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校工委大樓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鄭重騎士 本章︰第二十五章 校工委大樓

    第一大學在校園管理上非常突出自律的理念。

    整座大學,由一位校長與兩位副校長負總責。校長總攬全局,只在校務上給出一些指導性的意見,輕易不參與具體事務。具體校務則由兩位副校長通過教授聯席會議與校工委來管理。

    教授聯席會議由學校所有在職教職人員組成,主要負責學校教學工作。

    與教授聯席會議不同,校工委作為第一大學的兩大管理機構之一,成員主要是一些退休教授、講師以及招募的專業校工構成。退休的教職人員,只有很少是因為年紀的原因退休的,剩余絕大部分是因為實驗事故或者晉級失敗而黯然隱退。

    校工委全稱是‘第一大學校園事務管理工作委員會’,因為委員會大部分成員都是穿著灰色長袍的校工,于是學生們習慣性的將其簡稱做‘校工委’。

    顧名思義,但凡屬于第一大學的校園事務,均在校工委的職責之內。從年度教學計劃到課程課表安排;日常校園設施維護、夜間校園安全巡邏;甚至學校四大自治組織中的三個,都由校工委指導。

    因為負責的事務龐雜,所以校工委內部還劃分了三個主要的辦事機構︰第一大學內務委員會、第一大學安全事務委員會、第一大學外務委員會。即使如此,細微而繁雜的校園工作事務,僅憑退休的老師們,是完全無法勝任的。

    因此,除了用學分招聘學生與助教們擔任校工委的職務外,第一大學還在全校實行義工懲罰措施。凡是違反校規、觸犯校紀的學生,除了接受學校書面的警告、扣學分等懲罰外,還需要在校工委的安排下義務勞動。

    鄭清一邊回憶著《走進第一大學》上對校工委的介紹,一邊走進這座壓抑的三層小樓。

    按照處罰通知單提到的地址,校工委辦公室應該就在這座黑色小樓內。

    一樓的前廳沒有燈,光線有些暗淡。

    借著昏暗的天色,鄭清可以看到前廳深處立著的一個接待台。

    前台沒有人,但是在迎賓台旁放著一株兩米高低的黑色樹形鳥架,縱橫交錯的樹枝上,七八只虎皮鸚鵡正側著腦袋,瞪著綠豆大小的圓眼楮,盯著這些不速之客。

    前廳非常安靜。

    左右兩側的樓道口長著黑洞洞的大嘴,沉默的等待著客人。

    也許因為許久沒有接觸陽光的原因,樓道口總有一股陰涼的冷風逡巡徘徊。

    幾名新生靜悄悄的站在門口,互相交流著眼神。

    直到一聲輕咳打破這片安靜。

    林果書包上的灰老鼠受到驚嚇,唰的一聲竄進書包背面。

    “咳咳!”

    樹形鳥架最高處,一只虎皮鸚鵡用翅膀捂著彎嘴,發出清脆的咳嗽聲。

    新人們詫異的看著這群鸚鵡。

    “打擾!”鄭清試著打了聲招呼。

    鸚鵡們的腦袋齊刷刷轉動,小眼楮緊緊盯向鄭清。

    綠豆大小的眼楮漆黑閃亮,將鄭清即將出口的問話堵回嗓子眼。

    “校工委辦公室怎麼走?”旁邊的張季信瞅了瞅時間,有些焦躁的問道。

    鸚鵡們又把目光轉向紅臉膛的男生。

    鄭清輕噓一口氣。

    不知為什麼,這些綠皮小鳥的眼神令他有些緊張。

    “新人?”鳥架最高處的虎皮鸚鵡扯著嗓子,尖聲問道。

    幾個人忙不迭點頭不止。

    林果書包上的灰老鼠重新跑到書包正面,好奇的打量著樹枝上的小鳥。

    虎皮鸚鵡們似乎有些興奮,開始撲閃翅膀,晃著圓腦袋,用彎喙用力敲擊鳥架上的樹枝。

    “校工委辦公室怎麼走?”鄭清緩過勁兒,忍不住重復了一遍張季信的問題。

    鸚鵡們沒有吭聲,只是瞪著新人,側了側腦袋。

    鄭清以為它們沒有听懂,放慢語速,又重復了一遍問題。

    鸚鵡們仍舊歪著腦袋不出聲,只不過有一只鸚鵡伸著爪子抓了抓食盆。

    “校、工、委、辦、工、室!”張季信忍不住湊到鳥架下面,一字一頓的大聲強調了一遍。

    “我覺得它們需要點報酬。”蕭笑抱著自己的筆記本,看了看其他人︰“誰帶鳥食了?”

