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蒙特利亞教授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鄭重騎士 本章︰第十九章 蒙特利亞教授

    借著托馬斯用法術凝出的冰鏡,鄭清看到了自己的‘紅眼楮’。

    準確說,是看到了自己的一只紅眼楮——他並不是兩只眼楮都變紅了,而是只有右眼變紅了。

    不同于妖魔們那種陰森森的猩紅色;也不是小白兔們如紅寶石般剔透晶瑩的眼楮。

    鄭清的右眼仿佛被人用重拳擊打過似的,眼白上布滿了大大小小不規則的血塊斑跡,一眼看上去頗顯淒慘。

    “似乎是結膜血管破裂導致的球下出血,”托馬斯帶著蠶皮手套,小心翼翼的掰開鄭清的眼皮,仔細打量著,手指間跳動著一串綠豆大小的光球。

    鄭清眯著左眼,縮著脖子,任憑托馬斯把那些豆大的光球塞進自己的眼皮底下,

    “眨眨眼。”當所有的小光球都被塞進眼皮下面後,托馬斯摘掉蠶皮手套,詢問道︰“有沒有異常感覺?比如酸痛、脹痛、或者刺痛?”

    “沒有……如果不是親眼看到,我完全沒有察覺眼楮出了毛病。”鄭清老老實實的眨著眼楮,感覺右眼仿佛泡在一汪溫泉中,非常舒服。

    “應該沒什麼大問題。”托馬斯長舒一口氣,轉頭看向張羽︰“需不需要向教授們報告一下?”

    “我剛剛已經報備了……有問題也不要緊。”頭發花白的助教先生溫和的笑了笑,轉頭看向兩位大一新生,安慰道︰“教授們已經給出了初步意見……如果不出意外,你們兩個今天晚上會被學校安排住院。”

    “又要住院。”鄭清哀嘆一聲。

    他依稀記得,自己似乎上個星期就在醫院躺了好幾天。

    “我感覺自己現在能打死一頭牛。”他曲起胳膊,鼓起自己的肱二頭肌,試圖說服面前的兩位助教。

    “能不能不住院?”林果也在一旁出聲抗議︰“我的佔卜課作業還沒有做完……”

    “佔卜課?”托馬斯眨眨眼,然後抬起頭,揮揮手,扯著嗓子喊道︰“易教授?易教授!……他們兩個說要寫佔卜課作業,所以不想住院……”

    “我沒說!”鄭清立刻急了眼。

    “我不是這個意思……”林果也有些傻眼。

    “作業?”正在不遠處查看野妖身體的教授顯然對這個稍顯意外的問題有些發愣,半晌,才慢悠悠回答道︰“校醫院要去,作業還是要寫的……不要緊,我剛剛算了算,他們下周會準時交作業的。”

    托馬斯聳聳肩,攤開手,看著兩位大一新生。

    林果垂頭喪氣的抱著書包,不再說話。

    張羽抓著兩口玻璃杯——鄭清完全沒有注意到他是從什麼地方拿來的——塞進兩位大一新生的手中,叮囑道︰“把這個喝下去。”

    杯子里是一汪綠油油的粘稠液體,還冒著熱氣,看上去像煮熱的奇異果汁。

    “這是什麼?”鄭清不由想起某個早晨喝過的醒酒湯,臉色有些發白,小心翼翼的嗅了嗅。

    氣味清香,毫無異樣的騷氣。

    “安神鎮魂湯,李教授剛剛煮好送過來的……快趁熱喝下去,對你們有好處。”

    鄭清啜吸了一口,出乎意料,雖然冒著熱氣,但杯子里的湯藥卻並不燙,喝進嘴里還有種清爽的感覺,只不過味道有些寡淡,仿佛沒有加油鹽的水煮青菜。

    于是他不再猶豫,捏著鼻子,一口氣灌進肚子里。

    冰冷的涼意讓他精神為之一振,但同時一股灼熱的感覺也從胃里擴散開,流淌進五髒六腑,刺激著他的心髒更加用力的泵動。

    “教授們還會呆一陣子……如果你們不找急去病房躺著,可以跟著一起去看看,漲漲見識。”托馬斯說著,目光落在林果身上︰“當然,如果覺得有些困,我現在可以護送你們去醫院。”

    林果似乎被這個目光刺激到了,努力站直身子,響亮的回答道︰“我不困!”

    鄭清有些擔憂的看著這個小男巫。

    也許剛剛在妖氣的沖擊下昏厥對林果造成了一些刺激,他現在的精神似乎有點敏感。

    ……

    當幾個人來到草坪上的時候,幾位助教仍在忙碌的為那頭可憐的河童妖續接破碎的骨頭,凡爾納老人與兩位教授站在不遠處,小聲說著什麼。

    晚風拂過,鄭清隱約听到了易教授的抱怨。

    “……之前有點太粗暴了……”

    “哼!”凡爾納老人的鼻子里發出重重的哼聲,目光落在遠處。

    林果的大山羊臥在灌木叢旁,慢條斯理的蠕動著腮幫子。因為草坪正在進行搜檢,所以它暫時不能覓食,這讓黑羊的脾氣壞了許多。

    老獵狗五月大人罕見的甩著尾巴,臊眉耷眼的湊在黑羊身旁,似乎想擠擠暖和。

    只不過在黑羊凶惡的眼神下,它仍在猶豫,逡巡不前。

    “表現的很不錯!你們兩個。”凡爾納老人寬大的手掌落在林果的腦袋上,揉了揉。

    幾分鐘前,易教授的回溯魔法已經完美呈現了事發時的場景。顯然,在野妖威壓下昏厥的小男巫並不覺得自己做的有多麼出色。

    林果鼻子皺了皺,眼皮有些發紅。

    “這是你第一次遇到野妖吧,表現非常好……比我當年強多了。”說著,老人的目光轉向那頭黑山羊︰“還有你家的大羊,也很厲害。”

    “現在的年輕人真了不起。”另一位教授顯然不習慣夸人,聲音顯得有些生硬。

    鄭清注意到他有著高聳的顴骨,還有一頭灰色的頭發。

    “這位是蒙特利亞教授,負責高年級的進階魔文與血脈研究。”托馬斯小聲介紹道︰“他在應用魔法研究院有自己獨立的實驗室。”

    “你就是鄭清?”蒙特利亞教授目光銳利,聲音總是習慣性的帶著幾分嚴厲的色彩︰“我听愛瑪教授介紹過你,據說你在魔文方面的天賦很好……今天表現的不錯。”

    鄭清訥訥應是,目光落在那只仍舊躺在地上的野妖身上。

    野妖仍舊被魔法束縛著。

    只不過與鄭清那粗暴、野蠻的藤蔓球相比,現在束縛這頭河童妖的只是幾條細小的銀白色鎖鏈。

    鎖鏈穿過它的肩胛、背甲、還有髖骨,在它的盾甲上結出一道復雜的陣符。

    幾位助教戴著蠶皮手套,手中拿著刀、鋸、剪子、鑷子等工具,小心翼翼的剖開它的身體,耐心的在那些漆黑的血漿中摸索探查。

    河童妖睜著猩紅的眼楮,眼神顯得有些畏縮,但仍舊透露出幾許貪婪。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獵妖高校》,方便以後閱讀獵妖高校第十九章 蒙特利亞教授後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獵妖高校第十九章 蒙特利亞教授並對獵妖高校章節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後台發信息給管理員。