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蕭笑的分析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鄭重騎士 本章︰第二百二十四章 蕭笑的分析

    距離上課不到十分鐘的時候,蕭笑才匆匆忙忙的趕到教室。

    他一手抱著自己的黑色筆記本,另一個胳膊下夾著三四本厚重的工具書,沉重的書本扯著他的袍子用力下墜,差點把他一半肩膀露出來。以至于他的眼鏡滑到了鼻尖都來不及扶正。整個人看上去異常狼狽。

    門後的簡筆畫小人立刻注意到了這點。

    “衣冠不整!”它尖聲尖氣的叫著,在空蕩蕩的白紙上四處亂蹦噠,顯得非常激動︰“扣分!扣十分!我最看不起你們這些有衣服的家伙,一點也不珍惜自己的衣冠!”

    坐在門口的學生好奇的打量著,並沒有像簡筆畫一樣失禮。

    蕭笑似乎完全沒有听到簡筆畫小人兒的尖叫,頭都沒回,徑直奔向男巫們聚集的地方。

    “我的位置?”他用下巴指了指鄭清旁邊的空位,語氣急促的問道。

    鄭清聳聳肩,向旁邊挪了挪,給他留下一道進出的空隙。

    “砰!”

    蕭笑懷里那些厚重的工具書重重的砸在了課桌上。

    “你是去送早飯了嗎?奶茶還是豆漿?有沒有加一束玫瑰花?司馬先生有沒有感動的落淚?”

    等到蕭笑落座,辛胖子立刻轉過身,嘴里蹦出一連串的問題︰“要我說其實你應該送吉梗花夾幾株丁香——哦,那禁忌的愛戀,永恆而無悔,對你的縷縷思念,令我憂愁。”

    蕭笑被胖子吟詠一樣的語氣嚇了一跳。

    他呆了半晌,才用一種關愛智障兒童的表情看著胖子,慢吞吞回答道︰“我只是去圖書館查了一些資料。而且就算送花,我也不會送吉梗花,太不吉利了……七色堇搭配木棉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也許還可以夾幾支羅蘭。”

    說著,他似乎有覺得胖子的建議不錯,立刻翻出自己的筆記本,刷刷的記錄了下來。

    與胖子關注的八卦不同,鄭清的注意力則集中在剛剛簡筆畫小人兒的尖叫上︰“門後那幅畫剛剛說要扣你分,它是認真的嗎?”

    “連腦子都沒有的家伙,你跟它認真?”蕭笑把眼鏡扶正後,對鄭清的問題嗤之以鼻。

    年輕的公費生略感尷尬,不由擦了擦鼻尖。

    听著身後此起彼伏的議論聲,張季信也終于沒辦法繼續埋頭寫作了。

    “真的要交一份檢討書嗎?”他回過頭,苦著臉看向蕭笑︰“我寧可在百草園加罰一個學期的苦力勞動,也不想把自己的腦汁在這種事情上絞干。”

    “你完全可以把自我懲罰的方案備注在檢討書的末尾。”蕭大博士搖晃著酸痛的胳膊,懶洋洋的建議道︰“自我懲罰越嚴厲,越能彰顯你的誠懇與懺悔……當然,檢討還是要寫的,不過可以少些一點,比如八百字?”

    “我已經寫了五百字了!”張季信似乎看到了勝利的曙光,立刻滿懷激情的轉過身,重新開始湊字。

    “啊,看樣子你們已經讀過今天的報紙了。”蕭笑的目光落在鄭清胳膊下壓著的那沓厚厚的報紙上,挑了挑眉。

    “哦,對,剛剛我還想問來著。”鄭清終于想起來這件事,抓起手邊的報紙塞進博士的懷里︰“你看這些……《貝塔鎮郵報》《布吉島時報》《君子與淑女》還有《朵朵女士》,但凡能找到的外面的報紙,都在這里了。”

    說著,他抬頭看了蕭笑一眼,強調道︰“沒有一篇,我是指任何一篇文章,報道昨天下午一號獵場那件事,除了…”

    “除了校報?”蕭笑似乎知道他想說什麼,接口道。

    “是的,除了校報。”鄭清眨眨眼,對于蕭笑鎮定的表情感到有些詫異,但他還是繼續按照自己的想法補充道︰“但即便是校報,對昨天那件事的討論也很奇怪……你看看,負責獵場管理的老校工雨果對這件事的評價是‘年輕人精力充沛,喜歡玩鬧,很正常…’”

    “還有這位,九有學院行政事務辦公室主任安教授,在報紙上大談特談‘年輕巫師的自我展示傾向’以及‘年輕巫師的心理疏導工作’…”

    “就算措辭最嚴厲的蒙特利亞教授,通篇評論中也沒有一個字眼兒跟‘開除’‘退學’有關……你覺得我們是不是在嚇唬自己?”

    蕭笑草草翻了翻那幾份報紙雜志,一目十行的看過,輕笑一聲。

    “或許吧。”他含糊的說道︰“也許我們運氣不錯。”

    “也就是說,我不需要繼續寫檢討了?”張季信立刻轉過身,面露喜色,迫不及待的問道。

    “這取決于你。”蕭笑撇撇嘴,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換了一個話題︰“你們覺得昨天那件事發生的根本原因是什麼?”

    “那群柵欄妖精?”辛胖子立刻回答道。

    “蠢貨,”張季信聞聲立刻反駁道︰“那群柵欄妖精再鬧騰,也只是在九有學院的看台上亂來……我懷疑是有人想搞事情。”

    鄭清想到莫名出現的柵欄妖精以及阿爾法看台上的爆掉的臭雲,頓時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蕭笑點點頭,卻又搖搖頭。

    “是,也不是。”他頓了頓,分析道︰“說是,昨天獵場上的事故,確實來的蹊蹺。不論是九有這邊引起騷亂的妖精,還是阿爾法看台炸掉的那朵臭雲,亦或者看台上帶頭吼起來的那兩個聲音……沒錯,從昨天到現在,學校調查了這麼長時間,一直沒找到阿爾法那邊使用‘大風咒’的人。”

    “所以說,這口鍋不用我們背了?!”鄭清頓覺心底一松,忍不住笑了起來︰“我希望這樣的調查能持續四年……”

    “這並不是一件好事。”蕭笑瞟了他一眼,提醒道︰“如果找不到肇事者,意味著昨天獵場那次事故需要每個人都負起責任……這更糟糕。”

    “這不公平。”公費生的臉皺成一團。

    “這才是最大的公平……這里可以借用《巫師法典》對‘意外傷害’的其中一個解釋條款所說的那樣,如果你不能證明自己在相關事件中是無辜的,那麼事件的參與人都需要承擔相應的連帶責任。”

    說到這里,蕭笑嘆口氣,心平氣和的解釋道︰“這就涉及到我剛剛提及的原因了。你們剛剛提及的那位神秘肇事者,也許是引起事故的直接原因……但不是根本原因。”

    “根本原因,在于阿爾法學院與九有學院之間嚴重的不信任……或者‘敵視’這個詞更恰當。”

    “這一點,從三葉草獵隊與紅桃q獵隊之間殘酷的對峙就可以體現出來。”

    “因為互不相信,所以只需要別人稍稍挑撥一下,兩個學院之間就能爆發一場戰斗……也許這次只是炸了一點看台,弄亂了一場獵賽。而且很幸運,沒有人受傷,或者死掉。”

    “那麼下次呢?還會有這樣的幸運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獵妖高校》,方便以後閱讀獵妖高校第二百二十四章 蕭笑的分析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獵妖高校第二百二十四章 蕭笑的分析並對獵妖高校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