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大秘寶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鄭重騎士 本章︰第三百二十章 大秘寶

    禮曰︰“祭天地之牛,角繭栗;宗廟之牛,角握;賓客之牛,角尺。”意思是祭祀天地的牛,牛角之形或如繭,或如栗,是小角;祭祀宗廟的牛,牛角稍微大一些;招待賓客的牛,要用角更大的,肥碩的大牛。

    新生賽的賽場,是一座密園——也就是一個小世界——世界雖小,卻五髒俱全,也是一方天地。故而此次賽後,學校需要按照禮制,祭祀天地。

    純白色的小牛兒在木偶人的拖拽下,磨磨蹭蹭湊到鄭清面前,瞪著兩顆黑色的大眼楮,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

    “快些,快些!”木偶人吆喝著,一臉不耐煩︰“咱家的時間寶貴的緊!”

    真難為它那張木頭臉能擠出那麼生動的表情,鄭清暗暗腹誹著。

    身後,托馬斯快步上前,小聲向鄭清解釋他的職責。

    “你是宥罪獵隊的隊長,所以現在需要你來執牛耳。”說著,助教先生不由分說,將一柄銀質小刀塞到鄭清手中,示意道︰“揪住它的耳朵,在耳朵根戳一下,放點血出來就行……不要戳的太深,”

    鄭清聞言,重重的松了一口氣。

    “嚇死我了,”年輕的公費生重重的松了一口氣︰“我還以為你們要我在眾目睽睽之下宰了這頭小牛……原來只是放點血啊。”

    白色的小牛原本就有些抵觸,聞言,牛眼頓時瞪的溜圓,腦袋一低,就想用兩只小角戳面前的年輕巫師。

    托馬斯一把將它的腦袋按住,回過頭,無奈的看向鄭清︰“按古制,是要‘犧牲’的……但現在不是講究個‘與時俱進’麼,放點血意思意思就可以了……而且,獵委會也沒打算為了一次新生賽去填幾十份申請表。”

    “畢竟預算有限,學校肯定不會為了一場一年級的獵賽向丹哈格的動物保護委員會支付高昂的‘謀殺稅’。”

    小白牛在托馬斯的手掌下撲騰片刻,最終頹然放棄掙扎,低頭垂耳,露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

    鄭清看看左右,然後在伙伴們鼓勵的目光下,提起小白牛的一只耳朵,在耳背輕輕一劃。

    鮮紅色的血液順著柔軟的白毫緩緩流下,落在早已接在下方的白色碟子里。紅白相間,顯得格外醒目。

    “夠了夠了。”眼瞅著牛血將碟子底輕輕淹沒,托馬斯立刻拉住鄭清的手,連連阻止道︰“這麼多已經夠了……一點點就夠了。”

    說著,他從懷里摸出一小盒綠色藥膏,順手在牛耳上抹了抹,牛耳上的血立刻止住了。

    小白牛也知道自己受刑完畢,抬起頭,抖了抖耳朵,憤怒的看了一眼這些兩只腳的可惡猴子,扭過頭,撒腿就向台下跑去。

    木偶人不以為意,仿佛一根木頭一樣杵在旁邊,並沒有阻止逃跑的小牛。

    “既備乃奏,簫管備舉!”

    “咆噬 嚶漢兔 br />
    木偶人的高禮帽中,忽然傳出那只老精靈沙啞高亢的咒聲。

    伴隨著這道咒語,虛空中驀然出現一片燦爛的金色光芒,亮光中,影影綽綽有許多手持笛子、排簫、乃至鐘鼓琴瑟樂器的身影。非一刻,堂皇的樂曲聲響徹整個獵場上空,聲音和諧、嘹亮,展示出演奏者們非同尋常的高超技巧。

    “下面有請我們的頒獎嘉賓!”

    “九有學院的院長,姚小米教授,為今天獲得冠軍的獵隊頒發獎杯與獎品!”

    木偶人的這兩句話說的又快又急——甚至都沒把老姚的‘抬頭’全都念一遍——顯得極其不專業。

    但很快,鄭清就知道這個精神有問題的木偶在打什麼主意了。

    在等候老姚上台的時候,木偶人嘴巴並沒有閑下來,而是在主席台上來回溜達,嘴里絮絮叨叨不斷說著什麼。听上去似乎是在‘熱場’,但卻給人一種濃郁的‘砸場子’的感覺。

    “站在台子上的這五位年輕巫師,組成了2008屆新生賽的冠軍獵隊!”

