式的白領麗人模樣,對自己一笑︰“謝謝。謝謝。”

    寧點了下頭,垂低視線。

    看了下時間,已經差不多八點了。

    她滑開手機,似乎想打一句什麼,最終也沒打出去。

    隔天飛機,她飛到鷺島與賀如意母女會合。

    正值暑期,鷺島游玩的人特別多,天氣也特別熱。寧跟著這精力充沛的兩母女去了不少景點。

    最後一站去的鼓浪嶼。

    人雖然多,但是藍天大海白雲和軟沙灘,看著實在令人心曠神怡,寧的心情也好了一些。

    玩了一通之後,賀如意準備去買些特產寄給親戚朋友們。她們打了車來到了黃勝記。

    把女兒交給寧帶之後,賀如意就拎著籃子到貨架旁挑起來。一個籃子還不夠,她裝滿了,又拿起了一籃。

    小孩子已經不耐煩了,拿起一包豬肉鋪吃,抱著平板找個地方做玩游戲。

    “姐……”寧看著忙著在掃碼郵寄的賀如意,不解地問,“你買這麼多做什麼,網上都有的。”

    “你懂什麼,我這幾天都有發朋友圈在哪里玩,在當地買和在網上買東西是差不多,但是情誼不同啊!”

    “別人收到手信,哎呀你出去玩還惦記著我,收到的時候心情也會好啊!”

    寧想了想,覺得她說得是挺有道理的︰“你需要寄這麼多嗎?”

    “你哥的幾位同事,還有妹妹們玩得比較好的小伙伴,還有家委會的家長們,”賀如意打開了手機的備忘錄查看,“差不多20個人吧。”

    寧︰“……”

    真是大陣仗。

    說著賀如意斜 她一眼︰“你不用買什麼嗎?”

    寧愣一愣︰“我……”

    賀如意有點恨鐵不成鋼地提示她︰“寄給小梁啊!”

    寧恍然,也對,人家幫了她好幾次了,她總不能一點表示都沒有。

    她馬上也拎起一個籃子去選貨,賀如意笑著給她出主意,“買肉干八寶吧,任選八樣,小梁也不知道吃不吃辣?”

    寧︰“不清楚,買不辣的吧,

    賀如意︰“肉脯,肉粒,肉松,肉柳,肉松,牛肉和豬肉的,隨意挑兩種吧。”

    寧嗯了一聲,又走到別的架子,再挑了幾種點心比如芋頭酥鳳梨酥什麼的,自己也挑了兩種茶和一些茶點,等打完包貼上單號後,她不自覺地吁出一口氣,頓時覺得沒那麼大的人情負擔了。

    賀如意瞄瞄她,笑嘆著搖搖頭,過去找自己女兒了。

    寧還挑了幾件適合老人家吃的點心打包了,寄給章妮思奶奶的。至于章妮思本人,她遲疑了一會,並沒有去選。

    當天晚上,她在夢里回到了高中時期,章妮思與她都穿著校服,夏日的傍晚,天邊燃燒著美麗的雲霞,將教室里染成一片暖洋洋的橘色。

    時間很慢,一切都很美好,教室里只有她一個人,感覺擁有了一片安靜美麗的空間。

    她不想那麼快回家,就坐下來寫作業。

    寫累了,她趴著窗台遠眺。

    這時,她看到了章妮思,她和幾個玩得好的朋友,邊走邊笑得聊著什麼,笑得非常燦爛。

    夢中16歲的寧凝視了章妮思很久,36歲的寧“看”夢中的這一幕很久很久。

    她醒了過來,眼角有淚,掩臉好一會,釋懷了。

    不和自己在一起,章妮思會過得更加快樂更自由,這是毋庸置疑的,而自己也會習慣一個人的生活。

    她拿出手機,終于回了那條好幾天前的信息,“好的,平安。”

    “但願你一路平安,橋都堅固,隧道都光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如果給你寄一本書》,方便以後閱讀如果給你寄一本書第30章 chapter 30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如果給你寄一本書第30章 chapter 30並對如果給你寄一本書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