    幾個人,面面相覷,搖搖頭。

    張季信無可奈何的攤開手︰“我們不是李萌那個小丫頭,又不養鳥,怎麼會隨身帶什麼鳥飼料。”

    “你才吃飼料!你們全家都吃飼料!”鳥架高處那只最大的虎皮鸚鵡破口大罵起來。

    張季信目瞪口呆。

    仿佛是一個信號,眨眼間,其他鸚鵡也都嘰嘰喳喳加入聲討中。

    “其實偶爾吃飼料我也沒意見,司湯達那老頭上次喂我吃的一把草籽就挺香。”一只肥胖的鸚鵡慢悠悠的對旁邊的小伙伴點點腦袋。

    “這些新人看上去有些傻乎乎的!”另一只身上有紅斑的鸚鵡高傲的抬著頭,俯視著前廳的新生。

    “他們竟然沒有養鳥!”鳥架低處的一只鸚鵡看上去很震驚。

    “他們不是男生嗎?我前幾天听幾個星空學院的高年級學生說,男生都有鳥!”另一只個頭比較矮小的鸚鵡尖著嗓子,在樹枝上蹦蹦跳跳。

    藍雀一臉黑線的轉過頭,捂住林果的耳朵。

    小男孩兒茫然的看著那群嘰嘰喳喳的鸚鵡,很明顯沒有听懂。

    鄭清忍著笑意,從灰布袋中掏出一把自家倉鼠吃的雜糧,伸到鳥架前,試探道︰“這個可以嗎?”

    站在枝頭最高處的鸚鵡張開翅膀,滑下來,叨了一口鄭清手心里的倉鼠糧,滿意的點點頭,伸出爪子指指鳥架上的食盆,吩咐道︰“倒滿!”

    鄭清笑眯眯的從灰布袋里掏出肥瑞的口糧,一股腦全倒進食盆里。

    自從給那只小家伙改了新名字後,已經很久沒見過它了。

    倉鼠沒有跟著自己來第一大學,這些東西扔在灰布袋里也沒什麼用,拿去孝敬這些有趣的小鳥也不錯。

    “你怎麼知道我們是新人?”鄭清一邊倒口糧,一邊好奇的問道。

    “哪個老生會問出你們那個蠢問題!”鸚鵡收起爪子,撇過頭,滿臉不屑。

    “萬一是從來沒有來過校工委的老生呢?”

    “不不不,你們還沒听懂。”鸚鵡得意的扇了扇翅膀︰“‘校工委辦公室’這個用詞不準確,老生們都不會這麼說。”

    新人們好奇的看著它,等待下文。

    鸚鵡腦袋轉了轉,換了個問題︰“你們來干嘛?”

    鄭清猶豫了一下,掏出處罰通知單,遞到鸚鵡眼前。

    “你們就是那群剛入校就打架斗毆的新生?!”大鸚鵡瞪大眼楮,撲閃著翅膀,尖叫著︰“學校都傳遍了!說有一群好漢進了學校!”

    “好漢?!”鄭清有些暈暈乎乎的問道︰“誰這麼說的?”

    “我大表姐隔壁斑鳩家的二小子、我舅舅老板閨女家的八哥、還有幾只打秋風的野鴿子。”鸚鵡扇著翅膀,在前面引路,道︰“跟我來。”

    鄭清舒了口氣。

    斑鳩、八哥、野鴿子,原來只是一群聒噪的小鳥在亂說。

    他現在麻煩一大堆,最怕有人給熾烈的火堆里添柴燒。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獵妖高校》,方便以後閱讀獵妖高校第二十五章 校工委大樓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獵妖高校第二十五章 校工委大樓並對獵妖高校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