    “他們精神昂揚,紅光滿面,斗志煥發!”

    “但是!”

    “他們並不是獵場中唯一生還的獵隊!”

    “許多人都知道,原本按照我們的規則,只有一支獵隊能夠活著走出這座賽場!”

    “但是!”

    “就像你們所高呼的那樣……”

    說著,木偶人高高揚起手中的文明棍,伸向觀眾席,同時側著腦袋攏住耳朵,仿佛舉著一個麥克風似的。

    如它所願,阿爾法看台上,那些原本已經漸漸低沉的呼聲重新高昂起來。

    “作弊!作弊!作弊!!”

    遠遠望去,白色的袍子在看台上起起伏伏,仿佛一片片浪花砸在礁石之上,濺起震耳欲聾的潮聲。

    “是的!就是作弊!”

    木偶人仿佛很高興听到這種說辭,手中的文明棍風車版在指間轉動,同時興高采烈的喊道︰“……如你們所言,這所腐朽的大學用骯髒卑鄙的手段,中途結束了這場比賽!”

    “還有多少肩負榮譽的阿爾法獵手,在獵場上苦苦守候!”..

    “還有多少內心不缺乏勇氣的星空學院獵手,在獵場上四處尋覓!”

    “還有多少…”

    仿佛磁帶消了音,木偶人後面的說話聲忽然消失不見了。年輕巫師們只能看見它的嘴巴一張一合,滿臉興奮,卻听不到它說的每一個字。

    很快,鄭清便知道其間的緣故了。

    一位身著黑袍,留著大背頭的黃臉巫師從主席台一側大踏步走了過來。他的身側,托馬斯捧著裝有牛血的白色小碟子,亦步亦趨。

    “非常感謝木偶殿下擔任此次新生賽的主持人……以及頒獎典禮的主持人。”

    “只不過,他似乎對我們的冠軍有一點點誤解。”

    老姚呵呵一笑,似乎沒有使用任何魔法,只是在平平淡淡的說話,但他的聲音卻輕而易舉的壓制了台下上千名觀眾的吵鬧,讓每個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說完這句話,九有學院的院長大人便踱到了宥罪獵隊一眾獵手面前。

    鄭清等人排成一排,有些緊張。

    老姚看著幾位年輕巫師,滿意的點點頭,沒有多說話,只是抬起右手,探出了兩根指頭。

    托馬斯立刻將手中盛著牛血的小碟子遞了上去。

    教授的手指伸進碟子,蘸了蘸。

    然後他走到站在隊伍末尾的藍雀面前,將沾了牛血的手指在藍袍劍客的額頭點了一下。

    “審勢!”

    “傲不可長,欲不可縱,志不可滿,樂不可極。”

    然後他來到辛胖子面前,又在胖子額頭點了一個血印。

    “仁厚!”

    “與人善言,暖于布帛;傷人以言,甚于矛戟。”

    接著是蕭笑。

    “好學!”

    “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然後的張季信。

    “尚勇!”

    “義之所在,不傾于權,不顧其利。小勇,血氣所為;大勇,義理所發。”

    最後,他來到鄭清面前。

    “善矣!”

    “道之所存,雖千萬魔,亦往矣!”

    “孤身一人引開數百頭瘋狂的妖魔,是大仁,是大智,也是大勇。即便是學校里畢業的老生,你那些拿到注冊巫師稱號的前輩們,面對這種情況,也很少表現出相應的品質。”

    “抱著必死的決心,去做一件正確的事情。”

    “這應該是你們在今年這場比賽中最大的收獲了!”

    說罷,他將手指在碟子里劃了劃,沾盡最後一點牛血,點在了鄭清額頭。

    而後,他轉身,面對獵場上的所有人,大聲說道︰

    “勇氣、友善、信任,等等諸多美好的品格,以及種種身為巫師的原則——這就是我們藏在獵場中的大秘寶。也是能夠支持你們這些年輕人在巫師之路走的更遠,即便是走到大巫師、甚至超越大巫師,都永遠不會過時的寶藏!”

    “能夠拿到這份寶藏的人,難道不是真正的冠軍嗎?”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獵妖高校》,方便以後閱讀獵妖高校第三百二十章 大秘寶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獵妖高校第三百二十章 大秘寶並對獵妖高校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