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巫師行為管理辦法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鄭重騎士 本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巫師行為管理辦法

    從接觸巫師世界的第一天起,鄭清心底就一直有一個疑惑。

    為什麼巫師們會隱匿自己的行蹤。

    他也曾經有許多猜想。

    比如現代社會的科技過于發達、巫師隱匿是擔憂被狂熱的科學家們捕捉研究;又或者普通人生活的紅塵世界百事多,對于巫師探索魔法真理造成阻礙,為了能夠一心一意做研究,所以巫師們隱匿了自己的行蹤;鄭清甚至還曾消極的揣測,是否因為普通人生活的地方沒有某種‘靈機’、會導致魔法失效,所以巫師們刻意規避了那些區域。

    然而不管哪一種猜想,都有這樣或者那樣不夠圓洽的瑕疵。

    進入第一大學,在書山館徜徉許久,鄭清逐漸意識到自己之前的猜測主觀性都太強,與巫師世界的事實並不相符。

    巫師世界並沒有完全阻礙與普通人之間交流的渠道。

    比如巫師聯盟的外事工作委員會,有一個‘巫師與白丁事務辦公室’就專門負責巫師與普通人之間的聯系溝通事宜。

    而且許多巫師也曾變換身份,深入普通人的世界,做各種研究與調查。其中一些事跡甚至被收錄進《巫師界大百科全書》之中。

    最為關鍵的,是鄭清發現了一部法律——《巫師行為管理辦法》。

    這部法律規定了巫師與普通人之間交流的種種要求、限制了巫師在白丁世界活動的範圍及程度、明確了禁止巫師隨意出沒白丁世界,並將之納入巫師法典之中。

    然而,不論這部法律多麼詳細,在涉及最關鍵的部分——巫師為何要出台這部法律——總是語焉不詳。

    所以,劉菲菲的這個問題非常合鄭清胃口。

    他立刻打起精神,豎起耳朵,緊緊盯著講台上的司馬大美女。

    在處置了隨意喧嘩的安德魯•泰勒之後,司馬先生蹙著她那雙好看的小眉毛,沉思良久,才慢慢回答道︰

    “劉菲菲同學的這個問題非常復雜。”

    “因為這個問題從某種程度上屬于高深的魔法哲學範疇。”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其實也更傾向于社會學……當然,並不是說它跟歷史沒有關系,相反,漫長的魔法歷史中,巫師與凡人之間錯綜復雜的關系一直存在。”

    “這里,我可以簡單闡述一下。”

    講台下響起一片嘩嘩的紙張翻動聲。

    許多人都拿出筆記本,打算做筆記——阿爾法的學生大多使用羽毛筆;九有的學生大多使用毛筆;當然還有一些懶人,會指使‘課堂精靈’幫自己做筆記,比如那位手上帶了十枚戒指的安德魯少爺。

    司馬先生醞釀了片刻,在所有人都準備好、專注的目光下,才重新開口︰

    “首先,就像剛才部分同學理解的,巫師與凡人實際上屬于事實上的兩個物種——當然,這並不算歧視,這是客觀事實。”

    “我並不是提倡‘不可接觸’的頑固巫師派——大部分時候,我比較贊同保守巫師們的有限接觸理論。”

    “既然不是同一物種,這就會導致巫師與白丁們無法以通常的身份接觸與溝通。”

    “尤其是,當溝通的一方有無數種方式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強加于另一方的時候,其實已經不存在溝通的可能性。這種情況,在行為學中,一般被稱之為‘命令’。”

    “其次,巫師們並非敝帚自珍。我們已經多次向凡人分享了魔法技巧。”

    “比如火,比如電,比如核子。”

    “具體的事例你們可以參考閱讀《世界近現代史篇•白丁紀元》與《諸神時代•眾神的黃昏》兩部著作。這些歷史書在書山館中都有備份,你們可以抽時間去借閱一下。”

    講台下,響起了一片刷刷的筆記聲。

    鄭清飛快的記下了這兩本書,並在下面勾了一道波浪線作為著重標記。

    在課堂筆記時,他還是習慣使用中學時常用的鋼筆。一方面,雖然他有一定的毛筆字基礎,但這並不能掩蓋他不擅長用毛筆速寫的能力;另一方面,這只是個習慣而已。

    講台上的司馬先生這一次沒有等候學生們做完筆記,反而加快了自己的語速︰

    “最後,實際上,巫師已經多次嘗試融入凡人的世界,但是並沒有取得良好的效果。”

    “普通人類有明確記載的歷史只有五六千年,這段簡短的歷史在巫師史中被稱作‘白丁紀元’。”

    “在遠古的‘蠻荒紀元’與‘白丁紀元’之間,有段長達數萬年的歷史,被稱為‘諸神時代’。”

    “在諸神時代,強大的力量沒有制約,凡人們淪為巫師的奴隸。”

    “沒有人在意螻蟻的生死。”

    “漫長的時光讓巫師們忘卻自己也曾經是螻蟻的一部分。”

    “即使最近的例子,有些認真的同學應該已經從《大歷史•世界近現代史篇》中讀到過——維也納的邪惡靈魂法師通過大規模散布仇恨,引爆了凡人世界最慘烈的廝殺。”

    “在凡人們可以抵御巫師咒語之前,任何過度的接觸都是有害無益的。這就是為什麼,巫師聯盟大巫師會議在第一千五百三十六次會議上一致通過了《巫師行為管理辦法》——也是為什麼,巫師們會將核子的力量帶給凡人。”

    “核子,也是盒子。在白丁們沒有打破壁障的能力之前,只有盒子能夠保證他們有限的安全。”

    鄭清手中的筆尖飛快的顫抖著,許多新奇的說法從司馬先生的口中說出來,令他茅塞頓開。

    如果說,這個世界有什麼事情令人感到快樂,那麼探索未知一定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件。

    就像現在。

    他觸摸到了一片未知的世界。

    “也許有的同學意識到了另一點。”

    司馬先生目光一閃,忽然將之前的那番解釋又做了部分否決︰

    “有限的法律約束並不能完全限制巫師們在白丁世界活躍的欲望。”

    “這個時候,你們就需要了解巫師徹底淡出白丁世界的另一大因素——靜默理論。”

    “《巫師行為管理辦法》是巫師社會對自己的道德約束,那麼《靜默論》則是天地法律為白丁們套上的鎧甲。這些約束共同造成了當代巫師從凡人中消失的現象。”

    司馬教授抬起雙手,向下壓了壓,阻止了堂上學生們提問的沖動,用一個建議結束了這個話題︰

    “對于這個問題的討論到此為止。繼續下去涉及一些高深的哲學原理,你們可以在下周三魔法哲學課上向姚教授請教。”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獵妖高校》,方便以後閱讀獵妖高校第一百六十七章 巫師行為管理辦法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獵妖高校第一百六十七章 巫師行為管理辦法並對獵妖高校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